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監獄對七旬法輪功學員馬和的殘酷迫害

Print

【圓明網】甘肅省白銀市景泰縣法輪功學員馬和,今年71歲,二零一七年七月被綁架構陷,非法判刑四年,在蘭州監獄遭受慘無人道的迫害,每天不是遭打就是挨罵,二零二一年三月三十日出獄回家。

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七年七月,馬和給中川鎮住的出租屋的房東講了大法真相,結果被房東誣告。七月二十二日,馬和被中川鎮派出所十幾個警察綁架,銬在派出所的老虎凳上三十個小時。他們從馬和的公交卡上找到了馬和的地址,就給景泰縣公安局打電話,景泰縣國保大隊長王存帶著一男一女兩個警察,把馬和拉到景泰縣看守所。看守所醫生量馬和的血壓,高壓190 mmHg,值班警察不收馬和。王存說,先關一兩天吧。

兩個月後,景泰縣法院開庭,也不通知馬和的家人來。到了法院,馬和問主審法官朱生凱為什麼不告訴家人,朱生凱說,前天就給你女兒說了。法院給馬和派了個律師,馬和問律師,你能為我做無罪辯護嗎?律師說不能。馬和說那我就不要你給我辯護,我自己辯護。公訴人拿著馬力元的材料念,馬和說你們怎麼滿嘴胡說。朱生凱說那是馬力元的,不是我的。

馬和說煉法輪功沒有罪,國家哪一條法律規定法輪功是×教?二零零零年中央辦公廳、公安部認定的十四種邪教中沒有法輪功,二零一四年又發布一次還是沒有法輪功。你說法輪功是×教,有沒有法律依據?你把法律拿出來看看。法輪功學員散發資料是合法的,你們是在執法犯法。

公訴人姓彭,是個女的,她說刑法第三百條里面包括法輪功。馬和說三百條中根本就沒有“法輪功”三個字。開庭中間,馬和血壓升高,暈倒在法庭上,他們把馬和送到中醫院。馬和一直要求女兒來見他,他們怕馬和出事情,就把馬和女兒叫來了。馬和問女兒,今天開庭,朱生凱給你說了沒有?女兒說,根本就沒有說過。

馬和問朱生凱,你們滿嘴都是謊言,做的都是見不得人的事,這就是你們說的“為人民服務”?朱生凱滿臉通紅,低著頭,一句話都沒有說。過了半個多月,他們怕馬和又暈倒在法庭上,就在看守所開了個簡易庭。一個星期後,他們給馬和誣判四年。馬和寫了上訴,三個月後,中院裁定下來是維持原判。第三天就把馬和挾持到蘭州監獄,也不通知馬和的家人。

在蘭州監獄遭受種種殘忍迫害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日,馬和被關進蘭州監獄十一大隊。當時馬和血壓高到低壓110~120 mmHg,高壓210~240mmHg.監獄逼馬和干剪絨毛的活,那年馬和67歲,又是高血壓,每天干十四、十五個小時,中午和晚上都要加班。晚上回監室吃過晚飯,被強制坐小凳子迫害。別的犯人九點半睡覺,馬和得坐到十點半才能休息。管生產的犯人叫趙明,每天晚上逼著馬和轉化,每天對馬和不是打就是罵,從來沒有停止過。這樣過了五個多月。

到二零一八年四月十日,就將馬和關押到小號室,五個犯人包夾,要轉化馬和,二十四小時都戴著手銬。白天到車間去,干部辦公室邊有一個小庫房,去了就將馬和掛到自來水的管子上,包夾犯人輪著打、罵。馬和的兩條腿腫的褲子也穿不上。車間在四樓,下樓梯時,馬和抱著樓梯扶手才能下來。蹲不下,一個月後大腿還是青紫色的。來去的路上套著頭套,滿嘴的牙打的只剩下一顆了。不讓馬和上床睡。馬和的血壓一直是240 mmHg,他們怕出事,七天七夜沒讓馬和睡覺後,晚上只讓馬和睡三個小時。

