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念和人念 一念之差卻是天壤之別

Print

【圓明網】近年,有的地區同修還是被邪惡迫害的很嚴重,很多同修被非法判刑。下面我想就在遭受迫害中怎樣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交流一下我個人的看法。
邪黨的邪惡自不必說,毒藥它就是毒,我們先不提。同修一旦遇到被非法抓捕這樣的魔難時,首先不要驚慌,不要怕。師父說︰“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1],既然遇到了,就要用修煉人的正念去對待,不要忘了師父時時都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這個過程中的每一念,在另外空間的邪惡也是在死死的盯著。只要念在法上,內心坦然不動,放下自我,慈悲為他時,師父就會幫我們化解一切。

一對夫妻同修的不同遭遇

我曾遇到過兩個這樣的同修,被抓捕後,法院的判決書都下來了,她們最終在師尊的慈悲加持下正念正行,化險為夷,走出了魔難。

A同修,夫妻都是大法弟子,在邪黨迫害最嚴重時,他倆被非法抓捕,在看守所,經歷了嚴酷的毒刑、拷打虐待,最後,都被非法判刑十年。直到被送往監獄的過程中,他們都不為所動,毫不畏懼,始終堅信邪惡說了不算,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他倆分別被送到男監和女監。

當天,他們倆送達監獄時,已到了中午吃飯的時間。這時,有人對A同修說︰“你在這里等著,我去給你打飯。”A同修擺了擺手,搖搖頭說︰“不用給我打飯,我回家吃,不在這里吃。”他當時心想︰這里哪是我大法弟子呆的地方,到這里,就是來滅邪惡的。我家離這個邪窩幾百公里遠,平時想近距離發正念滅它,還撈不著呢,這次可逮著你了。

于是,他就擼了擼袖子,盤腿坐在床上,一心不亂的發起了正念。過了不長時間,他就接到通知︰下午就把A送回家。還說,走的時候,從女監那邊接上他的妻子一起送走。A同修听了之後,就知道事情應該是這樣的,也沒生什麼歡喜心,繼續發正念。

到了下午,送他走的時候,本來說的是接著他的妻子一起回去,可是事情又突然出現了變化,說他妻子那邊再等等,看情況再說。就這樣,男同修A順利的回到了家,而他妻子卻一直在監獄中,被迫害了七、八年。

多年後,女同修被釋放回家,A同修和她切磋交流,讓她回憶哪個地方沒在法上,讓邪惡鑽了空子。她說,被送到監獄後,她就感到絕望和無奈,動了人心,無形中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結果同樣的事情,出現了截然不一樣的結局。

其實,師父在《道法》這篇經文中,已經對如何過關難的問題,講的很明白了。“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的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于魔難之中。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的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還沒修成的一面怎麼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經得了法的一面呢?人為的滋養了邪魔,使其鑽了法的空子。”[2]

我們修煉人是修神的,遇到任何事情就要用神的正念想問題,而不是用千百年來形成的人的慣性思維想問題。在關難面前,一旦動了人念,摻去人的東西,那麼就會抑制我們已修成的神的一面發揮作用,從而被邪魔鑽空子迫害。

另外空間的邪惡可是在虎視眈眈的注視著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有漏它就鑽。雖然我們身邊有師父的法身保護,可是弟子動的是人念時,師父也沒法幫助。

師父說︰“作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什麼不正法呢?”[2]“一個不動能制萬動”[3]。

A同修在關難面前,做到了不動心,正念正行,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做到了,所以師父就能幫他化險為夷。

還有一點就是在關難面前,要放下自我(自我是為私的),為眾生著想。不要只想著我是受害者,你們迫害我,我就是和你們對著干,從而滋生出爭斗心、怨恨心、高高在上的心等等,這些人心很容易被邪惡鑽空子從而加大魔難。

三位同修的不同境遇

有三位同修出去講真相時,同時被抓,B同修說︰“放下一切心,不要怕,我們把一切交給師父,師父說了算,弟子受魔難,毀的是眾生啊。”她說︰“開庭時,我沒有想自己,看著審判席上那些不明真相的眾生,想到雖然是我們在經受魔難,可毀掉的卻是他們,我為他們難過的流淚,心里默默求師父,我們受點罪沒關系,師父可不要讓這些眾生對大法犯罪而毀了他們。”

在這一念中,她放下了自我,沒有了私心,生出了完全為他的慈悲心。結果判決書下來,兩位同修被判刑一年,但不執行,並當場釋放回家。

而第三位同修,卻一直在訴說著自己年齡大了,身體不好,家里生活困難,千萬不要判她等等 ,完全是人心人念,結果被非法判了三年,並立即執行。從監獄釋放回家時,這位同修已被“轉化”,沒有了正念。到現在,也沒有回到大法中來,很是令人痛惜。

同修們經歷的是同樣的關難,可是修煉的狀態不一樣,神念和人念,一念之差,卻是天壤之別。

大法弟子和眾生是救度和被救度的關系。迫害我們的是另外空間里的邪惡因素,我們自然是要正念鏟除,而對于被操控的不明真相的公檢法人員,他們才是可憐的,被舊勢力利用完了,還面臨被銷毀的下場,作為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應心生慈悲救度他們。

個人一點感悟,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道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