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會寧縣政法委人員對王蘭英等人騷擾、迫害

Print

【圓明網】近期,甘肅省會寧縣政法委持續“清零”,對法輪功學員騷擾,王蘭英老人及唐淑芳、周淑萍等法輪功學員都遭受了騷擾。

一、王蘭英被省、市、縣三級政法委多次騷擾

王蘭英,女,年近80歲,會寧縣法輪功學員,修煉法輪大法近二十多年。自邪黨“清零”迫害以來,老人多次受到來自甘肅省政法委、白銀市政法委、會寧縣政法委、會寧縣會師鎮政府的騷擾威脅。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七日上午十點多,五個人來敲王蘭英家門,其中兩名女公安,一名是會寧縣會師鎮社區主任席進賢。席進賢說︰上面來人要和你們煉法輪功的每個人談話。王蘭英說︰會寧縣的國保臭名遠揚了,會寧縣國保大隊長張小平一伙十幾人在去年十一月初在蘭州為抓捕法輪功學員,用電鋸把西北師大老年法輪功學員任燦如的家門鋸開,搶走老人私有物品,綁架她的保姆,並勒索罰款兩萬元,邪惡至極,蘭州人都說會寧公安是土匪。他們說︰(不論)你怎麼講,你今天必須到會師鎮去一趟,現在公安都配來了。這樣他們把王蘭英用車拉到會師鎮。

到鎮上,他們把王蘭英安排到另一辦公室里,會師鎮副書記魏永剛和鎮長姜毅坤輪番誘騙威脅讓王蘭英簽字說不煉了。時任鎮長姜毅坤態度很強硬說︰“黃河水迎來了,路修寬了,你吃的好,穿的好,你還反共產黨。”王蘭英說︰“我修煉法輪佛法,從不參與政治,你態度不要這樣強硬,你當領導教訓下級的口氣別給我使,我沒犯法,我不接受你的強行。”姜毅坤說我就這口氣,就出去了。

會師鎮副書記魏永剛又欺騙王蘭英說︰老奶奶簽了吧,簽了大家都好。王蘭英說︰對大家都沒好處!小魏,老奶奶勸你在法輪功問題上槍口抬高一厘米,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要認真迫害佛法,否則必遭報應,有人說你對法輪功狠得很。他驚訝的說︰沒有啊!王蘭英說︰群眾的眼楮是雪亮的,你干好你的本職工作誰都說你是好人,老奶奶說的是肺腑之言,是為了救你,你一定要明白。他思考了一會兒就走了。

又來一工作人員看著王蘭英,王蘭英給他講了大法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以及自身在大法中身心受益,又講了共產黨的邪惡本質,時間充足。外面也有四、五個人也在听王蘭英講真相。這樣從早上十點多一直到下午五點多,他們又把王蘭英叫到大會議室,室內坐滿了人,以後才知道,他們在這逼另一位大法學員簽字。

鎮長說︰你到家里也不能煉,你煉不讓你兒子工作,不讓你孫子上學,我有權停發你的養老金。王蘭英說︰你說了不算!我兒子是打工的,今年疫情嚴重經濟下滑,打工都打不上,孫子還小,看你吧!這時省上的和市上政法委的人都走了。鎮長說︰從明天早上八點開始,我把你關黑屋子學習黨的文件。

最後王蘭英旁邊坐的一人拍了拍她的肩頭,王蘭英也不知他啥意思。他們把王蘭英送回家,再也沒有騷擾過。

二、會寧縣政法委與會師鎮政府騷擾唐淑芳

二零二一年八月十八日晚上七點,唐淑芳和丈夫在家吃飯,有人敲門,開門一看來了五個人,兩女三男,他們說要到他們那里去一趟。唐淑芳趕緊把門關上,他們連砸帶踢門,打了兩個小時,唐淑芳把門打開,外邊又來了十多人,他們是會寧縣政法委、會寧縣公安局、會寧縣會師鎮及社區,又來4輛車,他們把唐淑芳和丈夫拉到會師鎮辦公室,有20多人。會寧縣政法委副書記栗永剛、會寧縣會師鎮書記劉曉峰、會師鎮鎮長姜毅坤、會師鎮人大主席魏永剛,還有10多人不認識,說要對法輪功清零,要唐淑芳寫所謂的“四書”,唐淑芳不配合,四次強拉唐淑芳的手簽字,他們把唐淑芳關了一晚上,輪班換人看了一夜,唐淑芳給他們講真相,講了兩個小時。他們不听,還辱罵大法。

會師鎮邪黨書記劉曉峰把唐淑芳丈夫叫到另一房間,威脅他說︰這次不配合,就把你養老金去掉。說唐淑芳丈夫是公安退休的,說你家有大法書,還要把兒女叫來,不讓上班,不讓孫子上學。

會寧縣國保大隊長張小平辱罵師父。張小平還打電話叫公安局來拆唐淑芳家門,說如果有東西就把唐淑芳和丈夫送進監獄。唐淑芳丈夫害怕了,深知這群為邀功升官什麼手段能使出來,他們強行唐淑芳簽字。

