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真的很幸運

Print

【圓明網】作為一個早期得法的大法弟子,二十多年來在法輪大法修煉大道上一路走來,雖然魔難重重、磕磕踫踫,汗水伴著淚水,但喜悅勝過悲傷。今生能得到大法是我的幸運。雖被邪黨迫害歷經許多苦難,但我仍心懷感恩、堅修大法,是因有李洪志師父的慈悲保護和無量加持。現將親身經歷的幾則修煉故事和一點感悟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一、師父保護 正念闖過病業關

我是一九九七年下半年,在全國一片氣功熱中選擇了修煉法輪功。修煉不到半個月,尾椎炎就好了,而之前煉過其它氣功毫無成效。大法的顯著功效讓我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而欣喜萬分。

師父在《轉法輪》里深入淺出的闡述了修煉、宇宙、人生的許多道理,讓我明白了人生真諦、不再迷惑,讓我懂得了做一個好人的意義。

在江氏流氓集團的操控下,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在全國掀起了對法輪功的一片揭批浪潮。在工作單位的層層壓力下,我就上交了煉功服,將大法的書籍都悄悄保存起來,身邊只留下一本小本的《轉法輪》。在家我仍堅持煉功、學法。

二零零一年過年前,我突然患了民間說的“蛇盤瘡”。後背有一些紅疙瘩奇癢無比,半邊身子疼痛厲害,連舉筷子吃飯都吃力。人們都說,“蛇盤瘡”要不及時治療止住,當紅疙瘩在身體上連成一圈時就有生命危險。

是把自己當作大法弟子,堅持學法煉功消業,還是上醫院治病涂藥?心里有了矛盾。但又想︰人活著總有一死,既然自己選擇了修煉法輪功,從師父講的法理中也明白煉功人身上有業要消的道理,那就把自己交給師父,堅持煉功,在生死關頭親身體驗一下大法的功效吧。為避免家人擔心或誤解有病不上醫院,我沒有將身體上出現的問題告訴家人,忍痛維持正常生活和上班。

晚上忙完家務,我忍著劇痛坐下來煉第五套靜功。靜坐中,我明顯感覺到身上的疼痛在減輕,一個小時過後,我高興的站了起來,雖然半邊身子又開始痛,但我心里已完全沒有顧慮了,一煉功就不痛,說明煉功能消業。

那時學法不是太專心,出現問題還不會向內找。就是相信大法好,把自己交給師父管,天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決不用其它醫療方法。在飲食上,也沒有故意忌口,只是不吃油膩食品,沒洗澡(這種瘡忌油忌水)。一個星期過去,各種癥狀都有減輕,後背的疙瘩既不癢了也沒有擴散。兩個星期後,半邊身子完全不痛了,徹底好了。

而幾乎與我同時患“蛇盤瘡”的一位女同事,她天天涂中藥又忌油忌水,近一個月才好的。當時全國所有媒體一片聲的誣蔑揭批法輪功,紅色恐怖籠罩中華大地,這些根本動搖不了我,相反,通過親身體驗,證實法輪大法是正法大道,法輪大法好,大法在我心里扎下了根。

二零一六年初春,姐姐帶著她的小孫子來我家小住。小孫子患了流感,發高燒,到醫院輸液三天後體溫才恢復正常。隨後姐姐被感染也開始發燒。吃藥沒用,也去醫院打了三天吊針才降溫。緊接著,我在下半夜也開始發燒,第二天早晨體溫升至39°C。很明顯像是感染了流感。家人勸我也去醫院輸液。為了不讓家人擔心,我告訴家人︰給我半天時間自己調整,如下午還發燒就去醫院。

修大法這麼多年了,我已明白修煉人身體出了問題一定與自己有關。躺在床上我向內找自己哪里做得不好。找到︰因家中有客人,近一段時間煉功與學法不多,也沒有按時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修煉人一旦懈怠,另外空間的不好因素就會鑽空子。這種病業癥狀出現了怎麼辦?這時想起師父在國外法會上解答弟子有關病業問題的一句法︰“發正念是非常管用的!”[1]我喝了杯開水,告訴姐姐不要管我,我要靜坐一會兒。然後在床上撐著坐起來發正念,從里到外清理邪惡因素對我身體的傷害。

發一會兒正念,累了就躺下休息一會,但心里仍在一遍一遍地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身體上的每個細胞都和我一起念誦“法輪大法好”,讓正的能量充滿身體的每一個細胞。整個上午渾身熱烘烘的,我不停坐起來發正念,念九字真言,不讓自己昏睡,除了喝些開水,就只做這兩件事。

到了中午,我想吃飯了,就去吃了些飯。接著出了一身汗,體溫退下去了。當家人問我去不去醫院時,我說不用去了,我好了,不發燒了。家人說要繼續觀察到下午。

我知道是真的好了,師父的一句法理加持了我!下午我能起床活動了,還能做點家務。目睹我神奇退熱過程的姐姐當時就感嘆的說︰“這個功真的是好!”後來,丈夫也感染上了流感,連續三天陪他去醫院輸液後才退燒,好幾天渾身無力。

