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市法輪功學員任素英被殘酷迫害事實

Print

【圓明網】內蒙古赤峰市54歲婦女任素英因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22年來受盡迫害與苦難,累計8次被綁架,其中一次被非法勞教,兩次被非法判刑,在迫害黑窩折磨十幾年。2020年,她自己花錢交的社保基金,無辜被停發了。2021年9月約6、7日,赤峰市元寶山區成群的特警到建昌營任素英家抓人抄家,任素英被迫離家出走。

任素英被迫害期間,不僅一雙兒女流落街頭,兒子沒人管上不了學,智障的女兒被騙走強奸、被逼與傻子結婚,其他親朋也遭受了迫害與苦難。

任素英,女,一九六七年五月十七日出生,家住赤峰市元寶山區建昌營鎮建昌營村三組。任素英從小就為人善良開朗,樂于助人,尤其對老人非常孝順。任素英母親早亡,姐姐出嫁後,只有她與老父親相依為命,等到她到了出嫁的年齡後,不忍留老父親一人在家,于是她便決定帶父出嫁,對象相了一個又一個,听了她的條件都搖頭走了,最後嫁給了建昌營村善良的村民任立友,兩個人做了點小買賣,日子過的還算可以。

1997年任素英听說法輪大法修煉真善忍,讓做好人,她就修煉了。從此,自己身體好了,智障、殘疾的女兒身體好了,丈夫再與她鬧矛盾、賭博,她也不生氣了,能忍了。家庭變得和睦。

一、抓捕、毒打、洗腦班、拘留、邪惡的酷刑迫害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操控的中共邪惡集團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大法,不許人們按“真善忍”做好人,不許煉功強身健體。1999年7月24日,任素英他們12人集體去大街上煉法輪功,建昌營派出所所長王建峰和副所長小連帶領七八個人把他們都抓到建昌營派出所,又送到赤峰市元寶山區平莊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15天,釋放時還和任素英家人索要150元伙食費。

後來還不斷到任素英家中騷擾,第一次到家搶走一台錄音機,第二次又非法搶走師父的講法錄音帶,還有一本《轉法輪》書。任素英從看守所回家後不幾天,就又被抓到建昌營影劇院給強行洗腦七天。釋放回家還是三天兩頭就到家騷擾,不能過上安穩日子。

2000年6月的一天,王建峰等人又闖入任素英家說︰我們接到江澤民的命令,我們本想在政府給你們辦班就完事,是上級來電話說不行,必須得轉化你們,不轉化就不放人。就這樣又把他們綁架,把他們幾個法輪功學員關在沒有房蓋的破看守所里,就是房框子,他們每人被單個關著,罰站5天,白天夜間都在那個房框子里站著,不讓睡覺。任素英的腿腫得變了形,鞋也穿不上了,15天才被放回家,還強迫家人交了75元的伙食費。

2000年9月份,任素英因傳看經文又被綁架到元寶山區看守所(平莊)。在關押期間,因煉功,就被罰天天跪著、撅著、戴手銬腳鐐子。22天後讓家人交1000元錢才放回家。

2000年12月份,任素英等法輪功學員決定進京上訪,走到半路被遼寧熱水惡警劫持,當時任素英等3人被綁架。任素英被關在一間屋里,問她是哪兒來的,她一言不發。他們看任素英不說,舉手就打嘴巴子,打幾十個後,又用拳頭往腮上打,兩腮的肉都打爛了。他們看任素英不屈服,就說︰這還不是個一般的法輪功。然後拿師父的照片叫她罵,又用木棍打,兩根木棍都打斷了。邊打邊說︰江澤民有令,對你們法輪功打死都不犯法。又用腳踢,踢了很長時間。任素英全身被打得成了紫青色,沒有一塊好地方,兩腿更厲害,走路艱難。另一法輪功學員被打的堅持不住就說了地址,被元寶山區警察用車拉回赤峰,關押到元寶山看守所。

