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魔難驚醒了我

Print

【圓明網】正法修煉走過二十余載,回首過去修煉的日日夜夜,雖然一步一步很艱難,但一直堅定的在證實法的路上走著,苦中有甜,以苦為樂。但直到一場魔難降臨,我才逐漸醒悟,看到了自己的修煉狀態遠離大法的要求,明白了什麼是正法修煉。我把自己這段經歷及心得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共勉。
從丈夫得病說起

二零二一年六月中旬的一天,丈夫說他的胃不舒服,咽東西疼痛。我說等忙完這幾天陪你去查一查。過了兩天,他說疼痛加重,我就陪他去當地醫院做了全面檢查。結果很糟糕︰胃里長瘤,已擴散。

抱著僥幸心理,兒子驅車帶我陪丈夫去五百公里外的沈陽,在一個比較有名望的大醫院掛了急診。這里的內科主任是妹妹的同學,權威,我們沒有排隊,第二天由這位主任親自給丈夫做了檢查,告訴我︰幽門處長了瘤,已經擴散到肝和腹腔,發現的太晚了,不能手術,不能化療,也無藥可醫。回家吧,能吃點啥就吃點,趁著能動,領他出去走走,開心點,走完最後幾個月的路。

猶如晴天霹靂,我當時就懵了,不安、恐懼、絕望交織在一起,已全無正念。滿腦子都是各種各樣的壞念頭,壓不住。想不明白我怎麼能遇到這樣的事?為啥我要過這一關?各種人心指揮著我的思想和人身,冷靜的時候很少,雖知要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但是人心太重,滿腦子負面思維。我感覺呼吸都困難,那種來自心底的痛讓我意識都有些模糊了……

絕望中唯一能想起來的就是喊師父,我站在醫院的長廊里不管有沒有人,放開嗓子喊︰“師父!師父……弟子要撐不住了!”喊完之後,我感覺沉重而痛苦的壓力減輕了。

“你做的好與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與不正、迫害到什麼程度,都與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問題有直接關系。”[1]我知道我得把住一思一念去修了,不然就鑽在舊勢力的圈套里出不來了。我告訴兒子和丈夫要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也一直念。

從胃鏡室出來直接重癥監護室,醫生說病灶的部位一踫就流血,不敢踫,所以取出的東西很少。告訴我們看護他,不能動,不能讓他睡過去,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就這樣在醫院度過了兩個不眠之夜,這兩天比兩年還長……

我一直在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我,因為我沒有退路。又想起了師父的法︰“但是哪,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師父告訴你們的,你們有你們的那條路走,誰也動不了。但是這條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會出問題。”[1]

我暗下決心,一定走師父安排的路,雖然窄但是還有路,要是繼續走舊宇宙安排的就只有死路一條。

為祛病 丈夫走大法

丈夫在醫院住了兩天,主任和專家也無計可施,也沒給他用藥。我和兒子商量決定馬上回家。

到家後,兒子帶上所有的檢查報告和片子去了北京腫瘤醫院,掛了專家號。結果一樣︰無藥可醫,也沒有什麼辦法。我的心情也跟著跌落到低谷,那種無形的壓力,壓的我喘不過氣來。

我給同修打了電話。同修來了,說讓丈夫修煉大法吧。這時我好象才開竅,怎麼沒想起來讓他修煉呢,咋一點正念都沒有了!

讓丈夫修大法也不容易,他本人不知道自己病有多麼嚴重,而我又不能告訴他,怕他承受不住。通過努力最終他同意學法了。看著他給師父磕頭,我說不出是啥滋味,眼淚一直在流。

學法的日子也不順,時好時壞,一直有干擾,我的心也被他的好和壞牽動,放不下他的病,更放不下對他的情。看著他的一舉一動,心七上八下的不穩,結婚三十多年了,不經歷這一次,根本不知道對他的情有這麼重,這麼難以割舍。

一天突然明白了,難以割舍的不是我而是那個“情”!

