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執著于韓劇看到自己的色心

Print

【圓明網】本來認為在色的問題上,自己覺的沒有什麼可說的。因為我和丈夫斷欲已經十八年,自己也不會有什麼念頭。他現在也在學法。原以為自己在這方面沒什麼問題,現在看來不是。
看韓劇招來病業

我女兒有一個淘汰下來的艾帕(iPad),放在家里已有兩年了。女兒說︰“這個艾帕個大,你能看清,就當電話吧。”

我每天從晨煉到上午八點出門講真相,下午一點,到同修家學法,時間很緊,就是下午四、五點這段時間,放松一下,可就是四、五點這段時間出了問題。我家是二層樓,樓下是起居,樓上是臥室,樓下全是“監听”設備。如果女兒回家,家里的手機、艾帕不下十個,不方便做大法的事。這段時間,我就倒上水,躺在沙發上,心想干什麼呢?看會兒艾帕吧,看看美食,怎麼做飯,這個應該問題不大。

自己放任自己,也知道不對,有時放起來艾帕,不看了,有時家里有事用艾帕,又拿出來,反反復復。本來我以前就對韓劇有執著,以前偶爾打開新唐人電視一看,正在播韓劇,也會看半集一集的,就執著于電視劇中人物的結局,過一段時間,看看結束沒有?有什麼結局?有時也能控制自己,就不看了。有時一看是韓劇就關機。

前一段時間在艾帕上偶爾點了韓劇,點開看了,一下就上癮了,大概半個月吧,斷章不全的看了三部。一邊看,一邊覺的大法弟子不應該這樣,可是就是執著電視劇中的人物命運,而且被劇中的愛情故事感動吸引,就想看到結局。

這期間出去講真相,踫到了兩次對我說流氓話的人,我也悟到是因為自己看韓劇,情色太重、場不好,但還是沒擋住我想看結局的心。當時也下決心看完結局不看了。

但修煉是嚴肅的。剛看完,身體就出現了消業現象,就象常人說的泌尿系統感染,而且大便也不通,胃口也不好,小腹下墜,尿痛,全身肌肉酸痛,頭痛,頭暈,四肢無力。最嚴重的是還夢到了死人。

自從修煉後,我從來都沒夢到過過世的。然而,這個夢中還和那過世的人說了話。那個過世的人說,她在她丈夫的老家蓋了房子,問我蓋沒蓋?我說不知道蓋不蓋,他(我丈夫)弟兄們沒商量過。說完就醒了。這才發現我在和過世的人說話,我感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死人的房子不是墳墓嗎?

今天早晨,在半醒不醒中,我腦中反映出一句話︰“拉上你的手,直到生命的盡頭。”剛開始我還以為我看韓劇中了毒,在做情詩。後來才悟到,是師父點化我,“放不下情與色,死路一條。”我決心把纏著我的情魔、色魔徹底曝光,讓它們死。

追根溯源,抓出色魔的根

“文化大革命”開始時,我十三歲,上五年級。因為我父親是副縣級干部,首當其沖,受到了沖擊,我一下子從一個別人都羨慕的干部子女成了一個“狗崽子”,受到同學的欺侮。本來我就是一個不善交際、很靦腆的人,那時每天都哭著回家。我母親說︰“別哭了,咱不上學了,在家玩吧。”從此,我就不再上學。

不上學干什麼呢?上大街上玩吧。滿大街都是大字報,標語,牆上貼的,路上掛的,還有寫著父親名字的大字報。大街上一會兒一波打鼓敲鑼、戴高帽游街的,挨批斗的人大部份我都認識,都是爸爸的同事和下級,平時都是叔叔伯伯的叫著,嚇的我直哆嗦,哭著跑回家,不敢出去了。我父親因為當時有心髒病病休在家,因此沒戴高帽游街。他在家連氣帶急又害怕,得了抑郁癥,說話不著邊際,情緒也不穩定。

不敢出去了,干什麼呢,看書吧。父親有一些書,還有姐姐們帶回家的小說,我從十三歲直到四十三歲開始修煉之前的三十年里,我看的小說包括中、外、港台的書,很多都是言情的,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看了多少本。除了家里有的,絕大部份都是從單位圖書館借的。

自從修煉大法後,就不再看了,從晨煉到晚上集體學法,當時還上班,也沒時間看。中共迫害之前,我在單位里工作比較自由,上班時,我都是看大法書,抄大法書。後來迫害了,又有怕心,不敢在單位看大法書,又看了一陣子的言情小說,後來覺的不對勁,就關上辦公室的門,抄大法書,別人敲門,我就把書放好,再去開門。至此,再也沒看過常人的書。

回憶起來,自從修煉後,沒有怎麼看電視劇,因為也沒有時間,並不是把執著心都放下了,但是執著韓劇的心還是很強的。我悟到我從小到大看了那麼多小說,特別是邪黨的那些書,不知中了多少毒。常人的小說不都是色情這些東西嗎?我現在悟到,其實師父一開始就給我清理這方面的東西,我從小就例假不正常,很痛苦,剛修煉之時,子宮大量出血,排出了好多髒東西,我想就與此有關。

為什麼愛看韓劇呢?愛看韓劇中俊男美女,愛看曲折委婉的愛情故事,我悟到是色心重。色心中不只是指你的欲望,有蠢蠢欲動佔有別人的心。愛看那些俊男美女的愛情故事,潛意識中是自己向往那樣的生活,是修煉人不該有的心,是色心。修煉人怎麼能執著常人認為的所謂“幸福”呢?

師父說︰“人就象一個容器,裝去什麼就是什麼。”[1]我腦子裝了這麼多情色的東西能好嗎?我現在悟到,看常人的小說,看電視劇,都是給自己的身體里灌毒藥。師父給我往外清理,我和師父對著干,往里灌,這是對大法對師父最大的不敬。作為一個修煉多年的大法弟子,真的是無顏面對師父。我從小到大看了那麼多骯髒的東西,修煉這麼多年了,還執著于看韓劇,給自己灌了多少毒藥,讓我小腹下墜,下身難受,也是去我的色心。

以前自己不悟,還覺的自己一生清白,從來沒做過出格的事,把正常人本來就應具有的正常規範,當成了自己的功勞。其實一腦子的情色物質,與現在的變異人類有什麼區別?這是修煉人應有的素質嗎?作為一個老弟子,犯了這麼低級的錯誤,對不起自己,更是對不起師父。謝謝師父的慈悲點化,弟子這次真記住了。拉著情色這些東西不放,死路一條。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溶于法中〉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