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鹽池縣法輪功學員宋來平含冤離世

Print

【圓明網】寧夏吳忠市鹽池縣69歲的法輪功學員宋來平二零一八年四月被綁架、非法判刑一年半、並勒索罰金三千元。宋來平在看守所與監獄被迫害致身體出現嚴重的異常狀況,最終不治,于二零二一年七月三十一日含冤離世。

宋來平被非法關押期間,除去在寧夏吳忠看守所即將被送去寧夏銀川入監大隊之前被允許與家屬會見過一次,在寧夏銀川入監大隊和寧夏石嘴山監獄被非法羈押之間一直不被允許與親友會見,直至出獄。

被非法抓捕前,宋來平氣色紅潤、高大健壯,行動、思維及語言表達敏捷;等出獄時判若兩人,外形黑瘦、思維及語言表達遲鈍、步履蹣跚,時常精神暴躁、痛苦不能自控,發作時會砸東西、砸門砸牆,大小便失禁,情況好的時候十來天發作一次,頻繁時三兩天甚至天天發作。

宋來平出獄後思維遲鈍,回憶時會表現痛苦,無法正常組織語言表述。據宋來平有限的生前自述整理記錄︰

在寧夏吳忠看守所期間,宋來平曾被在飯菜里下藥,宋來平發覺飯菜有異後就將飯菜倒掉,他當時所在的寧夏吳忠看守所一監區監區長就辱罵宋來平,並下令不給宋來平吃飯,直至一個多月後律師會見宋來平後,家屬投訴至駐監檢察室才被正常對待。等到宋來平將被送離寧夏吳忠看守所時,宋來平發現自己的記憶力就不正常了,除了雙盤,宋來平已經忘記了五套功法,不會煉功了。

宋來平剛剛進入寧夏銀川入監大隊時就被一名大個子方臉的警察暴打在地。據寧夏銀川入監大隊內部工作人員反映,說寧夏銀川入監大隊讓宋來平吃藥,宋來平說煉功血壓就能下來、不用吃藥,但遭受暴力捆綁、撬嘴灌藥。

宋來平在寧夏石嘴山監獄被關押前期在第十六監區一直被單獨關押、坐小凳子、長期長時間高分貝被播放各種所謂“洗腦教育”宣傳,後期轉入其他監區後(老殘監區、第十五監區)被犯人包夾各種轉化迫害等。

酷刑演示︰罰坐小凳子

在寧夏石嘴山監獄關押期間,宋來平曾有兩到三次被送到寧夏銀川武警醫院等醫院救治。

據同期其他關押人員回憶,宋來平入獄(寧夏石嘴山監獄)不久,宋來平房間里曾經傳出很不正常的動靜,夾雜著不正常的很大的嘔吐聲,隨即听到被送去醫院搶救。但宋來平出獄後,他說他自己不記得這件事情了。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五日上午八時左右,宋來平在街上行走時被帶隊蹲坑的鹽池縣國保大隊副隊長韓芳綁架到鹽池縣花馬池派出所。警察將宋來平挾持到鹽池縣醫院體檢,血壓達200多。在體檢不合格的情況下仍然把宋來平挾持到鹽池縣拘留所進行非法行政拘留。

四月十六日上午,鹽池縣國保大隊隊長劉仲斌、鹽池縣花馬池派出所副所長陳建鵬等人與吳忠市國保大隊、鹽池縣文化稽查大隊、鹽池縣花馬池派出所警察路寶榮、何雪貞、郭麗華、高紋紋,鹽池縣花馬池社區警察李寧等十幾個警察,在宋來平不在場、家里沒人、也沒有通知家人的情況下,再次對宋來平家進行了非法搜查。

四月二十五日,鹽池縣國保大隊隊長劉仲斌通知宋來平家屬交了五千元取保候審保證金,給宋來平辦理了取保候審。宋來平回家後,整日昏睡,約一個月時間說話語無倫次,行動肢體不協調。八月二十日,宋來平又被警察綁架,後被鹽池國保大隊劫持到吳忠看守所(位于青銅峽小壩)。由于腦血栓、高血壓,身體不符合被羈押條件,宋來平被強制捆綁灌藥降壓送入看守所羈押。

十月十八日,吳忠市中級法院第二審判庭對宋來平非法開庭。律師為宋來平進行了無罪辯護;律師依據事實與法律一一駁斥公訴人馬祖飛的舉證,指出公訴人所舉“證據”沒有法律依據,不能證實宋來平有違法犯罪行為,並指出本案偵查人員偵查程序、獲取證據的非法性。

十二月二十一日,在政法委的授意下,法官劉婧在毫無法律依據的情況下,故意錯誤適用法律法規,在案件證據來源不明、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情況下誣判宋來平有期徒刑一年半、並處罰金三千元。宋來平當庭提出上訴,二審于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八日在吳忠市中級法院開庭,三月十八日下達判決︰維持一審冤判。

由于病情高危不符合收押條件,宋來平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日被強制捆綁灌藥而收押,送入寧夏服刑人員入監教育中心(位于寧夏銀川永寧三沙源),二十二日晚被轉關到石嘴山監獄,于二零二零年二月十日出獄。

關于宋來平遭受迫害的情況,請參考明慧網文章《寧夏鹽池縣67歲宋來平被非法羈押遭虐待》、《寧夏鹽池縣宋來平被庭審 律師做無罪辯護》。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