在看守所她們每天都背法、煉功,惡警經常逼她們雙手直立貼到牆上跪著。有一次所長張海青(他已經遭了惡報),因他們煉功,挨個把她們都踢出去,讓她們圍著看守所大牆爬,叫犯人看著,誰說不煉就回屋,不說就爬。那天是臘月初七,是冬天最冷的天氣,那次讓他們3個屋的法輪功學員在外面爬,膝蓋、腳趾都爬爛了,手也凍僵了,手指踫到地上,發出咚咚的響聲。有的法輪功學員的手指蓋都凍掉了,手被磨破,鮮血把棉衣都浸透了,前邊爬過去,後邊流下一道道血印。一次,惡警讓她光著腳圍著看守所的大牆跑,犯人還不住地潑水,任素英的腳都被凍破了,滿腳都是大泡,流著膿血。

2001年正月, 20多名法輪功學員聯名給元寶山區區長梁萬龍寫上訪信鳴冤,說明修煉法輪大法沒有罪,不應被迫害而被綁架,這些法輪功學員被抓到元寶山區平莊看守所進行迫害。惡警讓任素英與其他大法學員光著腳圍著看守所的大牆跑。犯人還不住的往地上潑水,因不許穿鞋,襪子粘在冰上被撕破,很多法輪功學員的腳都被凍破了,滿腳都是大泡,流著膿血。任素英在那里關押3個多月。

2001年3月份任素英被送往赤峰市看守所,在那里她堅持煉功,獄警給她戴手銬、腳鐐子,用手銬把雙臂分開吊到暖氣管子上。惡警搜查時把任素英的被子、褥子全拆了,女獄警王立志拿走任素英700元錢,還有經文,扇任素英嘴巴子。王說︰從你來以後把這所折騰成啥樣子了!她舉手就打任素英嘴巴子。那幾天滿走廊吊著的全是法輪功學員。

10天後,任素英送被往內蒙古興安盟扎賚特旗圖牧吉勞教所女隊。

二、勞教所酷刑毒打電擊洗腦、強迫高強度體力勞動

一到圖牧吉勞教所就搜身拆被褥,任素英入所後被分到嚴管班,由大隊負責。在嚴管隊,任素英等法輪功學員由邪悟者、犯人被二十四小時監控。法輪功學員之間不能說話,連上廁所都被控制。白天放誹謗大法的錄像,晚上學習邪說歪理。

一次讓跑步,任素英想上廁所而被扇嘴巴子。5月13日那天,她們絕食反迫害,任素英被大隊惡警王桂榮打數十個嘴巴子,臉都打青了,腫了好幾天。分隊時任素英被分到一中隊,尹桂娟隊長最邪惡,因任素英煉功用電棍電她臉、脖子,把電棍塞到嘴里電。有一次,一中隊法輪功學員絕食罷工抗議迫害,邪惡的獄警一個個往外拽,第一個先拽任素英,5個隊長加一個刑事犯一起拖拽,尹桂娟把任素英頭發拽掉一把,手背都掐爛了。絕食第三天,惡警開始對她們毒打,尹桂娟、黃愛玲、李隊長她們3個人打,把巴林左旗的李玉梅頭發拽掉一大片,用電棍電一身大泡。尹桂娟雙手掐住李玉梅脖子不讓喘氣,全身布滿了傷痕。

任素英天天起床就煉功,她們看見就把她銬到暖氣管子上,後來多加幾個罪犯看著,夜間也不讓滅燈,惡警想給任素英加期,她想︰那不是你們說了算的,是大法師父說了算,就是用正念對待。2001年年底她期滿後被釋放。

三、為躲避洗腦迫害,顛沛流離,一雙兒女流浪街頭

回到家後,惡人又找任素英辦洗腦班,她被迫流離失所,從2002年大約2月就流離失所,生活在外,有家不能回。

兒子沒人管了,就不上學了,到外面玩游戲。到親戚家,也是被人訓斥,後來就不想活了。再後來帶著智障的姐姐去玩游戲。女兒騎的自行車也丟了。有人騙她說知道她自行車在哪,然後把她騙走,最後被強奸,又讓她與一個傻子結婚。

