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同修大法 遭非法勞教 妹妹被迫害離世

Print

【圓明網】重慶法輪功學員鄭桐雲和妹妹鄭慶雲同修法輪大法,身心受益。為做一個好人,姐妹倆堅定信仰,卻慘遭勞教迫害。妹妹鄭慶雲在被非法勞教後,在肉體的傷痛和巨大的精神壓力下,于二零一五年含冤離世。

法輪大法給姐妹倆新生

鄭桐雲,女,今年78歲。一九七三年,鄭桐雲生孩子時,產後大出血,導致休克。經搶救保住了命,卻落下個產後寒、怕風,連三伏天都不能吹風扇。同時,鄭桐雲還患有再生障礙性貧血、血小板減少、白血球少、心律不齊(高二百零二低四十三)、嚴重的偏頭痛、腎炎、腎盂腎炎、腸胃炎、長期服藥造成了藥物性肝炎,四處求醫,也不見效。

一九九四年,鄭桐雲幸遇法輪大法。她煉功不久,所有的病無影無蹤,她體會到了什麼叫無病一身輕,親身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是法輪大法師父救了她。鄭桐雲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善待一切人和事,思想得到了升華,生命越來越走向純真、美好。

鄭慶雲,女,一九五三年生,原重慶長安廠退休工人。鄭慶雲于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她為做一個好人,堅定信仰法輪大法,卻慘遭迫害,二零一五年被迫害致死,時年62歲。

因堅持信仰 鄭桐雲遭受中共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五日,鄭桐雲為了百姓了解法輪大法好,在巴南地區農村掛條幅、發真相傳單、講大法被迫害的真相,遭不明真相的當地生產隊長構陷(此人二零零三年遭惡報死亡)。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八日,巴南區安南派出所警察闖入鄭桐雲的家中,非法抄家,搶走師父法像、講法錄像光盤、大法書籍、錄音機等私人物品。鄭桐雲被綁架到安南派出所。二天後,鄭桐雲又被綁架到巴南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十天。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七日,鄭桐雲被非法勞教一年,被綁架到重慶市茅家山女子勞教所。

在勞教所,鄭桐雲被迫做奴工,編藤椅、剪辣椒、鉤手機套、包糖果等等。獄警以檢查身體是否藏有經文為由,多次迫使鄭桐雲和其他大法弟子當眾脫光衣服,不停地下蹲,對她們進行羞辱。每周,都要強制鄭桐雲違心的按她們的要求寫一份“思想匯報”。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鄭桐雲的老伴由于心髒有病,需要做搭橋手術,因為病情特殊,重慶各大醫院都不敢做這個手術,需要轉到北京治療。可派出所警察卻割斷人的親情、道義,不準許鄭桐雲前去護理。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鄭桐雲在九龍坡區法院對面的巴國城車站剛下車,就被幾個便衣強行綁架到車中,劫往九龍坡區西彭派出所非法關押。

三天後,鄭桐雲被非法押回到家中,警察進行非法抄家。他們搶走師父法像、錄音帶、現金九百余元等。然後,將鄭桐雲綁架到九龍坡區華岩看守所關押一個月。

一個月後,鄭桐雲又被非法勞教一年。由于在轉運站做體檢時,鄭桐雲的身體不合格,他們只好放她回家。

二零零二年,鄭桐雲從勞教所解教回家被嚴管一年,二零一零年從轉運站回家,被嚴管三年。歇台子派出所強制要求鄭桐雲每個月要寫一篇“思想匯報”。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鄭桐雲在女兒家帶外孫,三個協勤企圖強行綁架她到洗腦班,在鄭桐雲和家人的堅決抵制下,未能得逞。

二零一一年,薄熙來、王立軍在重慶大肆迫害法輪功,搞人人過關,叫囂要百分之百的“轉化”。二零一一年七月,居委會的三個人讓鄭桐雲的老伴將鄭桐雲從女兒家喊回,目的就是要鄭桐雲在她們寫好的“三書”上簽字。他們還偷偷地給鄭桐雲拍了照。

多年來,鄭桐雲遭迫害、騷擾,致使鄭桐雲老伴听到電話和敲門聲就站立不安、精神緊張,中共的迫害給鄭桐雲和家人造成嚴重的精神傷害。

因堅持修煉 妹妹鄭慶雲被迫害離世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六日,鄭慶雲在巴國城車站下車時,被九龍坡區國保綁架後抄家,警察搶走師父法像、講法光盤、台式電腦,彩色噴墨打印機、乘車卡一張等私人物品,被九龍坡區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十天後,被非法勞教一年。

在重慶市沙堡女子勞教所,鄭慶雲受到殘酷迫害。每天被逼著看污蔑師父、污蔑大法的電視錄像,強行洗腦。白天做奴工,晚上逼著寫“思想匯報”,被逼罵師父、罵大法。稍有不從,惡人就大打出手。勞教所以檢查身體是否藏有經文為由,強迫她當眾脫光衣服,不停地下蹲,進行羞辱。

入獄不久,鄭慶雲開始下肢浮腫,走路出現困難,但每天仍被逼著做奴工。警察卻說鄭慶雲是因為高血壓引起的,就逼迫她吃藥。警察和包夾看著她把藥吃下去,張開嘴確定藥吞下後,她們方才離開,並在她的飯里放藥。

鄭慶雲回家後,反應遲鈍,頭暈、心慌、無力、從頭到腳全身浮腫,腫得連四肢都不能彎曲,走一步路都很艱難。

就是這樣,街道居委會還經常電話騷擾,監控。他們沒有看見鄭慶雲出門,就借口關心,上門查看。待他們看到鄭慶雲被迫害的這般慘狀,竟嚇得不敢停留,趕緊溜走。但是他們卻喪盡天良逼迫鄭慶雲的兒子、兒媳在家監控她,並取消她兒子的提干資格,制造家庭仇恨。

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二日,鄭慶雲在肉體的傷痛和巨大的精神壓力下,被迫害離世。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