三、會寧縣政法委騷擾周淑萍及家人,還辦洗腦班迫害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中旬,單位來電話讓周淑萍找會寧縣會師鎮副書記魏永剛,不然的話對孩子不好。第二天下午,周淑萍給魏永剛打電話,他們在郵電局的一個茶樓見了面,同來的還有會師鎮社區主任席進賢,他們讓周淑萍寫“四書”,周淑萍要給他們講真相,魏永剛就大聲喊道︰我們不怕遭報應,即使從樓上掉下去,車踫死都認頭,只要你把“四書”寫了。

又過了幾天,會寧縣政法委副書記陳慈航給周淑萍丈夫打電話要到家里來,說有事電話上說不清,又拿周淑萍丈夫上班威脅、拿孩子上學威脅不利的話逼迫周淑萍寫“四書”。又過了幾天,他們給周淑萍的大哥、弟弟打電話,讓周淑萍到鎮上寫“四書”,否則連累其兄長孩子的前程。會寧縣公安局又給周淑萍弟弟打電話說再不去,就從大學叫周淑萍女兒來對付她。會寧縣會師鎮社區書記郭振霞給周淑萍女兒打電話,問在哪個學校上學?問周淑萍兒子在哪個學校上學?

周淑萍知道後給郭振霞打電話質問到︰為什麼騷擾我女兒、兒子?她欺騙周淑萍說為了防疫工作,她自知理虧做賊心虛胡言亂語。又一天晚上,魏永剛又給周淑萍打電話說見個面,周淑萍說不去,他們把她弟弟叫去,讓周淑萍弟弟勸她寫“四書”。過後又一個晚上,社區主任席進賢把周淑萍叫到會師鎮,周淑萍問他們︰你們知道嗎?在2011年3月1日國務院新聞出版總署發布第50號令,決定廢止1999年江澤民禁止出版法輪功出版物的2條禁令。席進賢在網上搜出來了這個規定,他不認為啥,魏永剛開始宣講,陳慈航也來說看是什麼文件,看完就走了。席進賢寫好了“四書”讓周淑萍簽,周淑萍不簽。周淑萍就回家了。

當年十二月十三日早上,郭振霞和一個社區的來周淑萍家里,席進賢這時打電話把周淑萍騙到會師鎮政府,在那里周淑萍才知道他們要給她辦洗腦班。不一會兒來了好多人,有一位自稱是姓陸的甘肅省政法委的人、陳慈航、會寧縣政法委副書記陳光遠、會寧縣城關派出所也來一男一女,會寧縣枝陽社區書記郭振霞(女)、一名社區網格員、會師鎮雷艷紅(女),雷艷紅是專門錄入迫害每個人信息的。陸姓人員坐好之後,他們讓周淑萍也坐到他對面,周淑萍沒有,陳廣遠過來扯著她的衣服讓她坐,坐下後,陸姓人員問周淑萍叫啥,周淑萍沒回答,反問到你姓啥,他說姓陸,(此人全省各地到處竄辦洗腦班,自知做賊心虛謊稱陸姓,不敢告訴人真實姓名,謗佛謗法,辱罵大法,侮辱修煉人),這時周淑萍知道他們開始辦洗腦班了。

過了一會兒,他們叫來了周淑萍大哥、二哥、小弟他們三人,周淑萍當時一看就要離開,周淑萍弟弟和社區一個女的把她拉住不讓她走。陸姓人員給大家放詆毀大法的錄像,周淑萍說是假的,周淑萍哥哥說老趙手被燒傷了,頭發沒燒壞,一直到晚上七、八點。走時席進賢說,今天外國給他們打了三個小時電話,讓周淑萍明天九點繼續來。第二天,郭振霞叫周淑萍去,周淑萍說不去,她說不去就叫派出所來拉,同時叫來了席進賢,席進賢也威脅周淑萍,他們又把周淑萍拉到會師鎮。陸姓人說︰今天遲到了,有事打個招呼,說好九點到現在啥時間了,說他以前在長春讀書,一直詆毀大法師父,他自稱轉化了八百多人,他說自己怎麼不報應反而好好的,罵周淑萍嘴強,讓周淑萍去死去殺人。一直到晚上,魏永剛用周淑萍以前起訴江澤民迫害元凶一事來威脅周淑萍,說這次若不寫“四書“會如何如何威脅周淑萍,每天辦班洗腦費2000元給了陸某。第三天中午,他們把周淑萍拉到會師鎮逼寫“四書”並錄像。

辦洗腦班期間,魏永剛讓女警察拿個感應器在周淑萍身上掃,問手機在哪兒,後來才知道是海外法輪功學員給他們幾個打電話講真相,認為是周淑萍發的。說他和席進賢的手機號誰都不知道,問會寧還有沒有沒發現的法輪功學員,誰在家還會用電腦。陸姓人說還挺快的,把他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到白銀市辦傳授班的都上明慧網了。

二零二一年八月,席進賢和社區一男的又把周淑萍叫到會師鎮,說蘭州監獄、甘肅省政法委、白銀市政法委、會寧縣政法委、會寧國保都來了。說是驗收,他們還問周淑萍煉不煉。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