就這樣惡警還帶領五、六個人在2004年2月1日又闖到任素英家里騷擾。任素英有孩子不能照顧,給孩子及家人帶來巨大傷害。

任素英等人逃亡到廣東。後又回到老家,因打工的地方知道了她煉法輪功,她被辭退。後來又流落到唐山,在煤礦井下打工。因有人知道他們在唐山,被赤峰邪惡警察知道,她們又被迫離開礦山。

四、被紅山區惡警綁架酷刑摧殘、投入監獄迫害

2004年任素英回到赤峰。10月11日下午4點20分左右,赤峰市出動大批警力,將赤峰市區一出租平房包圍,還帶著攝像機現場攝像,將剛從平莊回來的任素英綁架,並非法將屋內的許多大法資料搶走,其中有價值5000多元的刻錄機一台,光盤3000多張,5箱打印紙,10多本《轉法輪》書,還有十條寫有“赤峰法輪大法日”的橫幅和一些大法標語,總價值上萬元。

演示圖︰電棍電擊

紅山區國保大隊警察布仁做主力參與綁架。到刑訊室後,一個警察就給任素英上刑,用電棍電擊。長達十六七個小時,還特別電擊穴位,任素英全身沒有好皮膚了,全身都是電棍電的傷痕。後來那個警察問任素英恨不恨他,任素英說法輪功學員無怨無恨。他問任素英刻了多少光盤,任素英說多少張,那警察說太多,少說點,就又說了個少的數。他把任素英送到看守所,任素英往里走的時候,回頭看見那個警察在哭。

在紅山區看守所,任素英絕食反迫害,白古拉所長讓一群犯人給任素英灌食,全身被一群犯人按住,女犯人回淑娟頂住任素英的胸口,把她迫害的昏死過去,過了一段時間才活了過來。

2005年元月,任素英被紅山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6月29日被發往位于呼和浩特市的內蒙古女子監獄,在那里遭到周建華指使的肖梅、白桂榮、康建偉等的強制轉化迫害,迫使任素英放棄信仰“真、善、忍”。後來就差6天過年時,任素英認識到放棄信仰“真善忍”是錯的,與她人交流,周建華大做文章,呵斥當班獄警,把任素英單獨關押到一個空房子里,由包夾單獨看管,不許與更多人一同過年。

大約2007年,任素英智障、身體殘疾的女兒被騙子騙走強奸後,扣押了幾個月,逼迫與一個傻子結婚,被尋找她的家人發現有個人帶著她,就悄悄跟蹤,最後才把這個孩子找回家。2008年4月任素英的婆婆在兒媳被抓捕迫害、孫子流落街頭、孫女被騙被強奸的痛苦打擊下,老人含冤離世。

2008年10月17日任素英回到家中,接回了在外流浪的老父親,好不容易一家人才團聚了。

五、再次綁架、酷刑昏死、毒藥迫害

2011年4月19日凌晨,任素英在翁牛特旗烏丹鎮新華街,被翁牛特旗三名惡警綁架,遭到劉彩軍等惡警的毒打折磨,以致昏死過去。任素英為了堅持自己的信仰絕食抗議,遭到野蠻的灌食迫害,甚至生命垂危。

酷刑演示︰鐵椅子

赤峰市翁牛特旗國保大隊劉彩軍、李顯儒、楊鳳林、張瑞東幾人把任素英銬在鐵椅子上逼供,開始毒打,打完後劉彩軍把任素英兩手給背銬上,用電夾子夾住任素英手指尖,然後卡住大動脈,當時任素英就昏死過去了。任素英醒來後發現雙手已經被解開。見她活過來,劉彩軍又開始打她,左手抓住頭發右手打嘴巴子,用拳頭打臉。張瑞東把她從鐵椅子上拽下來,推到屋子一角,用衣服把她的頭包住,踢開兩腿劈開到極限,然後用手打臉。又用鞋子打嘴巴子,打完後拽回到鐵椅子上又銬上。任素英的兩腿成了黑紫色。張瑞東用他的腳踩任素英的腳背,捻的沒有了知覺。楊鳳林用竹掃帚枝扎任素英的耳朵眼,用不干膠粘臉,韓偉用水往任素英的臉上潑。

