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綏化市劉榮品遭受三年半冤獄折磨

Print

【圓明網】黑龍江省綏化市北林區法輪功學員劉榮品被江甦省甦州市吳江區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受盡了折磨,于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三日從甦州監獄期滿回到家中。

現年六十二歲的劉榮品,在這三年半的時間里,被綁架、非法抄家、判刑;經歷了拘留所、看守所、監獄的迫害;被電擊、穿約束衣、坐帶包的小板凳、蹲馬步、超負荷的體罰、餓刑、牙刷把硌手指、夾子夾腿、用鐵絲扎、抹辣椒水、群毆等。劉榮品曾一度被折磨的脫了相,只剩下兩只眼楮突出出來;兩腿兩腳都浮腫,鞋都穿不進去,生命到了極限。

劉榮品在沒修煉大法時曾患有胃病、風濕、關節炎等。他每一個手指關節都疼,早上起來就吐,喝啤酒都不行,西瓜也不能吃,頭也是一天迷迷糊糊的。煉功後,這些病都不知不覺的好了。他修煉前工廠有啥,家里就有啥,如鐵管子、暖氣片等;學大法後他不再這樣做了,道德品質在不斷提升。

後來,劉榮品去了女兒所在的城市江甦省甦州市,為了那里的百姓能明真相得救度,劉榮品在甦州市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以下是劉榮品被迫害的經歷。

一、被綁架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劉榮品在江甦省甦州市一個小區發資料,被蹲坑的甦州市相成區太平派出所警察綁架。警察當時就對他進行搜身,劉榮品說你們憑什麼抓人、搜身?他們看到他身上還有幾份法輪功資料,問這是哪來的?警察把劉榮品拉回他的住所,翻包找鑰匙,找了兩遍也沒找到,就找開鎖的想強行把劉榮品租住的房門打開,結果也沒打開,最後硬是破壞性的把門撬開,抄走了電腦、U盤、打印機。劉榮品讓警察拿出清單,他們就寫了一個清單。後來,警察讓劉榮品先走,隨後,他們就把清單也拿走了。劉榮品被綁架、非法關押到甦州市拘留所。

二、所謂“取保候審”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六日,甦州市相成區太平派出所,要給劉榮品辦理取保候審,因到期了,檢察院對劉榮品的案子拒收,理由是沒有證據。劉榮品本人不同意辦理取保候審,要討一個公道,讓派出所給他說清楚,憑什麼說抓就抓?派出所又給劉榮品的女兒打電話,讓她去派出所辦理了所謂“取保候審”。

半個月後,劉榮品回到了黑龍江省綏化市北林區原來居住的房子。因取保候審期間,劉榮品沒在甦州,派出所曾三次郵信函讓他回去,找不到本人,就把紙條貼在他家門上或放在小賣店。劉榮品對他們這種綁架是不承認、認可的,劉榮品不配合他們。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甦州來了三個警察,找到綏化市北林區先鋒派出所,讓當地警察配合抓人。先鋒派出所警察敲劉榮品家的門,欺騙說是檢查房照的,劉榮品一開門,闖進三個沒著裝的,當時也沒說是派出所的人,就一前一後的把劉榮品劫持到車上,拉到先鋒派出所。甦州三個警察正在派出所等著。

劉榮品問警察為什麼抓人?他們說違反取保候審制度。劉榮品說綁架和取保候審我都不承認的。劉榮品被綁架到先鋒派出所呆了一宿。第二天早上,甦州警察就把他拉到哈爾濱西站,坐高鐵到甦州,關到指定的租用的一個民房。

三、警察、檢察院合謀構陷

以前是因為證據不足,監視居住,現在派出所要把這個案子做大,劉榮品每天都由兩人陪著,一天換三班,每天得有九人三班倒。

結果也沒問出來什麼,警察在甦州某小區八號樓發現的傳單,與劉榮品家抄出的打印機打出的樣式對不上號,只有他身上搜的幾份能對上;抄走的U盤里,除了照片什麼都沒有;電腦里也什麼都沒有;打印機剛買了七天;還有一包紙質牙簽,他們當雙面膠,也當作證據,硬是湊材料,又一次把劉榮品的案子遞交到檢察院立案。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八日,所謂的逮捕令下來了,劉榮品被非法轉入甦州第二看守所。

四、非法庭審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劉榮品被甦州市吳江區法院非法開庭,到場的寥寥幾人︰一個法官,一個檢察官,兩個陪審員,一個書記員,還有送劉榮品到庭的派出所三、四個警察。庭里沒有一個外人,都是公檢法自己的人。只是在要結束之前,法官叫“證人”進來。劉榮品一看是自己的女兒。劉榮品質問法官︰都完事了,才叫證人進來?為什麼之前不讓她進來,我女兒應作為旁听開始就坐在這里。劉榮品的女兒進來之後也沒說啥,整個庭審她也是一句話都沒听見就結束了,只是讓她走了一個過場。

