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修煉之緣

Print

【圓明網】我是一名大法弟子,修煉23年了。在這些年中曾經在魔難中跌倒、迷茫、痛苦,而後又重回大法,在真正做到向內找之後對法理才不斷的有更深的理解。
一、去除後天觀念的障礙

人生活在世上就會產生種種觀念,有科學技術方面的、有對人或事物看法的、有處理問題方法的,都是人在後天接受不同信息產生的,而這個信息又是有局限性的,所以後天觀念會阻礙對法理的理解。

我剛剛大學畢業不久,在父母的推薦下開始看大法書,雖然每天在學法,但是人心重對于法理僅僅停留于表面,更多的是在感性上知道大法好。而且多年的“科學”觀念灌輸,對于大法的理解在一些方面總是存在疑惑,其實也就是不相信法。

在一次看了短視頻《宇宙有多大》之後突然理解了師父在《精要旨》里《穹》寫的內涵,以及《轉法輪》中對超出當前科學方面的論述,其實人類定義的所謂科學是多麼的膚淺與渺小,理論是多麼的簡陋。

有些觀念溶入到我們的思想深處形成自然,自己很難察覺,但師父一定會通過各種方式點給我們,這時候只有無條件(不要去看事情表面的對與錯)的向內找,才會發現。

二、無條件向內找

一九九八年剛剛修煉的時候,記得一次和許多大法弟子在一起听師父的《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錄音,我記得最深刻的一句話就是︰“我經常講遇到什麼問題都要想自己,哪怕這個問題與你沒關系,你看到了你都要想一想自己,我說在前路上沒有能擋住你的。”[1]雖然開始的時候理解的不是那麼透徹,但是隨著不斷在實修中證實法,對這句話的理解也就越來越深刻了。而一個修煉者越是固守自己人的東西就越難以提高,往往會一直徘徊在一個境界中。

記得單位換了一位新領導,一上任就想將我調離(我在單位是生產部門負責人,負責完成了不少大型項目),因為其他領導不同意沒有通過,然後這位領導經常在大會小會點名批評我。開始時我心中憤憤不平,覺的這位領導在故意打擊報復我,所以我也會帶著憤怒去辯解。但冷靜下來我明白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一定是有我要修的地方,我不應該從事情表面去看待這件事情。于是我不斷向內找,發現自己愛面子,特別是不能容忍別人錯怪自己,在自己工作中也的確存在不足,以前在做項目時也曾經有過慢待他的時候。于是我放下所謂的面子,向他真誠道歉並反省自己工作中的問題,在以後的工作中自己更加謙虛謹慎,而後這位領導再也沒有那樣做了。在警察以法輪功之名迫害我及家人的時候,還被他擋了回去,保護了我與家人。

在以後的修煉路上,凡事讓自己不高興了、讓自己情緒波動的,我都會立刻向內找自己的心,看看自己是動了什麼心。去除人心的過程往往是剜心透骨的難受,但去除後內心是輕松的、喜悅的,對大法的理解會更深更透徹。

三、去掉對圓滿時間的執著

在和家人同修經歷了被迫離家出走,被惡警跨省滿城搜捕,被抓後酷刑折磨,被死亡恐嚇,被判勞教,看到了在一起勞教的年輕同修絕食被折磨離世等等,在魔難中人心開始泛起,對法的堅信變的搖擺不定,心里想著什麼時候才能法正人間啊,為啥大法弟子會遭到這麼大的魔難啊。在跌倒迷失後內心充滿痛苦與彷徨。

二零零四年又重回大法,在學法中不斷反復問自己︰自己修煉是為了什麼?是為了求得個人的圓滿嗎?還是助師讓更多的生命覺醒?自己為什麼會執著師父講法中談到的法正人間的時間?為什麼對師父的講法會心存疑惑?在不斷的向內找中,看清了自己的“私”。這個“私”就是︰自己不想承受這些魔難痛苦,能早點圓滿就好了,對其他生命沒有慈悲之心,同時內心的“私”也障礙了自己對大法的理解和接受,對自己有利的講法就高興,對自己做不到的內心就存有疑惑排斥。

