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理喻的事都與自己的修煉有關

Print

【圓明網】我在技術學校上學的時候,有一個非常要好的同學,她人很實在。記得上學的第一天,我倆一見面就彼此感到很有緣份,後來還成了同桌。那時學校離我家較遠,而離她家較近,我經常去她家玩,有時還在她家住。我倆經常聊到半夜,困的不行了才睡覺。整整三年,我倆結下了很深的感情。
幾年後,我倆又在一個公司一個班組工作。從內心講,班組里幾十人,我總覺的還是和她最親近。又過了幾年,我從新走回大法中修煉(九九年春天我得法,邪黨發動迫害後,由于各種人心的執著,放棄修煉大法六、七年)。我給她和她丈夫都做了“三退”。

可漸漸的,我發現她對我越來越不客氣,以前我倆的那種默契和友好不見了。有時,她剛剛和別人有說有笑的,可回過頭來,對我說話的語氣就變了,很不耐煩的樣子,有時還生氣的數落我。

這麼多年,我了解她,她是一個不愛張揚的人,無論對誰都一直很謙卑,也很少說別人的壞話,也不和別人發生矛盾,在現在的社會里這樣的人是很難得的。

可她的表現實在讓我搞不明白,我一直對她都很好啊。可整個班組所有的人,她似乎就只是和我過不去,這讓我很苦惱。我想,我就對她更好一點吧,我小心翼翼的跟她說話,可是一點用也沒有,她越來越討厭我,見著我,她的臉就板起來。

很長很長一段時間以後,有一天,我才想起來從修煉的角度看這個問題。我問自己為什麼覺的和她最親近?因為我倆曾經是最要好的同學。我又回憶起自己的行為,午飯無論帶什麼好吃的,不給誰,我也要先給她一口嘗嘗。

我這不是太執著同學情了嗎?修煉人最終是要把人世中的一切東西都放下的。于是我決定放下這個同學情,那一刻,我的心變的好輕松。一連三天,我帶的午飯也沒給她吃。

幾天後,她突然象換了一個人似的,對我說話非常的尊敬,比上學的時候對我還好。雖然我感到有些吃驚,但心很快就平靜下來了,她對我怎麼樣,我已經不在意了,也帶動不了我的心了。我終于明白,她先前的表現確實是為了去我的同學情。

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所遇到的不可理喻的事,都與自己的修煉有關。只有從修煉的角度想問題,向內找,去掉人心和執著,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個人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