二零一七年盛夏,在講真相救人中被人舉報。本地公安人員和派出所警察蓄意對我行構陷,我被非法關中共某女子監獄。當時,因節育環下移而監獄不給取環導致感染,小腹脹痛難受,下身還不時的流膿水。因獄方不給治療,小腹脹痛持續了兩個多月。在那個不能正常休息還被強制勞動和所謂“學習”的嚴管環境下,難以專心發正念。一天晚上,我被逼坐在小板凳上“學習”,下腹脹痛難以忍受,感到自己要虛脫倒下去了。

這時我發自內心向師父求救︰“師父救救弟子,大法弟子要證實法,我不能倒在這里,我要堂堂正正的走出這個黑牢!”這一念發出後不長時間,就感到一股熱氣在小腹部位旋轉流動!第二天感到小腹部位的脹痛在漸漸減輕。又過了兩天,折磨我兩個多月的隱痛終于不治而消失了!

緊接著,在睡夢中我看到自己穿著美麗的新連衣裙走出了監獄大門。這分明是慈悲的師父用夢境鼓勵弟子︰堅定信念,一切都是好的!後來,果真坦然走出了牢門。

二、向內找 魔難化解了

大法對修煉人的要求是︰遇到問題、遇到矛盾要向內找。這是師父給予弟子的一個修煉法寶。只有做到向內找,才能不斷提升思想境界,才能提高心性以至長功;只有做到向內找,才能在突如其來的魔難中走出去,達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師父說︰“這不象我們常人中的什麼技能,你花點錢,學點技術,就學到手的。這可不是這麼回事,它是超出常人這個層次的東西,所以對你要用超常的理去要求。怎麼要求呢?你就得向內去修,不能向外去找。”[2]

學法得法,學會向內找,我是經過了一個較長的實修過程甚至吃了很多苦才做到的。近兩年,因注意事事向內找,有太多的收獲。在這里僅舉兩例︰

一天晚上,我準備第二天早上去找同修甲商量如何通過乙同修的家人做些營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乙同修的事。第二天早上,煉完五套功法,早飯後我就關好家門要下樓。突然右腿一陣劇痛,怎麼也邁不出步了,一點也挪不動了!這時我一只手里還拿著要帶到樓下的垃圾袋。恰巧鄰居家的一個小女孩也要下樓,我就請她幫我把垃圾袋帶下去,騰出一只手扶著樓梯欄桿,一只手拖著右腿往下挪步。

這突發的情況是警告我應該是自己有什麼問題了,才被不好的因素阻擋我做正事。

趕忙向內找,回憶起昨天晚上因家人兩句指責,我就動氣了,用激烈的口氣與他爭辯,還重重的數落他。當時心想︰我每天辛辛苦苦忙家務,你什麼也不做還指責我。而長期以來在家里,只要我認為自己沒錯,爭執後從來不向對方道歉的。有時也明白作為修煉人與家人發生矛盾,自己有錯沒錯,對是自己的錯,沒做到“忍”嘛!但礙于面子,從不願做實質的道歉。現在遇到這麼大的干擾,我一點不能走動了,我知道昨晚與家人的爭執完全是我錯了,我要向家人道歉!心里發出一念︰“師父,我錯了,是我不對,我要向他道歉!請師父加持我,弟子今天無論如何要走到同修家。”同時,發正念排除另外空間邪惡因素的干擾。

我倚在樓梯邊發了一會兒正念,很快腿能一步一步的往下挪了。挪到電動車邊,又抬不起右腿,心里請求師父加持給弟子力量讓我把右腿放到踏板上,此念一出,腿搬上來了。

到了甲同修的家門前,腿還是很痛,我又在心里請師父加持弟子,不要讓常人對大法有負面看法。然後努力繼續向前走,三步、四步後劇痛消失了。見到了同修甲。在同修甲的幫助下,找到了乙同修家人的住址。

聯系上了乙的家人,做了很好的溝通。乙的家人表示願意與實施迫害的部門聯系,看看怎樣減少對乙的迫害,讓乙能早點回家。

回到家時已近黃昏,我剛要開門,家人也下班回來了正站在我身後。我忙回頭對他用真誠的口氣說道︰“昨晚與你爭吵,今天腿痛得差點下不了樓。我不像個修煉人,對不起,是我錯了!”家人什麼也沒說,但開心的笑了。

有天早上我盤腿打坐煉靜功時,擱在右腿上的左腿中途突然自動滑下來了,不得不中止煉功。這種情況二十多年來我第一次遇到!不能雙盤煉靜功,這對一個修煉人來講意味著什麼?我心里很難過。勉強煉完四套動功。白天又試著雙盤打坐,還是不行,腿不自覺的往下滑!我心里沉沉的。第二天早上打坐,還是中途滑腿。必須認真找自己的原因了。

我找自己︰不讓我盤腿,是不是自己哪里表現的不像修煉人、不配煉這個高德大法了?找來找去,找到不少,最突出的是自己近一個月以來太講究舒適了,有點累就往床上一躺,休息一會兒;早上不按時早起參加全國統一時間煉功,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並接著發在六點參加全球發正念,總是像平常人一樣睡到自然醒再起來煉功。常常是五套功法分早、晚兩次完成,擠佔了應該學法的時間,不知不覺中將自己混同于一個普通人,把煉功作為祛病健身的方法!