在非法庭審中,劉榮品問法官︰開庭為什麼不公示?法官回答說公示了。問在哪公示了?法官說在外面大屏幕上公示的。劉榮品說外面屏幕都是黑的,怎麼公示的。法官說是壞了的,又說網上都有。整個回答都是在托辭和搪塞。

在非法庭審中,檢察官念公訴材料,劉榮品說我記不住,拿來我看看。法官說那是公訴人的知識產權。劉榮品說我沒听清,你再念一遍。公訴人不念。劉榮品說,你問問在場的誰听清了,讓你再念一遍或拿來我自己看都行。法官說不行。

劉榮品在庭中為自己辯護,說法輪功是佛法,是教人向善的,法輪功弘傳一百多個國家……法官和公訴人都制止,說法輪功的事不能說。劉榮品說︰你們在審法輪功的案子,關于法輪功的事又不讓說,那你們就缺席審判吧,我就走。法官不讓劉榮品走。劉榮品據理力爭的說,你們不能缺席審判,那我就得說法輪功的事。

劉榮品自我辯護說法輪功是佛家大法,公訴人蹦起來,叫道︰不能說。叫一個法警過來制止劉榮品說下去。劉榮品說你是法官嗎?你能審,光你們說不讓我說,不讓我辯護,我就退席。劉榮品接著說,法官和公訴人不斷的打斷他,不讓他說,打斷好幾回,法官說,你再說錘子落下就結束了。

劉榮品說︰法輪功不是邪教,你們可以上網查一查,國家規定的十四種邪教,沒有法輪功;二零一一年,國家新聞出版署柳斌杰簽署發布的50號令,第99項、第100項,廢止了對法輪功出版物的有關禁令。這一規定說明法輪功在中國是合法的,說明擁有法輪功書籍也是合法的,宣傳法輪大法好和散發法輪功宣傳品也都是合法的。

這時,他們都不作聲了,都很驚訝。接著,法官宣布休庭,到後面商量去了。

法官回到法庭後,宣布︰判劉榮品三年半,罰金4000元。讓劉榮品簽字,劉榮品不簽。劉榮品回到甦州看守所後,接著上訴到甦州市中級法院。中級法院最後裁定︰不予理睬,維持原判。

五、甦州監獄的迫害

二零一九年二月,劉榮品被送到甦州監獄。先送到入獄監區,在那里呆二個月,讓學所謂“監規”之類的。

1、體罰

後來劉榮品到一級管控監區。在那里劉榮品遭到體罰。每天訓練跑步、蹲馬步,超負荷的體罰。不能跑步的,或跑瘸的,包夾就拖拽讓蹲著,一蹲好幾個小時。劉榮品腿瘸二十多天,就讓他蹲著,半個小時可以換一下腿,蹲的那只腿還用兩個小夾子夾著。

在測量血壓時,劉榮品被測出血壓高達180,監獄強迫吃降壓藥,不吃不行。每次都排隊強迫吃藥,吃完再張嘴檢查,看咽沒咽下去。後來,再測量血壓140時,劉榮品說不吃藥了。包夾說,吃了這種藥就不能停了,一直到出獄前都強迫他吃藥。

2、毒打

一次,跑步訓練,包夾問劉榮品,如果領導來了,問你是怎麼進來的?什麼罪進來的?你怎麼回答?劉榮品說︰我沒罪。包夾就打他,劉榮品被打得一邊臉都腫了,包夾說臉不對稱,接著又打那邊臉。包夾又問劉榮品你什麼罪進來的?劉榮品說︰我沒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包夾就把劉榮品拖到小屋(專門打人的地方,攝像頭照不到),說給他校正。三、四個人一起上,狠狠地打,把劉榮品按在地上,有掰手的,有掰胳膊的,有掰腿的,還有一個一百七八十斤的人在劉榮品身上壓,折磨他半個多小時,讓他感到全身疼痛難忍。

3、電擊

警察為了轉化,用電棍電劉榮品,問︰你有沒有罪?回答說︰沒有罪。警察說︰沒罪怎麼進來呢?劉榮品說,法輪功是佛法,是被冤枉的。警察強迫他認罪,劉榮品就是不認罪。這時就上來四個人,架住他的胳膊和腿,把他按倒在地上,惡警就用電棍打劉榮品的腳心。……

酷刑演示︰ 電棍電擊

4、硌手指

警察看他不轉化,就加大力度迫害。惡人把三個牙刷把分別放在劉榮品的各個手指縫中,然後用力捏,頓時劉榮品的骨頭象折了一樣,非常痛苦,雖然沒有外傷,但痛苦的程度是難以想象的。

5、壓腳趾

包夾為了讓劉榮品轉化,用一個塑料凳,三個腿著地,一個腿壓放在劉榮品的腳大拇趾上,同時還上去一個膀大腰圓的包夾坐在上面壓,劉榮品的大姆腳趾頓時瘀血,全黑了,腳趾蓋也要脫落還沒完全脫落,還有一點點連著,痛苦萬分。

