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看淡、看輕”

Print

【圓明網】慈悲的創世主造就了宇宙,同時也造就了宇宙中的萬事萬物,對于宇宙中的一個小小的生命來說,能在人世間聞听到宇宙大法,那麼這個生命是何等的幸運,包括這個生命背後承載的芸芸眾生也是何等的幸運。
一個人的心是這個人整體狀況的展現平台,一個修煉人的心是檢驗修煉人修煉狀態的試金石,對于心這個話題,我談一談近期的感悟。

一個物件放在一個地方久了,這個物件也許會隨著時間的延續,成為人回憶往事的題材,或成為古董。

一個東西放久了,這個東西會慢慢的腐爛,我們的心就把它比作一個承載物件的地方,修煉人是不斷的拋棄執著,舍棄自己放不下的東西,可是修煉是“不則退”。心這有什麼東西放不下的時候,時間久了這個東西就會污染你的空間,體現在修煉上就是你的周圍不清淨,什麼矛盾、麻煩、如影隨形的粘著你,這時的你會感覺很煩心,很累,由于沒有發現是心這的東西變異了造成的,而是不斷的打掃身體周圍的塵土,看似好像我們也在修,也在清理不好的物質,可是我們恰恰忽略了師父講的“修內而安外”[1]的法,也忘記了師父告誡弟子“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2]的話了。

我的感悟是,修煉人把人間的物質看的太重的時候,就是在你心的這桿秤上加砝碼,修煉人的心性直接決定這個人的層次,修煉提高的標準是心放下的越多越好,對事物看的越淡越好,這樣看來我們把物質利益看的太重的時候,就是心這桿秤的砝碼越來越大,那麼相對來說負重也就越來越大,這時對于修煉人來說就是功力受阻,看不到提高,只能下滑。

前幾日,我就經歷了“心”的選擇,在看似解不開的矛盾面前,我是一頭的霧水,眼前沒有任何能解開的方法,只能無能為力的消極承受,可是修煉人和世間的常人是不一樣的,這時我想到了師父,想起了法。我就把握自己的心,把眼前發生的事盡自己的所能把它看淡看輕,不讓自己的心加上負重的砝碼。我不斷的背師父的法,不斷的告誡自己,心里不存放這些雜物,不讓它污染自身的空間場。那時的我是很難受的,在迷中的我有些拙鈍,有時感覺好像眼前看不到希望了,感覺自己有些無助了。

一天早上孩子告訴我,說昨天夢見師父了,慈悲的師父領著孩子往前走,師父手牽著孩子的手,後面還有很多人跟著師父往前走,孩子幸福滿滿的和我說著,我听了當時就哭了,孩子問為什麼哭?我說︰師父看我們太難過去這一關了,師父鼓勵我們“有師在別怕”。孩子說︰是啊,昨天晚上我的心情是最難受的,思想中胡思亂想的,今天就好多了。我和孩子說師父就在我們身邊,我們此時的心情師父都知道,師父慈悲,我們的內心充滿了對師父的感激,謝謝師父!弟子又讓師父操心了!

我仿佛看到了前方的光亮,我對師父講的法又有了更深的領悟,我知道師父的法就是我們修煉的航標,此時我們遇到的所謂矛盾,其實就是考驗對法的堅信成度,因為大法弟子是要成就我們的世界,這個世界的一切眾生,都是要同化師父傳的這部宇宙大法,我們大法弟子是那些天體世界的代表,我們的修煉狀態,決定著那些天體世界眾生的存留。

就這樣師父的法在不斷的成就著我們,漸漸的感覺心沒有那麼難受了,也不感覺那麼累了,對眼前看似難以解決的矛盾,看的也不太重了,此時感覺自己在人中的念頭,是那麼的飄渺、無根,好像那些從思想中發出的物質很低能,又很多余,覺的這些念頭與師父講的“過去宗教修煉,佛家講空,什麼也不想,入空門”[3]是相抵觸的,無形中這些低能的念頭對同化法,還起了干擾的作用。

當思想達到法的標準的時候,宇宙的運轉機制就顯出神跡,因為這神跡是法的體現,是不同層次法的不同展現,寫到這我發自內心的想說︰“有師父真好”!能得法真幸運!

通過這次修煉的感悟,讓我對生命的升華有了更深的理解,對師父的慈悲救度充滿了感恩!謝謝師父!

一點淺顯的體會,有不當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要旨》〈修內而安外〉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