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齊哈爾幾名法輪功學員遭受的殘酷迫害

Print

【圓明網】齊齊哈爾市法輪功學員田勇、李順江、高福平、張福海、趙義、張立群等人于二零一七年至二零二一年期間分別被非法關押于齊齊哈爾市雙合看守所、齊齊哈爾監獄(馮屯監獄)、泰來監獄,並遭受到野蠻灌食、噴辣椒水、強迫坐小板凳、撞牆,電擊等酷刑迫害中。其中,年僅五十歲的李順江不幸于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日含冤離世。

以下是這些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部份事實。

1、田勇遭受的慘無人道折磨

田勇,四十五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上午八點多,從家里剛下樓被就齊齊哈爾市鐵鋒區刑警隊五、六個警察綁架,把鑰匙搶下後,到他家打開房門,把其妻子王愛華又綁架了。帶頭是姓杜的隊長警察電話︰13803621000。他們把田勇夫妻倆綁架到鐵鋒區刑警隊。“辦案人”尹濤、張健,他們連續三天不讓田勇睡覺,在審訊室中對他吹冷空調,用不明的粉末對田勇的眼楮間斷的吹,致使他的眼楮視力下降,看不清東西。還把田勇弄到一個沒有監控的小屋,坐在鐵椅子上用濕毛巾悶住鼻子和嘴,往毛巾上澆涼水使他呼吸困難。惡警還把手銬上拽抻,致使田勇渾身抽搐,動手打臉,腳踢下陰部,使他下身腫大,便血數日。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晚八點多,田勇被非法關押到齊齊哈爾市雙合看守所,在這期間田勇一直在絕食抗議。三月二十五日早上,在看守所613房間上廁所時排尿便血,摔倒,渾身抽搐,看守所讓辦案人來把他送到齊齊哈爾市附屬二院檢查身體,其中一個警察伏在田勇耳邊說︰你有病,病的很重,我也得把你送進去,這是上邊要求,我沒有辦法!就這樣,田勇又被送回看守所。

三月二十六日,田勇和劉慧杰被看守所王所長和幾個警察一起送去齊齊哈爾市附屬二院灌食迫害,他倆一直在向他們講真相,劉慧杰被一名女警打了幾個耳光,臉被劃破。由于田勇的鼻孔腫大和拒絕灌食物,他們連續換了幾名護士都沒插管成功。後來來了一名男大夫,用鋼絲插到軟管里給下鼻管,他們幾名男警察壓住田勇身體,護士按住頭,男大夫不管他的劇痛用鋼絲給下管灌食。田勇在齊齊哈爾市附屬二院六樓被野蠻灌食,男醫生和護士都是那里的。就這樣回到了看守所,都是手腳被銬著,與鏈子穿在一起。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後來,田勇被轉到看守所512監室,管房警察叫韓志強。田勇也間斷的被拖出去灌食物多次,有時候是去附屬二院,有時候就在看守所的走廊,有一次灌食插管從鼻子進去從嘴里出來了,看守所有個叫沈隊的警察,他是負責二樓五監區的,他用手拉著從田勇的嘴里出來的鼻管和鼻子出來的管左右拽,一邊折磨一邊大笑,痛的田勇淚流不止!每次插管灌食都是齊齊哈爾市附屬二院的護士和大夫來用鋼絲插到軟管里給下鼻管!

在看守所,田勇的身體被折磨的非常虛弱,好幾次被送到附屬二院,但是做CT檢查從來不告訴結果! 這一年多,田勇一直在韓志強管的看守所病號監室遭非法羈押。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六名法輪功學員田勇、李順江、高福平、張福海、趙義、張立群被送到齊齊哈爾監獄(馮屯監獄)迫害。剛到集訓隊不久,由于田勇身體太虛弱出現渾身抽搐!被送到監獄醫院,監獄醫院犯人徐宏達用銀針扎田勇的指甲縫里!一邊扎一邊說︰別裝了,到這就得听話!由于田勇身體虛弱,進食困難,在馮屯監獄集訓隊,田勇走路都得扶牆走!另外五名法輪功學員都被碼坐小板凳。

中共體罰演示圖︰碼坐

田勇在集訓隊呆了五十天,于二零一九年二月初分到各個大隊,田勇被分到五監區,干的活是用小鑷子纏線盒(網絡機頂盒上用的)。到馮屯監獄五監區,田勇被罰站近二周,因拒絕勞動,拒絕背監規,監區想把田勇送小號迫害,小號拒收沒去成。後來家里人把他的病例送到五監區,監區也沒有再強迫他勞動。

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馮屯監獄所有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都被轉到泰來監獄!田勇被分到七監區(紡紗監區)二中隊。大隊長叫劉磊。劉磊讓田勇寫保證書,田勇拒絕,他們叫一個犯人看著他,一出工就叫田勇在七監區車間面壁罰站,一個犯人給田勇打飯,他只能在一個固定的區域活動!劉姓警察踢了田勇二腳,看著不許坐著。回到監室一切正常,他們對田勇在經濟上迫害,他在泰來監獄待了七個月就花了90元錢,不許購物,理由是不寫保證書。

