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有條件向內找

Print

【圓明網】我們這個三人學法小組已經有12年了,這些年中,我們一起學法,共同交流,我們都很珍惜這個共同學法交流的機會。
甲同修和乙同修是同事,乙同修和我是發小。乙是得法二十多年的老同修。同事之緣和發小之緣使甲同修和我分別于二零零六年,二零零九年相繼得法。

二零一二年,甲在課堂上給學生們講法輪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學生構陷,甲同修辭職。二零一六年,甲的常人丈夫婚內出軌,雖然甲已經給丈夫講明真相,做了三退,但最終沒能挽留住二十多年的婚姻。從此,甲和乙經常有爭執,嚴重時,兩人會爭執一上午。

爭執的焦點在于︰甲認為在她講真相被學生構陷辭職時,有一次甲來乙家學法,乙認為自己所住的小區都是本單位同事,身後還有二十多位同修的安全要考慮,甲這件事剛剛發生,最好暫時先回避一下。甲認為乙不仗義︰“我把你當朋友對待,可以為你兩肋插刀,你卻沒有把我當朋友看待,沒有為我做到兩肋插刀。”乙認為自己一思一念都在法上認識的,甲被構陷時自己能為甲同修做的都是自己從法中領悟到的,自己問心無愧。乙和我都認為甲辭職的做法太草率,不理智。為此,我們這個學法小組爭執過多次,甲認為乙虛偽,不講義氣,自私。乙和我認為甲不該把常人中的朋友情和同修的正念混在一起。我們小組產生了隔閡,很長時間以來,甲尤其對乙有看法,不想和她交流,不想和她一起學法。

多次的爭執,我們三人都在向內找自己。我也找到自己有看熱鬧的心,責怪他人的心,有怕得罪人的心,也有自私虛偽的心等等。乙找到自己不願讓人說的心,自覺委屈的心,維護自己面子的心,維護尊嚴的心等等。甲也向內找到自己有不願讓人說的心,一說就炸的心,急躁的心等等。一段時間以來,我們都在不斷的,一層一層清理這些不好的執著心。雖說我們各自都找到自己的執著心,可是,甲對乙仍然有意見,大家在學法交流時,甲尤其不願听乙說話,認為她自以為是,虛偽。

二零一六年離婚一事對甲觸動很大,她感到自己被欺騙,對常人丈夫、對第三者有怨恨,一段時間以來,她對別人缺乏信任,產生懷疑。在多次小組學法交流時,乙和我都認為甲在處理這件事過程中,自身也存在問題,認為甲的慈善,慈悲,包容,耐心,理解他人不夠,無形中也在把常人丈夫推出去了,應該把學法救人放在第一位。甲認為自己在離婚這件事上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听到我們說這些話,她很生氣。

今年七月份,一次小組學法時,甲和乙尤其爭執的很激烈,甲認為乙自私,虛偽,高高在上,道貌岸然,自以為是,用道歉的方式在故意刺激她,認為在她離婚後,心情最糟糕,感覺自己落入底谷,最需要鼓勵和力量支撐時,乙和我卻仍在指責她沒有慈悲,沒有救人,給她施加壓力,卻沒有給她理解和一份力量。

經過這次長時間的激烈爭執,我們三個都冷靜下來向內再深層找自己。乙和我都意識到自己在看到甲有難,過關時,我們沒有設身處地的站在甲同修的處境給予她理解,關心,鼓勵,一份力量,一份支撐,陪伴同修一同從谷底一步一步走出來。

我們都知道師父講的法理,凡事要向內找。可是,我們都在一邊向內找著自己一邊責怪著別人,並沒有做到真正無條件向內找。

多年來,我一直認為甲離婚這件事是她自己的難,是她自己要過的關,我自以為可以向內找自己,也可以幫同修向內找,我卻忽略了,此時此刻,同修最需要的是來自于同修的理解,寬容,慈悲,先幫助過關的同修完成自救,而不是以事不關己,把難甩給同修自己過的姿態,無關痛癢的再去責怪同修對常人不慈悲,不包容,應該多救人。卻沒有想到我們的同修也是修煉的人,在難中也需要同修拉一把的力量啊!

當我意識到這些問題時,我的眼淚流了下來,我深感內疚,對不起同修。這麼多年來,我都把自己視為局外人,眼看同修的難,過關,我仍然冷冰冰的旁觀,心里還在責怪同修沒修好自己,竊喜自己在這方面比同修修的好。我是多麼冷漠,狹隘,自私,對同修不慈悲,不善啊。

我反觀自己︰表面上也明白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的法理,看似每天都在學師父的講法,看似同修交流時也在談法上的認識,表面上也在做著講真相救人的事,可是面對難中過關的同修,我的慈悲在哪?我修的真、善、忍在哪?這是更微觀的不真,不善,沒有包容的心啊。

甲也向內找到自己隱藏的執著心,當她意識到自己向內找的同時,也在指責乙為什麼自己不向內找自己,成了有條件向內找。並且,把常人中為朋友兩肋插刀的情看的太重,用常人間的友情來衡量乙不是好同事好朋友,才導致這幾年來她一直對乙有抵觸心理,使同修之間產生隔閡。當找到這個根本的執著時,她感覺自己一下子輕松了,心里堵得一塊東西沒了,身體立刻有輕飄飄的感覺。

我們小組的隔閡清理掉了。

感謝師尊慈悲救度!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