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清在沈陽康家山監獄遭受的殘酷迫害

Print

【圓明網】遼寧省本溪市桓仁縣法輪功學員王德清從一九九四年底開始做警察,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工作兢兢業業,不計較個人得失,是公認的好警察。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後,王德清多次遭迫害︰二零零二年二月被非法勞教,在勞教所遭關小號、背銬、毒打等折磨,導致右耳被打穿孔、患腰椎間盤突出。二零零三年十一月,王德清被單位無理開除。二零一三年六月四日,王德清再次被桓仁縣國保大隊警察綁架,迫害得奄奄一息,遭非法庭審,昏倒在法庭,後保外就醫,被迫流離失所。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一日,王德清被桓仁縣公安局國保大隊指導員郭學義及四個警察通過網絡等不可告人的手段,秘密行動,去青海省綁架,王德清被桓仁縣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同年十一月被送到沈陽市康家山監獄迫害。

下面是王德清在沈陽市康家山監獄遭受的種種慘無人道迫害。

一、坐小板凳

到監獄的當天下午,王德清被分到二監區(監區長叫鄢鐵德,教導員叫齊剛)。到達二監區時被犯人李強(當時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的幫凶)直接領進監區洗澡池里折磨,那里面沒有攝像頭,誰也看不見里面發生的事情,就是當時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這里都是由惡警指使犯人對學員用各種方式迫害,同時伴隨惡警的惡行。

中共酷刑示意圖︰罰坐

王德清每天被迫到那里坐小板凳,面對牆壁,不許隨便動,常常不讓去廁所,隨時都有被毆打的可能,記不住打罵多少次了。晚上回到監舍時先在走廊里與其他剛來的犯人一起面壁坐板凳,別的犯人坐完回監舍休息了,王德清回監舍後還被強制坐一段時間,就是變法不讓睡覺。不讓睡覺是中共檢察機關常用的用刑手段。當時主要是李強(涉及毒品犯罪)和張鐵軍(重傷害犯罪)看管迫害王德清,以李強為主。

二、上繩(也叫掰腿)

在十二月份的寒冷天氣里。李強和張鐵軍把王德清的棉衣扒下來,用繩子把雙手背過去,綁在鐵椅子靠背上,人坐在冰涼的地磚上,兩個惡人往兩側橫掰王的兩條腿,使人處于極度痛苦中。這是公安惡警刑警常用的酷刑手段。有時用布堵住嘴不讓別人听到慘叫聲。在康家山監獄里,每當酷刑法輪功學員時,車間里都會放音樂,目的是不讓犯人听到學員的痛苦慘叫聲。平時干活時是不給犯人听音樂的,偶爾給放音樂都是惡警覺得活干的好的獎勵。

三、利用犯人毒打

犯人李強是一個犯罪里的“慣犯”,總進監獄,善于領會惡警的意圖,也從中共惡警那里學了很多害人的手段。他常把手里看的十六開本大小的書卷成筒狀專門抽打王德清脖子兩側動脈處,很多人都不會用這陰招的,很是痛苦的。張鐵軍他倆還用雪碧瓶(飲料瓶)里面裝有一半鐵砂粒,連續擊打王德清的頭頂部,當時打暈了。犯人常用空飲料瓶里裝進大蒜後用力摔打地面,里面的蒜瓣就粉碎了,再倒入醬油就是蒜醬。李強說過自己打人不留傷。

酷刑演示︰紙棍抽打

四、惡警親自毆打用刑

一次惡人李強與張鐵軍對王德清毒打後,浴池里進來一個大高個子警察(後來知道就是當時二監區的教導員齊剛,身高約一米九)。李、張二人喊“齊大”,恍惚中王德清禮貌地稱“齊大”,隨之而來的是齊剛一拳就把王德清的鼻子打出血了,接著就是連續地左右打嘴巴子。也記不住打了多少個、打了多長時間。再接下來就是狠狠地一腳把王德清踹倒,頭差一點撞到瓷磚牆上的一個自來水頭上。他嘴里說了一句“叫你信仰”(後來想起來了,當時分監區之前都到教育科的教室里時,曾經有一個高個子警察問王德清什麼罪時,回答說“信仰”)。

齊剛臨走的時候告訴李、張二人“中午不給他飯吃”,中午也真的沒給王飯吃,也沒讓去食堂,主要是不讓其他犯人看到他表面的傷害。當天晚上走的很晚,也沒有去食堂,在走路都費勁的情況下,也沒有回監舍休息,而是由李、張二人直接將王德清送到齊剛的辦公室,把王德清的雙手分別銬在椅子的兩側扶手上就出去了。

