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身心受益 了悟人生走出謎

Print

【圓明網】我是醫院藥劑師,一九九四年末念大專時,我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因為身體不好,而對氣功感興趣,上屆學長就給我介紹了法輪功。
煉了不長時間,我就劇烈咳嗽,同學們都勸我上醫院,我就告訴她們是師父在給我消病業,結果一個星期後,早晨起來,就好了,渾身輕飄飄的。好神奇啊!頭天晚上,我還咳嗽的頭大,並且痰里還有血絲,好象是嗓子都咳破了。沒想到,這麼快就徹底好了。

我在十三歲時得過肺結核,X光片子顯示在肺門處有兩個陰影。治好後,身體虛弱,常年感冒,扁桃體肥大,初三時切除了扁桃體,高中時經常回家打吊瓶,有時嗓子腫的兩、三天吃不下東西,只能吃點蒸雞蛋羹。有病難受時,我就想,功名利祿都是過眼雲煙,只要有個健康的好身體,即使窮點,也行啊。現在,我終于成為一個健康人了。

隔了一段時間,又有眩暈癥表現,天旋地轉的,也是一個星期就好了。

身體好了,頭腦也清醒敏捷。高中時上課集中注意力時間長一點,就頭疼眼楮疼,近視以一年一百度增長,煉功後,不再長了。而且大專學業考試也輕松過,沒掛一科。

心性上的提高也有很多。有一次,我在宿舍樓撿到一百元錢,就交給了輔導員。班上一個男同學知道後,問我為什麼上交?我說︰修煉人不能得不該得的東西。他說,你不要給我呀,我不煉功,沒事,都夠我半個月生活費了。這個同學後來當了警察,現已明真相。

還有一次,我在宿舍給煉功用的錄音機的電池充電,同宿舍的同學就說是她的,我說是我的,她還很生氣。我沒和她爭,但心里很難受,畢竟五十塊錢的東西呢。後來,和一起煉功的同修說了這件事,都說不讓我要了,我就又買了一套。

我知道這是去利益之心,但為什麼會出這樣的事呢?忽然想起來,一次,我把這位同學治痤瘡的藥水瓶弄打了,幸好瓶里只剩五分之一了,她有些生氣。我說,要給她十元錢,她是五十元一瓶買的,她沒要,我就沒堅持給。當時確實有點舍不得,就是這顆利益之心找到了。在以後的生活和工作中,也多次出現利益上的考驗,有正面經驗,也有負面的教訓,甚至有的教訓是刻骨銘心的,在這里就不一一贅述了。真是該花的錢,必須得花,不該得的,千萬別得。印證了“欠債得還”[1]和“不失不得,得就得失”[2]的理。

畢業後,我來到男友(同修)所在的城市,在一個診所上班,並且和他成家。一年後,他以性格不合,提出離婚,我接受不了。別人修煉,家庭和睦,我倆都煉功,怎麼能離婚呢?我不同意,他就不理我了,也不吃我做的飯了。我想不通,煉功時,眼淚嘩嘩流。在抱輪時,忽然一個金色的大字轉到我眼前停下,是個“緣”字,隱去後,又轉過一個金色的“吳”字。我明白了,是緣份無了,緣份沒有了,別執著了。這是師父看我實在不悟,點化我呢。我放下了對他的情,和平分手。但我還是很感謝他帶我走入大法修煉。

隨著修煉的升華,反思過去發生家庭矛盾時,我並沒有找自己,修自己,都是盯著他的執著,去修他了,還認為自己付出很大。通過向內找,才發現自己不願吃苦,拈輕怕重,做事走極端,近視不戴眼鏡,人為的給自己造成很多不必要的麻煩。粗枝大葉,我行我素慣了,還固執的不行。真是慚愧啊。

離婚後不長時間,就是九九年“四‧二五”、“七‧二零”,開始入了正法修煉時期,每天都很忙。我三十多歲時,媽媽就開始嘮叨讓我找對像。有一次,妹妹打電話問我是不是還在等他?我說沒有,是沒找對像那個心思。放下電話,想到前夫,心里還是有些難受。唉,也不知我倆以前是什麼緣份。結果,晚上在睡夢中,師父給我展現了那一世的因緣。這回,我是徹底明白了。欠債已還,緣份已盡,大法解了我們的淵怨。

修煉路上,也多次出現過危險的事,但都在師父保護下,有驚無險的走了過來。僅舉幾例。

一次晚上,在離北京不遠的高速公路上,我從行駛的截訪客車上跳下,因為慣性,後腦勺先著地,短暫的失去意識,起來後,就下意識的跑下高速公路,才想起自己是誰,我師父是誰。隨後,就有兩輛汽車開了過去,再晚一會兒,就被車碾了。我無法表達對師父救命之恩的感激!

我只是後腦勺摔個大包,不摸不疼,左腳掌落地就疼,這都不算什麼了。我就一瘸一拐又往北京方向走去。

還有一次,我吃了壞西瓜,連著三天上吐下瀉,吃東西就吐,後來拉的都是膿和沫子。有好幾次,坐著坐著就失去了意識,我也不害怕,找到了執著後,就好了。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