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去私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零年初,疫情爆發後,外國旅游團都被取消了,我因此而失業了。當時並沒有著急,本來就知道旅游業是個不穩定的行業,以前也出現過因為天災人禍等各種原因不來旅游的情況,但沒過多久就恢復如常了。
當時估計可能有個一年半載的也就恢復了吧,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好好做做項目。那時我在兩個項目里,一個是報導組做記者,另一個是在翻譯組做翻譯。長期以來,我都覺的自己沒有做好,無論從質量上,還是數量上,都達不到標準,應該努力去提高了。再有,也想加強學法,經常感覺到自己很忙很累的狀態突破不了,卻找不到原因,意識到是應該改變自己的修煉狀態了。

當時給自己規定,每天早晚兩次學法分別學《轉法輪》和各地講法,堅持在網上和同修一起學,能學的多些。早上在煉功點上和同修一起煉功,交流,堅持了一段時間後覺的有所提高。疫情越來越嚴重,除了在網絡上的翻譯沒有什麼變化之外,以前熟悉的參加法會,去各地游行,以及報導工作都受到了影響。以往做新聞時,采訪對象很好找,對方也願意配合,而如今想報導疫情,想采訪專業醫師,都被拒絕了。各種展會、節日活動被取消,也使得能報導的題材減少了很多,外出能做的就是投信箱了。雖然也去做了,但精救人的決心被平淡的生活磨的不強了。之後香港局勢,尤其是美國大選時,天天都有新情況,我就追著新聞報導和評論,漸漸的執著常人來結束迫害的想法也出來了。從法理上來講,我知道是師尊在正法,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迫害,執著結束時間是很大的漏,但還是忍不住去看,還給自己找借口說這些都是同修做的節目,我也得了解國際形勢,還找對自己胃口的內容去看,人心都出來了。

美國大選過後,自己有些失望,這時才發現自己太執著常人的社會情況了,太執著時間了,而沒有踏踏實實的去救人,靜下心來找原因,根本上是自己太執著與人的感覺、感受,才會被常人形勢帶動。人的感覺、感受是什麼?法里面講的很清楚。

師尊講︰“那麼作為人來講,活著的意義是什麼呢?就是在利益中的執著、泡在情中享受人生過程中的感受。大家想想多可憐哪?什麼感受啊?哪個東西得到了就高興、得不到了就痛苦,吃了肉覺的香,吃了糖覺的甜,可是人世間也有苦、有辣、有辛酸,還有年輕人在感情上的執著造成的感受,也有不同階層的人對自己在人生道路上的追求、得失的感受,而這種得失又不是自己真努力了就會從中得來的。人活在世上就是那樣,人多可憐啊,可是人卻在所謂的現實中看不透,也不想看透。”[1]

“人在世間上,他只是享受著生命過程,我過去說人很可憐,人在這個世間上他只享受著生活過程中給人帶來的感受。我這個說法比較準確了。什麼意思呢?人覺的自己在主宰自己、我想干什麼,其實是在後天養成的一種喜好中的習慣與執著,在追求感受,僅此而已;而真正起作用要干什麼的背後因素,就利用著人的習慣、執著、觀念、欲望這些東西在起作用。真正的人體就是這樣,只享受著生活過程中帶來的感受,給你甜的你知道甜,給你苦的你知道苦,給你辣的你知道辣,給你來個痛苦你知道難受,給你來個幸福你知道高興。”[2]

在修煉的不同階段我以為自己找到了根本執著,去掉了各種執著心,而再過一段時間之後發現那些不好的思想欲望又都出來了,自己的感受又都不好了,這時我才意識到自己的私心有多重,有多在乎自己,以前是名、利、情,現在幻化成了隨時在變的感受,覺的不對了,就用人的辦法去調整,滿足,說到底還是用人的思維去判斷。人的東西都不是大法弟子的真我,主意識強就能分清了,分清楚了,會促使主意識更強。

我捫心自問︰天天都在學法,我真得到法了嗎?怎麼不會修?還是用人的感受在理解法?等想明白了,開始理解到什麼是溶于法中,就是頭腦里裝的都是法,遇事想到按法的要求做,而不是自己的感受。明白這一點後,我清醒了很多,也能靜下心來學法了。

現在我還做不到法中要求的︰一思一念都在法上,但我知道怎樣去做了。

前不久,煉功點協調人在組里說希望大家寫交流稿時,我想自己這段時間修的也不好,覺的寫不好,就不想寫了,但忽然發現,自己又在用感受來判斷。修掉這個東西,就是抓住它,清除掉,珍惜師尊安排的修煉機緣。

以上是個人現階段的修煉心得,層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