2、高福平、張立群遭受的部份迫害

二零一九年三月份,高福平在馮屯監獄一監區二分區,干完活收工時,讓高福平下蹲報數,他拒絕。被噴辣椒水。小隊長推他頭撞牆,電棍電他。法輪功學員武雲龍說你咋打人呢,也被噴了辣椒水。最後高福平關小號一個月,武雲龍被關一個半月。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張立群在修煉大法前曾患乙型肝炎大三陽,煉功一個月後就好了。他被非法判刑十一年,出來後才幾年,二零一七年又被綁架,遭非法判刑三年。在馮屯監獄期間,被強迫坐小板凳五十多天,不讓動。上大便都上不出來,被迫害的肝部脹痛。轉回泰來監獄後,經常惡心難受,並摔倒兩次。第二次送到監獄醫院搶救。

在第一次十一年刑期時,四十多歲的他開始掉牙,上面的牙都掉沒了。吃飯都費盡。迫害初期因去北京上訪,被關押兩個月,後被綁架進洗腦班半年,判刑十一年,加上這次三年,近15年的光陰都在監獄中度過。正是人生的大好時光,一生能有多少個15年。相關文章《身陷囹圄十一載 堅修大法志愈堅》《齊齊哈爾市張立群遭十一年冤獄迫害》

3、王宇東遭受的部份迫害

王宇東被送到泰來監獄後,因為不出工,大隊長苗興宇找來兩個小警察拿電棍電他。不穿囚服被豐亮噴辣椒水,強行戴手銬腳鐐,28斤腳鐐,關在小號,鎖在地環上,躺著坐著都難受,吃喝拉撒都在一個空間里。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

王宇東轉到馮屯監獄後,不報數不站隊不走隊列,被中隊長電棍電。二零一九年十月三日晚上九點多,出去方便回來後就上不去床了。他是上鋪。覺的天旋地轉,被攙到別人鋪上,便什麼都不知道了。在監獄醫院住了一宿後,又被轉院到齊市附屬二院,三天後才清醒,後又被送到省監獄醫院。醫院說他的記憶細胞損失百分之七十多。

王宇東在病監呆四個月後,六月份回到五監區。監區副大隊長讓他干活,王宇東干不了,被叫到辦公室,被噴辣椒水十多罐,噴臉噴眼楮,整個面部火辣,眼楮睜不開,眼淚不止,什麼都看不清,非常痛苦。兩個小時後臉都曝皮了。三、四天內連續噴三次,每回都噴十來罐,都是副大隊指揮出頭迫害。至今臉上還有幾個坑,都是那次留下來的疤。

王宇東轉回泰來監獄前,泰來監獄培訓警察整人的手段。回去後讓法輪功學員都站著,腿都腫了。噴辣椒水,電棍電,用皮牛打人,一打一個凜子。

王宇東在泰來監獄絕食期間,被威脅要灌食。後來給王宇東弄到一個隱蔽的地方,弄來一坨糞便,說不吃飯就把它吃了。被逼無奈,王宇東停止了絕食。相關文章《王宇東被齊齊哈爾市監獄迫害致腦梗塞住院》。

4、張福海遭受的部份迫害

張福海在被投到馮屯監獄後,監獄讓他干活。他說干不了,在派出所時被打被抻,胳膊受傷,干不了活。當時集訓隊李延偉,副大隊侯彥彬,大隊長王力都在。王力過來打他一嘴巴,電棍電額頭,電胳膊;哪疼電哪;把張福海送到機台跟前,站了半小時,讓他想想能不能干,被拒絕後,又電了十多分鐘,往眼楮里噴辣椒水,致使張福海的眼楮疼的睜不開。

張福海被轉到泰來監獄後被分到四監區。大隊長尚大鵬,副大隊金龍。指導員傅立彬。他們逼迫張福海干活,張福海說干不了,在馮屯監獄就干不了,他們打張福海,張福海的父親一直在為此事到處給他維權。李金龍說你干不了活,就在這站著,畫了個圈,當時正下著雨,站了兩三個小時,雨大了才讓進屋站著。在車間食堂又強制站了四、五天,除吃飯時間,其余時間從早六點站到晚八點一直站著。有一天站累了,他蹲一會,尚大龍就哼他要求站好了。因為他不干活,有一天被兩個刑事犯摁倒。他說︰乍得,你們還要動武力要打我呀。最終沒敢打。下午找腳鐐給張福海扣上,拉到沒監控的車間,用手鏈掛橫梁三個小時。吃飯後,用車送到單獨一個宿舍,讓人看著,不許睡覺,閉上眼楮就扒拉醒,致使張福海一夜沒睡。

第二天,惡徒又拉張福海去掛,掛到中午。張福海被迫拖著受傷的身體干活,從早八點干到晚六點。過幾天教導員又找到他,逼其轉化。他說,我寫不了。我沒錯,我做好人不偷不搶,往哪轉化。大隊長,指導員,副大隊合謀,給他戴上手銬,拷到鋼絲網上曝曬。當時正值8月份,曝曬三、四個小時。他們三人在樹底下乘涼。還讓刑事犯去勸他,一直銬到下班點。第二天用鏈子掛到車間,兩胳膊伸直,掛了兩天,使本來就有傷的胳膊更是雪上加霜。胳膊一直疼。相關文章《齊齊哈爾馮屯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張福海在齊齊哈爾監獄遭迫害 境況堪憂》

5、李順江遭受的迫害

李順江在馮屯監獄和泰來監獄里被迫害致胸積水、肺積水,出獄之後一直沒有好轉,喘氣都困難,加之派出所不斷的騷擾,最終于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日含冤離世,才50歲出頭,留下也是被中共迫害出精神疾病的妻子,和癱瘓在床的岳母。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