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陷冤獄八年 寧夏高兵再遭誣判入獄

Print

【圓明網】寧夏鹽池縣法輪功學員高兵曾遭牢獄迫害八年,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又遭鹽池縣花馬池警察綁架,下落不明。近日獲悉,高兵已遭非法判刑,被關押在寧夏石嘴山監獄。

此次高兵被非法判刑的時間及刑期、關押到監獄的時間等情況均不詳。

高兵,男,今年四十一歲,少年時期因家庭的不幸受到打擊,經常夢魘,打不起精神、抑郁、虛弱,到醫院也看不好,感覺人生沒有意義。假期參加過武術班,接觸過其它氣功,也沒有用,甚至更糟。一九九六年,他看過《法輪功》一書後欣喜萬分,又郵購了《轉法輪》、《法輪大法義解》、《轉法輪(卷二)》等書籍,閱讀後如獲新生。從此他走上了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

修煉法輪大法不久,高兵身體的不適癥狀都沒有了,身心愉悅,學習成績一路提升,且善良孝順,是親戚朋友、老師都贊賞的好孩子、好學生。後來,高兵考上了陝西機械學院,學習成績依然很好。上大學期間,高兵經常到附近的紫薇公園參加集體煉功,那是他人生中最快樂的一段時光。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時,他是一名高校學生,因不放棄信仰,被學校以“休學”形式開除。因不放棄修煉,此前他曾被非法判刑兩次均為三年,非法勞教一次兩年,並被非法拘禁在洗腦班近四個月。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一伙瘋狂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後,高兵所在的學校也追隨邪黨媒體歪曲誹謗法輪功。高兵告訴同學,法輪大法是好的,念《轉法輪》給同學听,並在校園里公開煉功。

學校領導知道後,找高兵施壓,逼迫他放棄修煉,高兵不為所動。學校領導又將高兵的父親叫到學校,勸說、打罵高兵,高兵還是不放棄信仰。他父親氣得要和高兵斷絕父子關系,善良孝順的高兵對父親說︰“你養我這麼大,我還沒有報答你呢,等我還了你再說。”勸說無果,他父親無奈回家了。

高兵在大學學習成績優秀,且與人為善,學校本來要開除他,經同學求情,校方做出了讓他“休學”的決定,那也是高兵最後的一段校園生活。此後他回到了家鄉鹽池縣。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五日,高兵在鹽池縣黨校門口貼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被非法判刑三年,關押在寧夏吳忠市關馬湖監獄,期間遭受過獄警及獄警指使的犯人的打罵、酷刑折磨。

二零零八年四月下旬,高兵坐冤獄期滿回家時,寧夏610惡徒直接將他劫持到寧夏銀川市洗腦班,拘禁到八月中旬才放人。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四日,高兵在北京打工期間,被大興警察綁架,後被非法勞教兩年,先後被關押在北京新安勞教所、內蒙古未成年人勞教所。

在內蒙古未成年人勞動教養管理所,高兵因不放棄信仰,遭獄警電棍電、拳腳相加毒打,並被迫干奴工切割衛生紙。二零一三年六月,加工車間發生事故,高兵的左手中指連同筋脈被裁紙刀一起割斷,縫了三十八針,穿了鋼針。他持續煉功,不到半個月傷口就好了,一個月後基本看不出傷疤。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邪惡的勞教制度解體。十一月十二日,高兵被釋放回到家中。

大約在二零一五年下半年,再沒有高兵的任何消息。後來有知情人曝光,高兵已被非法判刑三年,先關押在銀川監獄,二零一七年五月三日轉至石嘴山監獄,並遭受了關禁閉、穿“約束衣”迫害。二零一八年六月前後高兵從石嘴山監獄回到家中。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