我強迫自己靜下心來學法,向內找,發現自己被情困擾,各種從情中派生出的執著心蜂擁而出,真我被埋,理智不起來。“其實這不是你們生命所要的,不要把這些東西看重,找回真正的自己才最重要。”[1]“可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都有一個真正的自己,目地是下世來要得法、助師正法也好、你要救度你那個先前的世界眾生也好,抱著這一念來了,那個真正的你是被保護的,真正的你自己開始時起著主導作用。”[2]

我開始清醒了,並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我是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只有這一念是我,其余的都不是真我。”

我的正念在一點一點的加強,雜念開始弱了。清醒過來後就又開始抽空出去講真相救度眾生了,一個一個的講,一個一個的救。

抓住正念

學法讓我明白了︰這場魔難也是讓我修自己的,我有這麼多放不下的執著心和人心,這麼多隱藏很深的名與利,還有更深一層的情,這些東西都沒修去,那這場魔難不也就是讓我修煉去人心的嗎?不修去它們,能讓我圓滿嗎?我還發現有一個很強的怕心在控制我,那就是怕丈夫離我而去。這顆心太強烈了,強烈到不敢去想,不敢去面對。因為怕,我不敢放松,每天精神都繃的很緊;因為怕,我才必須去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因為怕,我才必須往前走,看起來修煉很精,可都是站在情和唯私的基點上。

情混在了正念當中,因為都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一個是唯私的,一個是為眾生的。我給師父上香磕頭,求師父幫我把正念和情分開。師父點化我︰我學法時是在順著執著學,發正念也順著執著去發的,一切都圍著情而動。

我發現情真是個多余的壞東西!讓我正念不純,達不到法的莊嚴神聖。于是我加大發正念去徹底清除它。

在師父的幫助下,我終于把這個情放下了,心也輕松多了。

維護法 去掉有求之心

丈夫得法後,開始消業︰先是拉肚子,後便秘,緊接著扁桃體發炎,然後又出現鼻炎復發等等,體重下降,骨瘦如柴。此時的我,心基本可以做到不被帶動。再到後來反過來動,告訴自己︰舊宇宙的劇本我不演了,也不看了,我來改寫一部新劇本,我要唱主角了,決不能任由舊勢力對我做各種安排!

我每天千百遍喊︰“法輪大法好!”喊︰“師父好!”查找自己還有什麼地方不合格?哪兒錯了?並請師父開示,請師父放心︰弟子一定知錯就改。

在學《轉法輪》的時候,師父的法突然讓我醒悟︰“大多數人拜佛的目地是什麼呢?消災、解難、發財,求這個。”[3]我發現自己讓丈夫得法,目地不純,想讓大法和師父幫他治病、消災、解難。這顆心多骯髒!大法如此神聖,而我用大法為謀一己之私,是在利用法,這是多可怕的事!

我真誠的向師父懺悔。我還找到這麼多年學法都是為我為私的,都是在法中有所求,為自己求,為眾生求,從來都沒有想想師父要為我得多付出多少心血!悔恨又慚愧的淚水打濕了我的衣衫……弟子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這麼多年了,到現在剛從理性上認識到法的莊嚴神聖。弟子的悟性太差,沒有跟上師父的正法程。

今天我用無比虔誠的感恩之心向慈悲偉大的恩師道一聲︰“師父,您辛苦了!感謝您把宇宙最根本大法傳給我們,弟子無以為報,只能用精實修來報答師父的救度之恩。”我向師父保證︰我要修去所有的私,在師父指引下能回到我生命的來源之地。珍惜大法,維護大法,講真相救眾生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和義務,我一定盡力而為。

其實師父早就告訴我們︰“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慈悲眾生。大法不變不動,生生不息,長存于世,天地永固。”[4]

回首過去的修煉過程,感覺自己太弱小,沒有師父保護,我什麼關都過不去,除了師父沒有任何生命想讓我們修成。修煉中唯一的法寶就是多多學法向內找。當我們能做的時候,師父會幫我們拿下去那些不符合法的東西,讓我們達到法的標準和要求,直至圓滿。

做好三件事吧,再苦、再忙、再累都要做好,這是師父對我們的唯一要求。只有這樣才能證明我們是走在大法修煉的路上,因為是大法弟子提高的根本保障,師父才能保護我們。這是我這麼多年來體會到的、實踐中證明的。

如今丈夫已好轉,每天堅持學法煉功。有師父管他,我就不幫倒忙了,修好我自己也才是對他的最好的幫助。

要說的話很多,也不知道我是否表達清楚。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叩謝恩師!

感謝同修!讓我們共同精!

注︰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什麼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定論〉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