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毛坤同修

Print

【圓明網】成都市毛坤女士因修煉法輪大法屢遭中共迫害,二零二零年十二月被枉判十一年半,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一日被成都市政法委、610、國保、成都市看守所、成都市金牛分局國保警察、茶店子派出所迫害致死。

毛坤女士

以前多次听說過毛坤同修反迫害中的正念正行,也在一個特殊的環境中見過她。一次機會,我和她相約見面了。于是有了後來的一些接觸和進一步的了解。

她是一個開朗和外向的同修,身高在成都算偏矮一點兒了,但是人很善良,是個單親母親,有一個孩子今年應該有35歲了,還沒結婚。毛坤的父母尚健在,好像听她說有一個弟弟在公安系統工作,因為受她的影響被株連,本應該上位分局長的職位,結果因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而終結。還有一個妹妹及妹夫,也曾因為受株連而被判刑三年,妹妹在四川省簡陽女子監獄服刑,妹夫在哪里服刑不詳。

家里父慈子孝,幾姊妹都很孝順父母,尤其這個女兒毛坤,因為父母在她家和她一起住過一段時間,在那段時間里,她一直把父母照顧得好好的,特別是她的老父親,因為身體不好,每年冬天都要住院,這些大事小情都是她親歷親為,父母也很喜歡她。

在和她相見後,知道她在一家公司做會計和出納,這家公司是她在二零零七年被投入五年冤獄之前上班的一家私企,二零零七年被迫害時,她是在這家公司被警察綁架的,五年後她出來的第二天,老板就讓她繼續去接手會計和出納一職,在一再無法推脫的情況下,她上班去了。那家老板很認可毛坤,也明白法輪功的真相。據毛坤說,每年老板給她的獎金是最多的,在她生日的時候還要給她一個紅包。老板說他們放心她的工作,無論多大的資金讓她管理都放心,足見毛坤在公司的工作和人品,也可見一個法輪大法的真修者在用生命的本質證實著大法的偉大和李洪志師父的威德!這個工作她又做了幾年,那時候,每年她可能有近十萬的收入,做了很多事情,也幫助了很多人。除了繁忙的工作,她還在利用著每天上班的時間做著講真相的項目,每天來去近三個小時的公交車趕車時間,她用靈動的手指在手機的鍵上不停的跳動發送真相信息,救度眾生,這樣的日子,過了幾年。

她人心靈手巧,飯菜做的特別好吃,當她抬頭看著同修的時候,滿臉的笑容,如同她在明慧上的照片一樣,溫柔的時候輕言細語,帶著半分女兒氣,漫語中顯著年輕,突顯出修煉大法後的純真和輕松,那時很難看出她是一位有著30歲兒子的母親。她的孩子也很優秀,在這個五顏六色的大染缸中潔身自好,沒有不良嗜好,理解他的母親,也很體貼,因為工作原因而一直沒在家住。

後來由于要做真相項目,她辭去了工作,老板雖然依依不舍但是也沒法。我去過她家,看見她把她在緊鄰成都市二環路的三室一廳的房屋收拾的井井有條,在客廳中掛著一幅長條形的法輪常轉的圖片,那是她自己描繪出來的法輪圖形和“法輪常轉”四個字,我們都以為是她買的,她說是自己畫的。她還做了一間非常莊嚴的佛堂,佛堂中掛著一幅師父的大法像;一幅法輪常轉;一幅真善忍的圖片,還有一幅新的《論語》,都是裱糊好了的,佛堂的天花板全部是佛家的黃色裱糊出來的,還買了一個香木的五開門的大立櫃專門放大法書籍和物品,佛堂莊嚴生輝,非常柔和,有專門買來的蓮花和蓮花燈裝飾佛堂的,窗簾是鵝黃色的,和佛堂交相輝映,在一張大大的供桌上,敬放著各種水果,也有巧手的同修送來的蓮花燈,在師父的法像下面還有各種大法真相掛件。不過,這一切都被邪黨的公安給破壞了。

二零一二年,毛坤被迫害五年回來後,就一直住在客廳,三室一廳的房子,一間給父母住,一間給兒子住,一間做了佛堂。

听她說,她曾經兩次被勞教迫害,在四川女子勞教所(也叫資中女子勞教所,也叫楠木寺女子勞教所),因為不配合邪惡,堅決不轉化,而被惡人把她的母親脅迫到勞教所給她下跪,她說她當時就流淚了,她說她要不修出來都對不起眾生,她也下了跪,但是她說她是給師父下跪,發誓一定要修出來,才能不辜負眾生。惡人看見她流淚了,就說好了,這下毛坤動情了,要轉化了,結果等她母親一回去,她又成了更加堅定的修煉人!拿她沒法,惡人只好放棄了。回來後她就給她的家人們講真相,使家人們都理解了她的堅持,也明白了邪惡的邪!

二零零七年九月,成都市綁架了一批大法修煉者,毛坤也在其中,那時她的父母住在她家,惡人在她家沒搜到東西,還不甘心,給她母親施加了極大的壓力,曾經讓這位年近八十歲的老母親與幾十個警察僵持一天,結果邪惡一無所得。後來毛坤被判冤刑五年,在四川省女子監獄服冤刑。

毛坤說在監獄中,她為證實大法而在幾百人的污蔑大法的會上站起來證實大法,她也因此被銬在牆上幾小時,後來又在生產工作車間外站了幾天,惡人不敢動她,又不甘心,就想通過她的包組警察去轉化她,她的包組警察說︰誰轉化了,我們坤兒(毛坤)也不會轉化的。後來邪惡只好放棄了。

修煉,她說這個是很嚴肅的事情,不能松懈,所以對自己的要求很高,再後來,吃飯就是填飽肚子就行了,休息每天也就是三個多小時,每天三點二十準時起床煉兩個半小時的功,早上學三講《轉法輪》,吃完中午飯就開始做真相直到晚上發完正念,做了很多很多證實大法的事,這是一般修煉人無法想象的,直到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被綁架,在明慧的報道中說︰“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九點半,成都市金牛區法院對毛坤等四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毛坤在法庭上陳述了自己被綁架的過程︰一群警察瘋狂的敲門,她還來不及開門,就被警察強行撬門進屋。警察暴力破門闖入後,她被茶店子派出所警察一拳打在眼楮上,當場她就被打翻在地,警察把她按在地上雙手反銬,使勁的擰她的胳膊,導致她的手臂當場骨折。

律師問毛坤︰你還記得打你的人的模樣嗎?毛坤回答︰記得。公訴人打斷毛坤的陳述,並且否認警察暴力執法,說是門倒下把她砸傷的。40多個警察從當天下午四點到晚上十一點,在毛坤家非法抄家,搶奪了大量財物,直到凌晨四點,將家里洗劫一空!後她被判十一年冤刑和勒索兩萬元罰款。于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一日被成都市610、政法委、成都市看守所、成都市第三人民醫院共同迫害致死。”

知悉毛坤同修被害的消息很吃驚,因為以她樂觀和開朗的性格不可能做不符合大法的事,邪惡說她患肝病,僅僅幾天就沒了,很令人震驚!我也為失去這樣一位為救度眾生而能放下一切的同修而哀痛,也同時為眾生失去救度而難過!也為曾經有毛坤這樣的好同修而欣慰;也為師父有這樣一位好弟子而自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