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九旬老伴過生死關

Print

【圓明網】我今年八十八歲,老伴九十一歲。我們都是修煉二十多年的老弟子。在這些年中,我們一直堅持早上三點起床,三點二十開始煉功。每天堅持學法、發正念、發真相資料、講真相救人。面臨中共邪黨的迫害,我們堅修大法的心從來沒變過,也永遠不會變。但在修煉過程中遇到的關有時過的好,有時又過不好。
下面我就把近年修煉中發生的一件事與大家交流。

一、突發事情看心態

2017年6月27日,老伴突然發高燒,而後又發冷,冷的他直打哆嗦,蓋兩床被子都不管用。我們是南方人,又住在城市里,正值炎熱季節,他的狀況顯得來勢凶猛,我想一定是舊勢力的搗亂,就靜下心來大聲的讀法給他听,想用師父的法來鎮住這種不正常現象,也好讓他集中精力听法,忘記身上的不適。可他突然又吐又拉,來不及上廁所就拉了一地,人也倒在地上。

我想屋里有師父的法像,必須馬上把他搬出去。他一百六十多斤,我是小個子,怎麼辦?我求師父幫我,果然有了力氣,慢慢的把他拖到客廳又拖了半小時,才把他拖廁所,拖著他經過的地上及他的全身都是排泄物。老伴是清醒的,只是身體不能自主,動不得。我就叫他在心里發正念,求師父幫助。

我邊打掃房間邊發正念,幫他洗澡換衣服,收拾好了,我就坐下來專心發正念,整夜沒睡覺。在師父的加持下,在我倆的正念下,制止了邪惡的迫害,第二天他就好了,恢復了正常。

二、舊勢力不輕易放過他

2018年快到中秋節了,老伴出現了腳痛,我們發正念也沒有減弱的跡象。我想︰修煉不是那麼簡單容易的,一出事就發正念,並馬上就能制止事態的發生,正念強可以,有時可以,有時不能。如每次都行,那大家都不要修了,坐那發正念就可以了,那是不可能的。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遇到了向內找,該要承受的也要承受和付出,從中悟道,放下人心執著,才能解體舊勢力迫害。我們沒找到被舊勢力鑽空子的原因,第二天老伴情況越發嚴重,從腳疼發展到全身痛。痛到頭頂的時候,他承受不住了,說︰“我不行了,我的頭要裂開了!”我的手一踫到他,痛的就更厲害,摸哪兒哪兒都痛,有時痛的跳起來。

我有些慌了,心不穩,不知如何是好;他也沒了正念,說︰“不行,我要去醫院。”我想,我不能強迫他如何做,因為他的心性標準在哪兒,他的承受力也就那麼大。心態不穩硬頂著也不一定過得去。我們現在就這狀態,沒有正念用人心很難達到預期的效果。一旦有什麼事,還會起負面作用,于是我就送他去住院了。

住院期間,我每天要買菜做飯,來回家里、醫院跑。我帶上真相播放器、真相資料,中午在醫院大廳發資料,找機會給人講真相救人。白天在醫院照顧他,晚上回家學法,早晨照常煉功。

我一個八十多歲的人,這樣超負荷運轉卻不覺的累,心里還很踏實,因為有法在,有師在,所以也沒有什麼可擔心的,也不害怕。老伴住院十天後就回家了。

三、再次與舊勢力交鋒

有一天晚上,大概九點鐘,我在有師父法像的房間里學法。突然听見一個男人說︰“我要拖他走。”聲音很清楚。我驚恐的看看四周,沒人啊,立即警覺到這是舊勢力在威脅、恐嚇我,我對著聲音來的地方大聲說︰“你這個魔鬼,你敢!你滅、滅、滅……”

我趕緊到老伴房里去看,我說︰“你睡覺了嗎?”他說︰“沒有。”“你在干什麼呢?”他說︰“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放心了,雙手合十,謝謝師父保護著他。

師父說︰“他自身攜帶的東西和他自己的忍耐力結合在一起是固定的”[1]。回家剛剛一個星期,他又了醫院。我認為他這一關總過不去,是走了常人的路,舊勢力沒完沒了的干擾,也在考驗我們信師信法的成度。

老伴雖然沒過好這一關,但他始終都沒離開法,無論在家里還是在醫院,都要學法、听法、發正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深深的體會到師父的無量慈悲,師父比我們自己都珍惜我們的生命。按照目前老伴的悟性和承受能力,如果不是師父的法身保護,他根本就無法過去。

這次住院九天,全是在做各種檢查,結果出來了︰“沒有病,只是一點炎癥。”沒吃一粒藥,也沒打一針,就又健康出院了。

端午節晚上十點,我坐在床上學法,隱隱約約的看見四個人抬著一副棺材在我房門口走,我當時嚇了一跳,趕緊到他房里問︰“你睡了嗎?”他說︰“沒有睡,在發正念。”我松了一口氣,心想︰要睡了可能就有危險了,太可怕了。

我含淚跪在師父法像前︰“師父,請您救救他,他不能走,不能走,我和他是一個整體,我們的使命還沒有完成。”

之前听到和看到的“拖他走”和“棺材”,時常會反映到腦子里來,總是揮之不去。干擾的我忍不住告訴了兒子(常人),意思是要他們思想上有所準備,畢竟他父親九十多歲的人。

四、找到與放下執著後

後來我悟到︰老伴的魔難也是對我的考驗,為什麼他除了身體不舒服,什麼害怕的事都沒感覺,就只讓我听到、看到?這是要我放下對情的執著的。人各有命,他有他的安排和自己要走的路。他的生死也不是我能執著的事,不是我能做的,只有幫助他在法上提高,鼓勵他。不要怕,有法在、有師在,要加大力度學法,發正念。

十多天後,我在一次發正念時,突然又听到一個男人的聲音說︰“里面是空的。”啊!我立即想到指的是“棺材”是空的。這個聯想是那樣的迅速,因為經常掛念此事,也許是對我調整心態後的一個答復︰一切都是假相,就看你的心怎麼動,你找到了執著,去掉它,一切就變。師父說︰“相由心生”[2]。

通過這一系列的事情,我放下了對情的執著和怕死的執著︰一切沒有什麼了不起的。結果環境就變好了。這麼大年齡的我們,現在能吃、能睡、能走,還能做三件事,這都是師父給的啊!今後的時間就是加緊多學法、背法,煉功,發正念,多救人,不辜負師父的救度之恩!我們要精、精、再精,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真正跟師父回家。

叩謝師父!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