當明白這些後,內心變的清明、堅實,知道自己要怎麼做了。以後的日子里無論邪惡怎麼折騰,再也不存在對時間的執著了。不少人在師父的安排下與我們結緣,走大法,還就近各自組成了學法小組,並且參與講真相,在這些新學員的影響下又有不少人得法,心中真是感慨師父的慈悲。妻子同修與我經常互相提醒︰只管去做我們該做的就好了,師父自會有最好的安排。

四、去掉對財物的執著

在人世間利益是我們經常要面對的,當我們陷入人中時,那執著也是不小的。小到從單位食堂帶些飯菜回來,順手拿支筆,大到投資買商品房或是商鋪的得失,其實還是對法理不清不明。

我與妻子同修經常交流《轉法輪》中“得與失”與《精要旨》中《富而有德》的感悟,修煉人本就應該守德,因為利益之心把德換財物才是最愚蠢的啊。同時也明白自己在人世間有多少錢財都是安排好的,不能陷在人中,其實用太多的心思算來算去,還是那些錢財,甚至可能會因為過于執著而失去。放淡了利益之心後,感覺做事更順利,與人交往更加輕松自在。

五、在法中順其自然、不強為

生活中我們經常會遇到一些選擇,有工作的變動、孩子的學校選擇等等。妻子同修與我會在法中交流,師父說︰“這個家里有他,學校有他,或長大了單位里有他,通過他的工作和社會上取得了方方面面的聯系,也就是說整個社會的布局都是這樣布置好了的。”[2]那麼工作的調換與孩子的學校都是安排好的,都是有緣人在等著我們去結識,所以我們都很坦然接受。

過了一段時間,我們感覺都是最好的安排,妻子調動工作之後有更多時間去講真相,結識更多的眾生了。孩子也順其自然的考入了一所私立學校,由入學時的末名在一年之後成為班上第一名,第二年入選了學校的尖子班,孩子善良端正的品質更是贏得了校長、班主任與各科老師的好評。在法中做到順其自然,不強為,一切自會有最好的安排。

六、破除大法弟子之間的間隔、才能形成整體

我身邊有一對老年夫妻同修,大家都覺的這對老年夫妻同修修得很好,講真相、做資料都很積極。但是我後來發現這對夫妻之間積怨很深,主要是女同修不能忘懷男同修年輕時對她的“冷漠”(他們是包辦婚姻,男同修又不善言辭),以致男同修在過病業關時,他們之間不能行有效的交流。當我分別與他們交流時,女同修不停的埋怨、男同修也不知道如何向內找,心里有話也不願意說出來(愛面子),這使我感覺到很無力。後來在病業中男同修離開了人世,令人惋惜。

我明白是舊勢力利用千萬年來大法弟子之間的業力,來間隔大家。如果今生今世不能善解人世間的恩恩怨怨,不能放下人世間的得失,又如何能在修煉中提高呢,大法弟子之間又如何能形成整體呢。

七、放淡情

我與妻子同修是因為大法相識的,我們對法的認識基本同步,對很多事物在法上的理解也相近,我們每天都會對發生的事情在法上交流。在外面相視一笑就知道對方的想法了,配合講真相也很默契,在家里家務事誰有時間就誰做,互相彌補,即使為一些事情發生爭執,但很快就能向內找化解矛盾,同修、朋友和同事都很羨慕我們,我倆感情很深。前面談到的那對老夫妻他們之間是怨,我們體現出來的是恩愛,都是對情的執著。當看到師父說“情是越掙越緊的網 名利把人一生捆綁”[3]時,我們知道要放淡人之間的那層情,否則一定會在這方面互相牽扯,難以精。今生是夫妻,那是緣份化來的,恩也罷、怨也罷,都是三界內為迷人的心而成,把這些恩怨看得那麼真實那就無法跳出去,對法的理解也會被局限在一個層次中。

在這23年的修煉與證實法的路上有人心凡重做的非常不好的時候、也有精時在眾人前坦坦蕩蕩講真相的時候;有過在迫害中恐懼、痛苦與彷徨之時,也有看到眾生覺醒充滿喜悅時刻。善哉,感恩師尊苦心救度,謝謝一路上同修的幫助,唯有精修煉、證實法、講真相才不負自己的誓言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什麼是你的想往〉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