齊剛領兩個警察進屋後其中一個年輕姓劉的手里拿一根電棍,齊剛手里拿兩根電棍。嘴里還說了一句“共產黨有時也不講理”,用三根電棍同時電擊王德清。桌子上放了一堆電棍。平時每個監區只能有一個電棍的,是有規定的;有關督察部門也總到監獄檢查的。可見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真的是常人難以想象的,就像有的人說的那樣,共產黨的邪惡,只有你想不到,沒有它做不到的。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五、殘酷奴役,不許說話

每個法輪功學員從這里出去後都面臨監區的繁重勞役。監區是監區長承包的,都是給他干活,當時王德清干的活和另一個服刑人員是一樣的,那個人干完的時候就可以稍休息一會兒,可是王德清干完後,管事犯人(靠利益賄賂監區長管事不干活,相當于半個警察)姓樸的人馬上讓王德清干別的活,當時有一個老年法輪功學員知道後兩天晚上不睡覺,以示抗議。

同時,法輪功學員不管是車間干活、吃飯、休息,總之全天候都有包夾(兩個或以上犯人監管)看管,不許法輪功學員,尤其是經過酷刑迫害的學員,與其他任何人說話。就是家屬接見時,警察也是親自監听、監管的,他們也是作惡心虛的,怕他們干的違法的事,傷天害理的事曝光傷及其身。

二零一七年的下半年,在嚴酷惡劣的迫害環境中,王德清的身體出現了嚴重的狀況,被緊急送到院外搶救,才保住生命。

在二零一七年下半年的所在監獄的地區選舉中,那天監獄把所有監獄在押人員集中在操場上,以監區分別排隊投票,同時有錄像,走形式,票上的名單都是固定的,選誰也是固定的,根本沒有自主權。盡管是這樣,惡警還是不放心,當時二監區的教導員是常征(音)。把所在監區的法輪功學員專門集中一起,不許參加投票,赤裸裸地公開剝奪中國《憲法》規定的公民享有的選舉權。

二零一五年到二零一八年,康家山監獄二監區先後迫害過約二十個法輪功學員,其中大連金州區的徐廣鑄,一個很善良的老人,在二監區被當時的惡人高峰(音)一伙在惡警的指使下用各種方式迫害,老人自己講高峰用竹子條抽打他的腦袋等,幾乎使老人活不下去了。高峰是當時監獄臭名昭著的獄霸,後來因嚴重違反監規被調到別的監獄了。

六、惡人齊剛、沈衛東、張鐵軍、劉晶

當時的教導員是齊剛,為掩人耳目,將徐廣鑄安排到了四監區;二零一六年到二零一七年,一個本溪市的老師(曾經被非法判刑過九年),又被非法判刑,分配在二監區,被惡人沈衛東等人在惡警指使下,打掉了四顆牙,牙都沒給本人。當時的教導員是常征。二監區的監區長始終是鄢鐵德。他曾經告訴過王德清,十多年至二十年前他就在沈陽張士勞動教養院工作,也是那個時候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

齊剛二零一六年被提升為四監區監區長。四監區本是監獄環境最好的,相當于老殘隊,也沒有迫害法輪功的事,齊剛到四監區以後開始了迫害多名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六年八月,一個盤錦的學員,只剩幾個月就回家了。到四監區的那個下午,齊剛一伙為了迫害這位學員,提前收工了,留下幾個惡人,極其殘酷迫害這位學員,殘酷性當時犯人都知道,很多犯人都覺得不敢想象。不久,齊又提升少犯(未成年犯罪)學校的校長了。

給教育科干活的一個服刑人員曾經問過王德清一句話︰你知道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給警察、給監區、給監獄多少錢麼?還說過沈陽市的司法局長劉晶(音)就是從康家山監獄提升的。

二零一四年到二零一八年間,康家山監獄殘酷迫害了很多法輪功學員,當時的康家山監獄在全省監獄中有三個排名第一(犯人沒有手機、二十年無事故、法輪功轉化率)。知情人透漏過,二零一四年為了達標,曾經把一批法輪功學員一起弄到監獄教育科的樓上會議室,有惡警指使四個人折磨一個學員不許睡覺,持續了一個星期。參與迫害王德清的張鐵軍原來是三監區的服刑人員,因違反獄規被調到二監區的,曾經對王德清說過“趙成林在三監區遭老了罪了”,本溪市法輪功學員趙成林離開康家山監獄回家後不久便離開了人世。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