二零二一年奧地利法會在維也納召開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一日,第十九屆奧地利法會在首都維也納舉行,十四位法輪功學員交流了在做三件事中的修煉心得。來自奧地利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們參加了本次法會,有學員表示,在聆听了交流後,無不感受到師父的慈悲。

作為地區協調人主動參與救人項目的重要性

羅伯托(Roberto)交流了他作為地區協調人的修煉過程。在這個特別的任務中,他學會了珍惜這份責任。“我覺得這就像肩上的重擔,但是我願意承擔。”

過去羅伯托並不能很輕松的協調好小組里的一切。組員們性格各異,他要考慮到每個人的情況,同時又得讓大家能協調一致。那時他無法維持小組及環境的穩定,從而忽略了講真相這個大家共同的目標。

當他對法的理解提高了以後,情況就改變了。他說︰“我原來總是在等待合適的時機或者命運的安排,等機會出現了才講真相,而不是自己主動創造機會。也就是說,我是在等待,而沒有自己動手,主動去組織更多真相點。”

修去不耐煩和求安逸心

近一年來,克里斯蒂娜(Christina)參加了法輪大法網絡討論會德語團隊。每隔一次,由她擔任聊天室助理。每當她負責時,聊天室里就會有人提很多問題。而輪到別人時,聊天室里的人顯得很平靜,專注。克里斯蒂娜說道︰“如果他們耐心的認真听下去的話,他們提的很多問題其實都可以在討論會的後期得到解答。”

克里斯蒂娜仔細考慮了為什麼自己遇到的情況和別人不同。她認識到別的同修比她更認真,有耐心。“這清楚的反映在參與者的行為上。參與課程的人也很專注,有耐心,他們一直等到最後才提出問題。相比之下,他們在我值班時的表現正體現了我沒有修好的地方。”

不在聊天室值班時,克里斯蒂娜會在網上實時演示功法。為此,她每次都要把房間打掃干淨。為了能有充足的光線,她準備了更好的照明設備,這樣屋里會很熱。“為此我覺得後台幫忙的工作比在鏡頭前要舒服。其實這是來自求安逸心的錯誤想法,也是一種對工作情況的錯誤理解。”

一次,當克里斯蒂娜準備在網絡討論會上演示功法時,平台突然癱瘓了。她可以看到群組里的人,但什麼都做不了。“當我慌忙的嘗試讓系統重新運作時,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正法會在某一時刻結束。就像當時平台的狀況一樣,只是會更廣泛。到那時我們會看到發生的事情,但是什麼也改變不了了。”

克里斯蒂娜意識到每個救人的機會是多麼珍貴。她說︰“我不應該只是承受一個讓自己覺得不舒服的任務,而應該去掉背後的執著——求安逸心。我不應該僅僅堅持做這個項目,而是真正的修自己。”

在對政要講真相中發現求名的心

瑪麗亞(Maria)是對政要講真相項目的協調人,她交流了如何在協調工作中放下對名的執著。去年這個團隊非常忙︰圍繞香港事件的國際聲明,反對中共活摘器官的網絡會議等等。他們還針對在中國的迫害現狀向各級政要們發了很多郵件。

由于要與議會人權事務委員會密切接觸,瑪麗亞常常看他們的網站。一次網上發布了一個會議日期,可是沒有議題。“我問自己,怎麼會沒有議題呢?我很驚訝,也很奇怪,並立刻把這個情況和我的修煉聯系起來看。究竟是怎麼回事呢?”通過向內找,瑪麗亞發現在二零二零年底,她對向政要講真相不如以往頻繁了。從前她會立刻和他們聯系,可是漸漸的她感到這越發的困難了。

“明確意識到這點後,我問自己,我對救度政要的心去哪了?是不是因為我不能經常看到成果就改變了呢?我是不是在求什麼?”瑪麗亞找到了求名的心並去掉了它。“突然間,我又可以像以前那樣打電話了。我的心也回到對政要講真相和救人上面。”

成為一個真正的修煉人

胡明(Ho Minh)在心得體會中談到開始時她對法的理解是非常膚淺的。因此當她在日常生活中遇到問題時,仍然感到悲傷和痛苦。後來有一段時間,她放棄了學法,更無法擺脫心中的痛苦。

一次,她認真听同修們集體讀法後,當天晚上睡的很好。“當我早上醒來的時候,我感覺充滿了活力。通過這件事,我清醒了,又開始學法。我意識到,因為我有很多執著,才在這個關上卡了那麼久。”

作為一個真正的修煉人,她知道必須不斷改變自己。“首先,我在說話時得很注意,以免讓別人傷心或傷害到別人。如果出現什麼問題,我也不再生氣了。我心想,如果我做對了,那麼我無需生氣。如果是我錯了,我沒有資格生氣。”

修煉人必須堅持不懈

李女士講到她有幸加入向中國打電話的平台,和同修們一起勸三退救人的事。“大多數參與者都是老同修,我從他們那里學到很多有價值的東西。”通過與同修的交流,她認識到了自己的許多問題。

有時她由于執著會感到焦慮和不舒服,並因此感到巨大的壓力。“在那種壓力下,我什麼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堅持和同修一起學法,背法,發正念,並盡力做好三件事。我逐漸意識到,在這個過程中,修煉人必須堅持不懈。”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