管馬和的警察有教導員郭丙奇、副教導員馬志禮、中隊長張玉泉、隊長楊斌,在他們的授意下,包夾犯人就是打手。

十幾天後,馬志禮對包夾犯人說,馬和臉色還有點紅潤,力度不夠,再加點力。手銬和頭套一個月後才去掉。每天在小庫房強迫馬和看污蔑大法的資料和錄像。由于迫害,馬和的眼楮看不清東西了,耳朵也听不清聲音了。就這樣迫害一直持續到七月二十六日,酒泉挾持過來的大法學員馬忠文沒地方關,才把馬和放到大號子里。

二零一九年上半年,馬志禮不讓馬和走病號隊,第二天馬和還是走了病號隊。上到車間,馬志禮叫馬和過去,把馬和打倒在地,用腳踢,馬和暈的起不來,過來兩個隊長把馬和抬起來。不上一個月馬志禮就遭到了報應,一個犯人把大便給他抹了一身,臭氣燻天,名譽也臭了,沒臉見人,听說後來調到女子監獄看大門了。

一次,馬和沒有完成生產任務(因為馬和血壓高、年齡大。全大隊三百多人馬和和馬忠文歲數最大,都是六十九歲),張玉泉、楊斌又把馬和掛了一天。

二零一九年十月份,馬和被迫害得了疝氣病,到二零二零年四、五月,越來越嚴重,每天還是強迫馬和干活。到六月二十幾號,馬和連路都不能走了,才讓去監獄衛生所看。所長(獄醫)說監獄有規定,疫情期間沒有生命危險不能住外院。二十六號馬和才沒有出工,和值夜班的六個犯人一塊休息。

到十一月份,說是司法部要來檢查,監道里不能留人,叫馬和又去車間,開始用車子拉著馬和。沒過幾天,教導員張曉峰不讓拉了,叫馬和自己走。馬和走不多遠,疝氣塊就下來了,一下來就不能走了,只能躺在地上,等疝氣塊上去了才能再走。大冬天的馬和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一躺半個多小時。

十二月份,張曉峰要馬和寫從二零一八年到二零二零年的思想匯報,一季度一份。馬和不寫,他把馬和打倒在地,叫來幾個犯人,拉著馬和的腳,拉到廁所門上掛了一天。

馬和到衛生所一共去了五次。前三次都說疫情期間,沒有生命危險不能住外院。後來疫情不太緊張了,醫生要開住院手續,大隊的衛生員犯人劉小虎給醫生說馬和是高血壓,醫生又不給開手續了。最後一次醫生又說要開手續住外院,犯人劉小虎又說馬和刑期還剩四個多月了,醫生又不給開了,說出獄外面看去吧。

犯人劉小虎是牢頭獄霸,大隊長、教導員都听他的。他把中隊長都不放在眼里,因為他有關系(靠山)。馬和進到監獄四年間,馬和所在大隊病死了兩個人,都有劉小虎的責任。病死兩人中一個是老外,開始劉小虎說老外裝病,兩個月後人病的嚴重了,住到外院一個月就死了,說是肝癌;還有一個犯人和馬和同號室,叫張吉峰,酒泉人,發熱四十多天,住到外院也死了。九月份,馬和和一個犯人還陪過兩天,到元月份人死了。九月份去住外院的時候,穿的是秋衣秋褲。兩個陪員把他的保暖衣服找出來裝好,讓干部給他送去。元月份人死了,大冬天的,保暖衣服還沒送去,這就是蘭州監獄對犯人的管理。

二零二一年三月三十日,馬和出監獄回到家。景泰縣北墩子鄉到現在還不給馬和恢復養老金。鄉鎮管養老金的工作人員說,馬和是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三日被抓的,七月就不能發了,馬和的養老金一直發到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份,從二零一七年七月份到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份,要馬和把這期間發的二千九百二十九元退回去了,才給馬和恢復現在的養老金。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