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變了 修煉、救人不能改變

Print

【圓明網】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今年七十七歲。雖說在風風雨雨中跟頭把式的走到現在,但對于師父要求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從不敢懈怠,特別是在用心救人上,走出了自己的路。每天看到長長的三退名單,心中就會升起對慈悲師父的感恩。
一、環境變了,修煉、救人不能改變

我老伴離世的早,三個兒子結婚之後,先後都搬到外邊去住了。我退休後,一直一人獨居。一天的安排一般是早上煉功,上午出去救人,下午參加學法組學法,晚上學習各地講法或看各類明慧期刊,時間上由我自由支配,不受任何限制和干擾。

但是,平靜日子也就過了幾年。到二零零三年,大兒子的女兒出生了,我的生活、修煉一下子受到了嚴重的沖擊,打亂了我的生活次序。兒子、兒媳是雙職工,要我幫助他們帶孩子。當時我退休在家,我想也應該做好。

但是說起來容易,實際上做起來還真不容易。我既要帶好孩子,又要伺候兒媳,還有一家六口人的飲食。繁重的家務落在我這個六十歲的人身上,一天到晚連軸轉,連坐下來休息一下的時間都沒有。我身心疲憊,更別說學法、煉功、做好三件事了。怎麼辦哪?我心里那個急呀!我知道我得法的艱難,看守所、拘留所、洗腦班都沒有讓我放下修煉,我怎麼能因為帶孩子、做家務而影響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呢?

師父告訴我們︰“如果大法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又人數眾多,就一定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修煉,否則將改變常人社會。”[1]

我悟到,這就是我目前的修煉環境,孫女要帶,家務要做,三件事不能落下。環境變了,要求變了,修煉人要做的三件事不能變。根據家庭生活需要,我及時調整了生活和修煉時間。我平靜的跟兒子說︰“我需要晚上回家去住,這樣才能得到充分的休息。我每天早來晚走,不會耽誤照看孫女和家庭的正常家務。”大兒子同意了,以後我帶另外幾個孫子的時候,都按照這個約定,晚上回自己家中休息。

我也調整了自己修煉時間和作息時間。學法時間安排在晚上,午夜發完正念再休息,每天早上和全球大法弟子同步煉功,發完六點正念就去兒子家。每天出發時都帶一包真相資料,去兒子家所在的小區各個樓道發放真相資料。有時中午趁著家人午休時間,出去發放真相資料。我還帶著許多真相粘貼,方便做什麼就做什麼。晚上在回家的路上,利用公交站台等車時間講真相救人。

在公交車上,我能面對整車的人講真相,從邪黨的腐敗,講邪黨迫害堅持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殘忍強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全世界指責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共產黨宣揚假、惡、斗,使人的道德下滑,招致天怒人怨,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藏字石上的“中國共產黨亡”,已經昭示了天滅中共在即。黨員、團員、少先隊員都是中共惡黨組織的成員,如果不退出,就是它的一員,天滅中共時,就會隨著共產黨解體。君子不立危牆之下,大家只要從內心退出中共惡黨的黨、團、隊組織,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就會受到神佛的保護,就能保平安。

有一次,我從小區乘公交車,給車內人講真相,到站後忘記下車了,一直講到終點站,才又乘返回車輛到家。我每天都在公交車上發放真相資料、真相護身符。從兒子家到我住的地方有十華里的路程,每天來回都能救人,多的時候每天能就救十多人呢。

二、在帶好大法小弟子的過程中用心救人

我知道,每一個來我家的孩子,都是來得法的。我在帶他們的時候,都不忘讓他們得法。從孩子出生後,我就都采取各種方法讓他們听師父的講法錄音,听大法的歌曲,看大法的錄像。大孫子三歲時,有一次我在學法時高聲誦念,大孫子在一邊玩,當我念到師父說“起來之後又落下來,咚咚來回顛,把被子都顛到地上去了”[2]的時候,他馬上到我面前說︰“啥?被子都顛到地上去了?叫我看看。”我以為他在玩,誰知他都听去了。

