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看不上別人的心”

Print

【圓明網】我們在修煉中會遇到一些事情,表面上看,這件事情有誰對誰錯,但真正實修的人會發現,其實這件事情的對錯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從中發現執著心,並不斷的在法中實修,去掉它。這可能是這件事情發生的真正原因吧。
我和A同修之間過去有過一些來往,曾經一起打過真相電話,一起在學法小組學過法,但很少在一起交流。後來,我去她家,發現她很精,修煉狀態很好,我想去她家和她一起學法,她當時答應了,後來又找理由拒絕了。自此,我們好幾年沒怎麼來往,但不是因為這件事情而不來往。

今年因為一些事情,我帶著B同修去A同修家,找她幫忙,我們一起在法上交流的很好。A同修覺的B同修的修煉狀態很好,可能就象我當年覺的A同修的修煉狀態很好一樣,A同修就邀請B同修經常去她家學法交流,說她在法上提高的非常快。

我听了後,心里就有點不舒服,當年的情景就返出來了,心想︰“當年我想和你一起學法,帶一下我這個新學員,你不肯;今天我介紹的精同修,你卻粘著她不放。”我的心里開始那個不平衡啊,難受啊!

因為是修煉人嘛,我知道這個狀態不對,我就想這就是妒嫉心出來了吧。我就發正念去這個妒嫉心,感覺是好一點。

但後來看見她,還是有點煩她,甚至想躲開她,不想見到她。而這期間,B同修卻經常在我面前說起她怎麼怎麼提高了的話。我心里有著說不出的苦。該怎麼辦呢?

一次,我們幾個同修在一起交流,她們說到當負責人的事,大家想到師父講的︰“每個人都是負責人,每個人都是大法的一個粒子,每個人都在法中熔煉著,每個人都知道怎麼做。”[1]我就想,那我也是負責人,如果站在負責人的角度上來看A同修的話,我應該為她負責,她的提高,我應該高興啊。這樣一想,心里馬上就敞亮了,輕松了,沒有那個難受的東西了。

可是過了幾天,B同修說A又提高了,我听後,心里又開始難受了。這時,我就抓住它,不承認它,但是怎麼去掉它呢?我突然想到,如果是師父听到哪個弟子提高了,師父肯定會高興的啊!師父高興的事,我為啥難受呢?也得高興啊,站在師父的角度去想心里就不難受了。

幾天後,我听到A同修在電話里與B同修說話,她的那個說話的語氣,我就不喜歡,不對勁。我跟B同修說了自己的感受,B跟我說,A同修也看我不順眼,並且,B跟我說了師父講過的“道家歷來把人體視為一個小宇宙,他認為宇宙外面有多大,里面有多大,外面是什麼樣,里面是什麼樣。”[2]听她這樣一說,我心里一驚,我得趕緊在法中歸正自己,不能再看不上A同修了,強烈的排斥那個不好的東西。

又過了幾天,B同修又說A同修怎麼提高了,師父怎麼給她淨化身體,我表面上沒說什麼,心里還在難受,我又站在師父的角度去想,可是還是有點難受,不太管用了。

後來,我又想起師父講的︰“你的心性修上來了,比如說在常人之中,別人罵你一句,你沒吱聲,你心里很坦然;打你一拳,你也不吱聲,一笑了之,過去了,這人心性就已經很高了。”[2]

對呀,“一笑了之”[2],這有什麼呢?我心里不停的念著“一笑了之” [2],念著念著,我真的開心的在笑啊,太開心了,“一笑了之”,哪還有什麼難受啊!

我以為那個不好的東西去掉了,可是幾天後,我再看到A同修,還是看她不順眼,不喜歡她。我出去送東西的路上就在想,這是怎麼回事?怎麼還看不上她呢?我突然想到是不是我們之間有間隔啊?想到這兒,我就趕緊正念清除它。

回來後,我再看A同修,這次可是不一樣的感覺了,覺的她那麼的可愛啊!哦,我悟到,我們在個人修煉的同時還要在正法中修煉。

現在我回過頭來想想這段修煉過程,自己在法上的一點點提高,對照著法不斷的去執著心,同時不忘助師正法的使命,體悟著真修人的快樂與美妙!

以上是個人修煉上的認識,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