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的艱辛與安逸

Print

【圓明網】昨晚突然想到艱辛與安逸這個話題,想寫出來與同修切磋。記得在迫害初期的時候,我與妻子雙雙被非法勞教、判刑,頓時家中失去了經濟來源,孩子、老人頓失依靠,那時真像天塌了一樣……

記得在被非法勞教前我離家出走,流離失所了一段時間,那段時間為了躲避邪惡的通緝抓捕,甚至住野外、宿山洞、乞食要飯,那種艱辛無法形容。盡管如此那段修煉時光我感覺卻是特別純淨的,夜宿山洞,身下鋪墊茅草,身上蓋著一塊隨身而帶的小毯子。有時沒有山洞可住,就天當被地當床,露宿在野外。可是到了白天我就寫好一封封“真相信”,寄給親朋好友及同事熟人,夜晚悄悄跑到城里郵寄出去。記得我的一個朋友收到我寄給他的真相信後,馬上告知了我的家人,你們放心吧,某某給我寄信了。

記得剛從勞教所回來時,月工資不到千元,(妻子從被綁架那天起就失去了工資)我把工資分成四份,還債、急用、做資料,留下200元用作生活費,每日以吃饅頭,就咸菜。下掛面,撒鹽面為主。白天上班,晚上與同修們一起下鄉發真相資料,艱辛中浸透著修煉的充實,修煉狀態也特別好。

近幾年環境變了,搬了城市,住著樓房,工資增長了幾倍,孩子們也收入不菲。自從妻子被迫害離世後,孩子們把孝心全用在了我的身上,衣服左一件右一件,衣架掛的滿滿的,吃的用的隨時給買,過起了養尊處優、安享晚年的生活。可我的心里卻越來越不舒服、不踏實、不是滋味兒,失去了艱辛的環境,過起了安逸的生活,和修煉的內涵越來越遠,越來越覺的自己不是在修煉,而是在過著一個老人安享晚年的生活。這種來自兒女的濃濃的情,使我的求安逸心也日益加重,不精狀態愈顯嚴重,三件事做的愈來愈差,身體狀況也不斷出現問題。

師父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一文中說︰“如果你們到現在還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麼,就不能在當前的魔難中走出來,就會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帶動而邪悟。師父一直很痛心那些掉下去的人,多數是被此心帶動而毀掉的。”我心里很著急,怕自己陷在安逸中被毀掉。我深知吃苦、消業是修煉的實質,而安逸享樂是必須要修掉的東西,一個修煉人怎麼可能在安逸享樂中修成呢?別被安逸心毀掉,是每一個老年同修都值得警惕的話題。況且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有使命在身的,兌現不了自己的使命和誓約,這可是天大的事啊!

近來看著孩子們錢大手大腳,(特別是為我花錢的時候)不知珍惜,我就著急,一遍接一遍的說,錢來之不易要居安思危,可是就是沒人听,還認為我是老觀念,有利益之心。我是從那種一分錢分兩半花的苦日子中過來的人,怎麼能不珍惜呢?老年人與年輕人在觀念上、生活理念上及生活習慣上存有代溝不可否認,我會和他們很好溝通的,節儉是傳統美德,到多會兒都不會錯的,我們老年人也有教育歸正子女的責任啊!

條件好了,環境變了,安逸之心也會隨之而來。也許有的老年同修或多或少都可能被兒女之情所累,被求安逸之心所干擾,或許陷在其中難以自拔。《環境的艱辛與安逸》一文是自己的切身感受,寫出來與同修切磋,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