惡警們把任素英送到看守所時,任素英的腿腫得變了形,嘴里和兩腮的肉都被打爛了,四天後才能吃飯;惡警再次提審時又折磨了她長達十九個小時。

第三次非法提審任素英是在2011年5月10日上午8點左右,他們從看守所把任素英拉到公安局,劉彩軍用拳頭打任素英的太陽穴、打頭部、端下頜、往後背脖子、撅脖子骨等惡毒手段,折磨任素英一天,晚上七點多把任素英送回看守所。到看守所後任素英的頭和脖子都腫起來了,不能進食,這次迫害全是內傷,喉骨疼痛很長時間。

任素英的姐姐任素香、姐夫于樹林還有元寶山區民族中學教師楊桂芝、楊桂華姐妹,不忍善良的任素英被迫害,于2011年5月12日去翁牛特旗公安局找到國保大隊劉彩軍,要求無罪釋放被非法關押的任素英。劉彩軍從攝像頭見來了四個人,不由分說就綁架了這四位法輪功學員。任素英知道後,心里很難過,四天沒吃飯,第五天他們把任素英拉到醫院插胃管,進行灌食迫害。他們給任素英插胃管打進很濃的鹽水,回到看守所後又給她戴上腳鐐子,當晚任素英吐了一夜的胃黏膜和血沫子。

第六天獄警王偉又給任素英打進很多的鹽水,還打了不知名的毒藥,打完毒藥後任素英馬上就不行了,兩眼就像無數的針在扎一樣,一直流淚還看不見東西。副隊長陳麗梅不停的擦,大隊長程鳳桐也在場,當時任素英說︰“你們為什麼給我灌鹽水?”程鳳桐站起來就走了,什麼也沒說。陳麗梅把任素英駕到衛生間,任素英吐的全是鹽水和黃黃的東西。她被插胃管,戴背銬七天七夜。頭三天是王偉給打流食,後四天是警察指使犯人宋海術迫害任素英。

六、再遭非法判刑五年

2011年11月1日上午十點至十一點,內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法院非法對任素英進行庭審,來自北京的律師為她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

翁牛特旗法院非法庭審好人卻又心虛,由幾名法警手拿電棍在大廳中轉悠制造恐怖氣氛,看到任素英家里來的親屬和旁听的人太多,由原定的早上八點半開庭推到了上午十點,他們沒敢用審判大廳,臨時收拾了一間辦公室開庭審判,只允許六名直系親屬進庭,而且對家屬進行非法搜身、查身份證,其余人員都被擋在外邊。

庭審過程中,律師對公訴機關的非法指控進行了無罪辯護,公訴機關拿出的所有陷害任素英的所謂證據,都被律師一一駁回,所有的證據和證詞都不成立,任素英也為自己做了無罪辯護。翁牛特旗公安局完全用偽造證據、羅織罪名等惡劣手段對任素英栽贓陷害。

公訴人一開始氣勢囂張,說大街上貼的所有“法輪大法好”、“天滅中共”等真相標語都是任素英貼的,律師反問︰“我來的一路上全國到處都有這樣的標語,現在法院門口就有一張“天滅中共”的標語,難道也是我的當事人貼的嗎?”公訴人無語。

更為關鍵的是,即使全國的這樣的標語都是任素英貼的,任素英也是無罪的,反而應該受到褒獎,貼得越多越好!因為憲法規定言論自由,而且這樣做是告訴人們真相,是在救人。

公訴機關還誣告任素英利用×教組織妨礙法律實施,也被任素英義正詞嚴地駁回。任素英說︰“《憲法》和《刑法》中沒有一條規定法輪功是×教”。其實中共才是一個真正的害人的邪教!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就是中共利用邪教組織在破壞法律實施!任素英還當庭指證曾被劉彩軍(劉彩軍也在庭上)毆打致多處受傷至今身上還有多處傷痕,任素英想把傷口露出給在庭的人觀看,卻被法官制止。最後律師為任素英做無罪辯護,中間法官卻宣布休庭,定期宣判。因為他們開庭是違法的,所以他們心虛,不敢再讓律師說下去,只好草草收場。