找到自己的不足,立即在心里向師父認錯︰要改掉怕累、怕苦的惡習!能修煉大法是非常難得的機緣,佛法修煉也是極其嚴肅的啊,來不得半點松懈。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就決心改正。將手機鬧鐘調到早上三點十分。第二天早上煉第五套功法時,很快就靜了下來,感受到一股強大的能量將我身體罩住,安詳寧靜。

我深深體會到︰只要弟子心性提高上來,師父就讓弟子感受到修煉的美妙!

三、實修自己 快樂前行

近兩年,我在去除邪黨文化的狂妄意識和爭斗習氣方面多下功夫。我發現不修煉的家人常用反詰句對我說話,孩子也不願意听我多講話。反復看了《解體黨文化》以及《魔鬼在統治我們的世界》這兩本書後,才認識到自己的一言一行中都反映出邪黨文化的那種沒理爭三分的強勢、自以為是看不起他人的驕傲、以及一心想左右他人的那種專制意識與行為,以及與他人相處喜歡發表高見等等惡習,這些都阻擋著我同化大法,更談不上讓身邊人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我從新審視自己的“修口”和做人方面的修為,認識到我沒有實修自己。通過認真學法和發正念,我決定要嚴格用“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把自己往低處放,多為別人著想,用心從做個好人做起︰與他人交談時要耐心傾听;與親戚接觸時不參與議論是非長短;當家人指使干這干那時不反駁,就是認真去做;生活中遇到不懂不會做的事時,要虛心向他人請教,不要再不懂裝懂;在三餐飲食方面盡力照顧好家人;得到親戚的給予不當作小事,要記在心上,想方設法給予回報以示感謝;對年事已高的公婆要常去看望,出錢出力侍奉老人沒二話。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當我遭受中共迫害離開家時,所有親人對大法都有些負面看法,而當看到我堅修大法變的越來越溫柔和善解人意,身體健康氣色好,他們就對我說︰“這個功是好!”有親友說,如果不是邪黨迫害法輪功,也想學煉法輪功。

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師父告訴弟子︰“佛家講度己度人,普度眾生,不但要修己,還要普度眾生,別人會跟著受益,能給別人無意中調整身體、治病等等。”[2]向世人講清大法好,揭露中共誣陷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真相,讓善良人明真相、做三退從而得到大法的救度,是大法弟子的義務和責任。

我也親眼看到了許多善良的世人在國內國外大法弟子不懈努力下漸漸甦醒。

2009年春天的一天上午,我站在公交候車亭邊,給三位也在候車的大姐講述法輪大法好及被迫害的真相,她們听了沒說什麼,只是微笑,然後就上車。我站在原地目送她們上車。這時,她們中最後一個跨上車門的大姐突然掉過頭凝視著我問道︰“法輪大法真好嗎?”我激動的告訴她︰“是的,真好!不要錯過啊!”大姐也向我深深的點頭認可。

一位從中共司法局退休的親戚,多年前在一次親友聚餐後,我向他揭露大法遭邪黨媒體誣蔑的事實,並讓他從心里退出邪黨組織時他當時同意了,但過後打電話給我家人讓家人阻止我講真相。為此,家人對我大吵大嚷。對這位親戚我沒有怨恨,還請國外同修給他打電話講真相。前年過年又遇到這位親戚夫妻倆,我恭敬問候他們,他們對我笑臉相迎,臨別時,給了他妻子一張護身符,她慎重接受了,我一再叮囑在躲避瘟疫的危難中記住誠念“法輪大法好”,他們高興地點頭並表示感謝。

我認識的一位社區綜合治理部門(是社區直接參與干擾與迫害大法弟子的單位)的領導,多年前我就詳細給她講清了大法被冤枉的真相,並幫她用化名退出惡黨組織。當我讓她看了《江澤民其人》及《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兩本書後,她發自內心表示不參與任何干擾大法弟子的事,並叮囑我注意安全。

我曾匿名給一位在政府機關任職的領導干部寄了一封真相信。他看後可能出于顧慮不敢把信放在家里,卻也不想隨便丟棄。當他得知和他一起晨練的一位老人的親家母修煉法輪功時,第二天早上他就將這封真相信給了這位老人,請他轉交給他的煉法輪功的親家母。一天我偶然路遇這位領導,我建議他退黨,他沒多問就讓我用化名幫他退出惡黨。

有天在小區門外,我看到一位老者要過馬路,順手挽扶他通過車輛川流的馬路。當得知他是位退休高干時,我告訴他“三退”保平安的必要,他中肯的同意退黨,還對我說︰“他們欠下的血債是一定要還的啊!”望著覺醒的老人,我眼中含著淚祝福他健康平安!

在末法末世多災多難的當下,慈悲偉大的師父珍惜所有的生命,一再告誡弟子要修好自己多救人,不負大法弟子的使命。我一定尊師命努力前行,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不負師恩,不負眾望!

叩謝師恩!

注︰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