6、夾子夾腿

強力轉化時,包夾還用四個大夾子夾腿來折磨劉榮品。劉榮品一只腿的小腿肚子上,並排夾著四個大夾子(不是直板夾子,是圓頭夾子),直接夾在肉上,夾子夾的很深,同時還讓劉榮品這只腿蹲著,再讓自己身體的重量把夾子使勁往肉里扎,整個腿象刀扎一樣,肉都被夾爛了,血肉模糊。接著再換另一個腿夾,再夾的血肉模糊。有時看他還行,再上去一個人(一百四五十斤)壓他,包夾站在邊上,不讓他倒下。一整一下午,這樣的迫害有二、三次。過一年之後,腿的顏色都沒變過來。

7、餓刑

因為劉榮品不轉化,吃飯時給的量非常少,只是讓他維持最低生命。早上是粥,中午和晚上都是一小塊條狀蒸的米飯(餅干大小),每頓不到一兩,故意不讓吃飽;蘿卜干咸菜給三、四條,水也只讓喝一口。只有當水都快喝不進去時,才讓多喝兩口。平時想喝都不行,要多喝就罵人。劉榮品一入獄時,就听包夾說︰七天以後,我讓你啥樣……;半個月以後讓你啥樣……;一個月讓你啥樣……;要不了兩個月,就讓你瘦到什麼什麼程度;二個月以後就給你送精神病院。

8、穿約束衣

劉榮品沒轉化,包夾讓他穿約束衣一個多月,他身體支撐不住送醫院住了兩個月,回來又讓他穿約束衣。約束衣是雨衣的面料不透氣,身體束縛的很緊,穿時雙手還得後背,晚上也不讓脫。監室三個人一個褥子,每人給30公分的地方,只能側身睡,頭都得朝向外邊。劉榮品穿著約束衣,側身5分鐘胳膊就酸痛,骨頭節也痛,一晚上也不能翻身,手、胳膊都不能動,全身酸麻,極其痛苦。

中共酷刑示意圖︰約束衣

從晚上11 點到早上5點,是讓劉榮品睡覺的時間,但每半個小時,還得叫醒一下,用包夾的話說,就是看死沒死,其實就是干擾睡眠。

9、鐵絲扎

包夾用辣椒水往劉榮品的臉上抹,用鐵絲做針,往他身上扎。包夾讓劉榮品寫誣蔑大法的五書,寫好了還得簽字,還得念出來,錄下來,還問是不是自己寫的?有沒有人逼你寫?

10、坐小板凳

包夾讓劉榮品坐小板凳,特制的板凳,凳面有很多小包,很硌人。坐小板凳時,雙腿間給夾上紙板,兩腋下也夾著紙板,目的是不讓動,一動紙板就掉下來,就得挨打。劉榮品把屁股都坐爛了,一層一層的掉皮,繭子都坐出來了,再掉皮,再坐出繭子。

11、精神侮辱

除此肉體迫害之外,還有政治與精神迫害。每天晚上七點,強迫看新聞聯播;每周有一天,全天學習習近平思想及講話或共產邪黨的東西;每個月要寫6-8個政治作業(學習心得體會);一年寫一次或兩次決心書、感恩書;有幾天專門讓他看“自焚”等誣蔑大法的光碟。

劉榮品由于吃不飽飯,造成營養不良,加上每天睡眠不足,超負荷體罰及各種酷刑折磨,使得他精神恍惚,腦袋昏昏沉沉的。兩個月的時候,劉榮品又黑又瘦,嚴重貧血;人已脫像了,臉部只有兩只眼楮突出出來;兩腿兩腳浮腫,鞋都穿不進去了。監獄要把劉榮品送到精神病院繼續迫害,當時精神病院來人,對劉榮品進行檢查,在問話的過程中,看他邏輯還行,就沒把他帶走,劉榮品逃過一劫。後來把他送到監獄醫院,住院兩個月。應驗了包夾說的七天什麼樣、半個月什麼樣、一個月什麼樣,二個月什麼樣。這一切都說明他們是有計劃、有步驟的迫害,而且是明目張膽、毫無廉恥和罪惡感的迫害。

劉榮品在經歷了三年半的迫害後,九死一生,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三日,劉榮品從甦州監獄期滿回到家中。他去社保局辦理退休工資,說他二零一九年社保沒交上。他打流水賬單才發現,劉榮品的妹妹給他交社保金的銀行卡,二零一九年被江甦省甦州市吳中法院從中提走4000元,致使當年社保沒交上,在經濟受到影響和迫害。

劉榮品的女兒在甦州的一個公司上班,也多次被派出所、法院騷擾,影響了業務,承受了很大的壓力。為了避免騷擾,他女兒把房子也賣了,說再也不跟家里聯系了,走之前給劉榮品的弟弟一萬元錢,讓其轉給出獄的爸爸,現在誰都不知道她上哪去了。

劉榮品的遭遇,只是千千萬萬個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一個縮影,有的可能比這更殘酷,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願更多的人明真相,看清邪黨的真實面目,不要被其所蠱惑,請伸出援手,共同制止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在天滅中共大審判來臨之際,用你們的良知和善念,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