我帶他們的時候,還經常給他們播放《緣聚今朝》的錄像片,每個孩子在沒上幼兒園之前就認識好多字了,因為《緣聚今朝》錄像上面有字幕。潛移默化中,他們就認識了。他們長到會說話以後,我就注意教他們背《洪吟》,唱大法的歌曲,每個孩子在三歲時都會背誦好多首《洪吟》。每個孩子在上學、放學的路上,我除了救人和發放真相資料之外,每天都是背著《洪吟》和唱著大法的歌曲往返在家和學校之間。我從小就讓他們沐浴在佛法中,師父給他們開智開慧,已經上了學的三個姐弟,每一個都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

從每個孩子上幼兒園起,到上小學畢業,在我接送他們來回上學的路上,我們都一起做救人的事。別看他們人小,從小發真相資料一家不落,哪份放的不正,還要回來放好,說︰“這是救人的。”三個兒子住在同一城市的三個不同小區,都是比較大的小區。每家的孩子,在我的帶領下,他們背著《洪吟》詩,唱著大法歌曲,穿梭在小區的各棟單元樓里面,把大法的真相資料送到每一戶人家的門口,把三個小區都覆蓋了幾遍。

我帶大孫女外出坐出租三輪車,她唱著大法的歌曲︰“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好 法輪大法是正法 佛光普照”,車夫夸她唱的真好,長的漂亮,大孫女對車夫說︰“謝謝你,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給你一個護身符,保平安。”車夫夸她,她高興的拍著小手︰“奶奶,我也會救人了!”

大孫女放學後,我們路過老年大學,看見有十幾個老年人在那里聊天。我跟她說︰“我們去給那些老奶奶講真相好嗎?”她馬上拿著真相小冊子,跑到每個人面前,給那些老奶奶說︰“老奶奶,給你一個小故事書看看好嗎?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大孫女特別善良,她听到《九雙鞋》這首歌曲的時候,每次都哭。有一次,在她舅爺爺家里听到這首歌的時候,哭的都沒有吃飯。

大孫子小時候在去幼兒園的路上,走著走著,他蹲下來不走了。原來他看到地上有一片螞蟻,他就告訴螞蟻說︰“你們不要打架呀!請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一次,他回來給我說︰“奶奶,在幼兒園里,師父給我吃餅干了。我吃到這里以後(他用手拍著胸前),我就一直長,一直長。”長到五歲的時候,有一天他突然問我︰“奶奶,如果全世界的人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那就沒有災難了。”

我的小孫女今年五歲了,因為兒子調到外地工作,她出生的時候我沒有直接帶她,只是在每次和她見面的時候,教給她一些大法的東西。但是每次打電話,她第一句都是說︰“奶奶,你打電話是不是叫我念‘法輪大法好’?”有一次,她和我一起煉第二套功法,她剛剛抱輪一會,就告訴我說︰“奶奶,奶奶,師父踩著祥雲,從哥哥的窗戶上來了。師父看著我笑,我也朝師父笑。”我問她︰“師父呢?”她說︰“師父走了,從哥哥的窗戶上面走的。”

她最喜歡背師父說的︰“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2]一天能背好多遍,想起來就背。

她最喜歡看動畫片《小乾坤》,沒有人教她,里面的歌她都會唱。她看見《小乾坤》里面小孩是從天上來的,她說︰“奶奶,我們人都是從天上來的,我也是從天上來的。地上再好,也沒有天上最低的地方好”。她才五歲就說出這樣的話來。

就連最小的孫子,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大法的根,從小就深深的扎在他們的心中 。為此,我非常欣慰。

從二零零三年正月大孫女出生,一直到去年臘月底,十七年中,我帶了四個孫輩。但是我始終把修煉融入自己的生活,把救人放在第一位,做到用心去救人。現在我已經不再帶孫子了,又回到了十七年前的獨居生活,我每天學法,救人,讓生命溶于法中,真覺的無比快樂。

我牢記師父講的︰“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3]。我講真相沒有挑選,不論長相、穿戴、男女、年齡、只要踫到,就是有緣人,就是師父安排來听真相的。這麼多年,我給農民、學生、工人、醫護人員、公務員、當兵的、當官的、公安的等等,都講過真相。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二》〈大法是圓容的〉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二》〈理性〉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