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大法弟子恭祝師父中秋快樂

Print

【圓明網】在中國傳統節日中秋節到來之際,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八日,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市政廳廣場恭祝慈悲偉大的師父中秋節快樂!學員感恩師父的慈悲普度。

加拿大多倫多大法弟子恭祝慈悲偉大的師父中秋節快樂!

大法賦新生 一頭黃發變黑發

修煉法輪功後從新長出一頭黑發的七十二歲的法輪功學員趙玉萍女士。

今年七十二歲的法輪功學員趙玉萍女士有一頭優柔的黑發,她笑著說︰“我沒花過一分錢去染發,是修煉法輪功後師父給的。”

一九四九年,趙玉萍出生在天津的一個基督教家庭,因為從小體弱多病, “母親曾找研究周易的親戚給我算命,說我活不過五十歲。當時因受中共無神論的教育,我對此根本不以為然。”可誰知就在她四十八歲那年,“剛剛過完中國新年,我便出現了大出血的癥狀,被醫院確診為更年期綜合癥,一下就從四十八歲變成了七十多歲的樣子,滿臉都是褶,頭發也全黃了。”

那時的趙玉萍不僅身體出現嚴重病癥,還遭遇了下崗(失業),無處申報醫藥費,並要外出打工掙錢,供著家里孩子上大學等處境,當時的她實在不知該如何是好。就在此時,她的哥哥向她推薦了法輪功,並給了她一本《法輪功》。

趙玉萍說︰“就在一九九七年五月一日,一早我正式的上公園去煉功了。那天中午吃完飯,我坐在沙發上睡著了,當我一下醒來時,整個人就精神起來了。我記得那時候我的煉功動作都還沒到位,就是跟著煉,結果就受益了,從那以後就精神起來能睡覺了。大出血的癥狀在煉功半年以後就好了,兩年多的時間,到二零零零年徹底好了,滿頭黃發開始生出黑發了,什麼病都沒有了,從那開始到現在一片藥沒吃過。從一九九七年得法到現在已經二十四年了,是師父給我延長的生命。”

就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當局開始迫害法輪功時,各省、市輔導站的站長、副站長了都被抓起來了,她就和同修一起到當地市委要人,當被問及是否還在修煉法輪功時,她說︰“當然了,這麼好的功法不煉,這麼好為什麼不讓煉?!”此後,她也因制作大法真相資料而遭遇了兩年的勞教迫害。

趙玉萍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來到加拿大,她說︰“我從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五日開始在中領館前和唐人街的真相點值班講真相,到現在已經十一年半了。”

在中秋佳節到來之際,趙玉萍想對師父說︰“我非常感謝師父!我要把我這心獻給師父,祝師父中秋快樂,師父為我們操勞的太多了,我一定跟師父走到最後!”

伊朗裔新學員︰希望世人都知道法輪大法

來自伊朗的薩娜‧巴哈多利(Sanaz Bahadori)兩年前開始修煉法輪功。

來自伊朗的薩娜‧巴哈多利(Sanaz Bahadori)于兩年前經朋友介紹得法修煉,目前在約克大學留學,今天是她第一次參加法輪功學員的集體活動。她說︰“修煉大法後,我的改變很大,就像很多其他同修修煉後受益的經歷一樣。連我媽媽都說,我修煉後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之前做人做事經常比較沖動,還染上社會上的一些不好的習慣。但修煉後,身上一切不好的習慣都慢慢改正了,心態變得十分平靜、放松,與家人的關系也在改善。”

薩娜回憶了修煉前,在十六歲的時候,曾經有一段人生的低谷。修煉使她的人生重返光明。“在那段時間,我患有抑郁癥,因為我不知道生命意味著什麼。我有這些想法,認為人們的生活是多麼膚淺,循規蹈矩,而到了最後,人就死了。所以我當時想,如果是這樣的話,人生就失去了意義。但我記得那晚,當我讀完《轉法輪》後,上床準備睡覺,我感覺到這種強烈的能量在我身上流動,從頭到腳。我感覺到真正的平靜和放松,當我醒來的時,我意識到我的大腦已經從曾經的痛苦被解脫出來了。因此,那晚和那股能量,以及第二天早上我前所未有的健康,是我生命中的一個大轉折。我之前嘗試過心理治療以及其他治療方法。他們都無法幫助我解決這些問題。”

薩娜提到,共產主義的滲透在伊朗十分嚴重,“我們在伊朗學法煉功,是不可能像今天一樣穿上黃色的衣服公開舉行活動。今天第一次看到這麼多學員向師父祝賀中秋,我內心真的十分感恩師父、感恩修煉後得到的一切。希望那些還沒有明白真相的普通人,都能知道法輪大法好。”

雙胞胎兄弟感恩師父讓他們重新走回修煉

雙胞胎兄弟Peter和Jerry感恩師父!