從整個開庭過程看他們所有誣陷任素英的所謂證據都不成立,任素英無罪,應無罪釋放。

任素英這麼一位普普通通的善良村民,在被非法庭審時,翁牛特旗法院為何要制造恐怖氣氛、為何高度警惕?由幾名法警手拿電棍,在大廳中轉悠來轉悠去。看到任素英家里來的親屬和旁听的人太多,由原定的早上八點半開庭推遲到了上午十點,不敢用審判庭,臨時收拾了一間辦公室當作審判庭,只允許六名直系親屬進庭,而且對家屬進行非法搜身、查身份證,其余人員都被擋在外邊。不敢公開開題,就是因為翁牛特旗法官自己都明知違法,害怕真實的一切讓更多的人知道,害怕他們的謊言和罪惡被揭穿。中共法官明目張膽地做著違法的事情,就是給江澤民當幫凶,是邪惡對善良的迫害。這些可恥的行為也看到中共自知窮途末路,就要完了。

二零一二年二月任素英再次被非法判刑五年。

七、朋友、家人都陷入苦難

任素英被迫害期間,不僅一雙兒女流落街頭,兒子沒人管上不了學,女兒被騙走強奸被逼與傻子結婚,其他親朋也遭受了迫害與苦難。

在任素英被翁牛特旗公安局國保大隊劉彩軍綁架後,前去要人的朋友、親人也被劉彩軍綁架。劉彩軍把任素英的家人和朋友四人綁架後,朋友楊桂華被非法判一年勞教,楊桂華的姐姐楊桂芝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內蒙古女子監獄迫害離世。任素英姐夫于樹林被非法判二年勞教,姐姐任素香被非法判一年勞教。

可憐任素英的老父親,小女兒任素英剛剛被非法抓走,大女兒任素香和女婿于樹林又遭迫害,老人承受不住打擊終于病倒,每日流淚,被外甥女接到家中照顧。老人由于思念女兒,又覺得拖累了親戚,曾幾次想到了自殺,後被親戚勸阻。外甥女的家庭也瀕臨破裂,老人又轉到外甥家,可外甥媳婦又面臨生產,更是無人照顧老人,家中真是困難重重,使人看了不由得落淚。

2015 年9月19日任素英總算回到家中。老父親總算盼回了這個與自己相依為命的孝順女兒。2016年任素英的父親去世。

2020年8月,任素英自己花錢交的社保基金,卻被停發了,簡直是不給活路啊。2021年9月約6、7日,元寶山區成群的特警到建昌營任素英家抓人抄家,任素英被迫離家出走。

為什麼作善良的好人被殘酷迫害?為什麼要把“真、善、忍”的好人抓捕轉化放棄信仰?到底誰是邪教?到底誰在害人?天理昭昭,全國610與公檢法的惡報頻傳,大瘟疫的到來,蒼天在給人宣判。作惡的,給自己鋪就的是地獄之路。每個生命都理性的思考吧,在善惡間,沒有中間地帶,沒有看客,選哪邊自己嚴肅把握的時間到了。

參與迫害任素英的直接責任人︰

赤峰市元寶山區建昌營派出所所長王建峰、副所長小連
遼寧熱水,惡警姓名待查
赤峰市元寶山區公安局,警察姓名待查
赤峰市元寶山區看守所所長張海青
赤峰市看守所女獄警王立志
內蒙古興安盟扎賚特旗圖牧吉勞教女隊尹桂娟隊長、黃愛玲、李隊長
赤峰市紅山區國保大隊警察布仁
赤峰市紅山區看守所所長白古拉、犯人按住、女犯人回淑娟
赤峰市紅山區法院,法官姓名待查
赤峰市紅山區檢察院,檢察官姓名待查
內蒙古女子監獄監獄長周建華、攻堅組肖梅、白桂榮、康建偉
赤峰市翁牛特旗國保大隊劉彩軍、李顯儒、楊鳳林、張瑞東 楊鳳林、韓偉
赤峰市翁牛特旗看守所獄警王偉、犯人宋海術
赤峰市翁牛特旗法院,法官姓名待查
赤峰市翁牛特旗檢察院,檢察官姓名待查
赤峰市社保局局長張某某,姓名待查
赤峰市元寶山區特警,姓名待查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