Peter和Jerry是一對雙胞胎,二零一五年因為父母工作的原因出國。一家人先是到了美國生活一段時間,後來搬到了多倫多。

Peter說︰“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媽媽給我介紹了大法真相,我才第一次听說法輪大法。雖然那個時候也會和媽媽一起閱讀《轉法輪》,但是因為年齡小,並不能真正理解書中講述的內涵,有很多地方都看不懂。”

Jerry則是通過《西游記》才了解的大法,他說︰“小時候我看《西游記》的電視劇,看到唐僧需要看多少萬卷經書才能修成佛。反而看到媽媽每天只捧著一本書看,我就很好奇,心想這怎麼和電視上的不一樣了呢?就開始向媽媽了解了法輪大法和《轉法輪》這本書。”

但是因為那個時候年齡小,難免被外界的事物所吸引。剛到美國不久之後,兩兄弟就被學校的各種興趣活動和愛好所吸引,漸漸的也就忽視了學法,沉溺在娛樂活動之中。

Peter表示自己從新走回大法是源于二零一九年的神韻晚會。他說︰“二零一九年爺爺奶奶來到美國看望我們,那時候正值神韻晚會在附近演出,我便陪同爺爺奶奶一起觀看了神韻演出。看神韻的演出時,我的眼淚止不住的流,我是個不愛哭的人,但是當天一直都在哭,完全忍不住。看完神韻後就覺得神清氣爽、很正派的感覺。”

“看完神韻後我的感觸非常大,覺得神韻的演員很能吃苦,我也想和他們一樣升華上去。從那之後我就下定決心每天早起煉功,每天都在學法。我也在堅持著抄法、背法,在這過程也感受到了非常美妙的大自在。”

“神奇的事情也發生了。那個時候我的數學成績很不好,而且壓力很大,但是看完神韻回來的那次數學考試我輕輕松松的考了全班的最高分,所有人都對我的成績感到很詫異。”

來到加拿大之後,Peter和Jerry均參加了尼亞加拉瀑布景點的講真相活動。Peter表示自己參加大瀑布真相活動是想把自己的經歷分享出去,他說︰“我自己本身在大法中受益良多,也從大法中得到了很多,我高興我能把這份心情和故事分享給過路的行人,讓他們也了解大法。”

最後正值中秋佳節之際,兩人都表示感謝師父時時在看護者弟子,沒有在自己不爭氣的時候放棄弟子。Peter表示︰希望以後能夠少走彎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Jerry表示︰是大法一直引領著我們做一個更有道德更高尚的人。

感恩師父讓我用影視方式講真相

多倫多新唐人的青年演員李芳芳和先生馬彥恭祝師父中秋快樂!

多倫多新唐人的青年演員李芳芳在由新唐人電視台出品、新境界影視公司制作的電影真相故事片《為你而來》中出演女主角。她回顧了她的得法經歷。

芳芳說︰“我是通過我先生馬彥得法的,在中國二零零四年我們彼此認識,二零零七年他到加拿大留學,二零一二年的四月,他在網上找到我。他直接表明了自己是法輪功修煉者,並講了法輪功到底是什麼,中共是如何污蔑、迫害法輪功的。我認真的听著,他真誠、懇切的語調讓我信服他所說的。”

“他一連講了好幾個小時,我最後做了三退,並且這次的長談讓我感覺到他整個人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變的可信賴、穩重、成熟了,總之就是和以往認識的他截然不一樣了!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想一定是修煉法輪功讓他變的這樣好的,我想法輪功這麼神奇,我也要修煉法輪功!”她說。

芳芳還說︰“二零一三年一月出國跟他結婚後,我問我先生︰‘我們這是什麼緣份呢?’他想了想說︰‘我們是法緣,是得法的聖緣。’”

來到海外,芳芳參與了媒體的工作,“在項目中,時常需要我飾演各種各樣的角色。有時遇到一些不好的、自己反感的角色就希望導演不要選中自己演。但項目上缺人,哪里還能挑挑揀揀。況且自己也明白這是人心,得去。所以就在心里默默祈禱,讓世人通過這些角色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退出中共。而且只要是項目上能用的上我的,我就很高興,這可是我助師正法的路。”

芳芳最後表示︰“感恩師父讓我用影視方式講真相!”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