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逸心是滋生色欲心的溫床

Print

【圓明網】學習師父講法︰“大法弟子啊,色欲是修煉人的死關我早就講過了,被常人的這個情帶動的太凶、太厲害啦。連這點事情都不能自拔,看來舊勢力當初把這樣的安排到大陸的監獄里才能改,是不是?在那樣嚴酷環境下看你還咋樣。是不是太安逸了才這樣的?那些不去此心而找借口的都是在自欺欺人,我沒有給你做過什麼特別的安排。”[1]從師父講法中我悟到︰色欲心是修煉人的死關,它是常人的情帶動起來的,修煉人必須修掉它徹底放下。
修煉二十多年中,色欲心一直困擾著我,特別是最近幾年來,色欲心幾乎成了我修煉路上的一大障礙,反思自己修煉路上的坎坎坷坷,有很多干擾都是與色欲心有著密切的關聯。

剛得法不久,那時心情那麼純淨,對師父和大法就是一個信,學大法去執著特別快,師父給安排清除色欲心,在夢中一關就過去了。在現實生活中與丈夫的夫妻生活,也把握的很好。自己心里沒有了那些不好的東西,丈夫也經常想不起來,即使有時丈夫偶爾出現沖動,也經常感覺不到快樂,也就不了了之。

修煉前十幾年,我的色欲心都是很淡的。那時因為上班很忙,下班的時間還要忙著做三件事,常人的東西就很少干擾到我,個人的安逸心也很少,那時候一年到頭,大多都是在十一點以後才能睡覺,早晨照樣起來晨煉。晚上經常半夜起來到村里發真相材料救人,所以色欲心就無從在我的空間場里滋生。當時我發現,沒有色欲之心,大腦經常空空的,真有天清體透的美妙感覺。所以也就從來沒受到色魔的干擾。

二零一一年我退休後,我精修煉的意志有點放松了,安逸心就上來了,安逸心一上來,情也重了,色欲心也就強了,色欲之念也就多了起來。開始色魔利用夢中演化一些場景干擾我,因為當時自己沒有把它當成嚴肅的事情對待,認為色欲心自己已經去掉了,不會影響到自己的。就是因為自己開始沒把它當回事,放松了警惕性。在退休後的五、六年後,色魔經常在我夢中出現,有時以丈夫的形像出現,有時沒有形象……此時,我已經徹底警覺了,我想︰我不能再這樣放縱色魔的存在了。

從二零一九年八月開始,我堅持背法和加大力度發正念清除色魔,並且每天都專注在做好三件事上,專注在修心上,這樣外來信息、其他生命就插不來,隨著背法心性不斷的升華,師父就幫助我拿掉了很多不好的物質。我明顯感到色欲心、色欲之念在慢慢消失。特別在在二零二零年,美國大選期間,我堅持天天長時間發正念,開始邪惡垂死掙扎,有五天半夜發正念,鬧鐘被邪惡生命給我弄的發不出聲音,讓我沒發成半夜正念。邪惡不讓我半夜發正念,我就堅持發完半夜正念再睡覺,當我堅持有一個多月的時間,邪惡受不了了,在一次夢中色魔又一次干擾我,我大聲喊︰師父幫我!色魔瞬間消失了!我終于闖過了這一色欲大關。

闖色欲大關時,我豁然發現︰色欲是安逸心,也就是在我修煉不精時才出現的。當我精了,心性提高了,師父就會把那些不好的物質拿掉。如果什麼時候又出現了懈怠,又生出了各種情,那麼隨之而來就會又有了色欲心和色欲之念。所以必須時刻保持著一種精的修煉狀態,才能保證自己不受任何干擾。

修煉是嚴肅的,我們修大法的,為什麼會出現在去執著心時,有的同修所有的執著心只去一遍就干淨了,而有的同修要去兩遍、三遍甚至更多遍呢?很可能就是我們每個人的精程度不同造成的。我們能否在有限的時間內,走完師父安排的修煉全過程,不再被色欲心拖後腿,全看自己能不能拒絕安逸、保持精。

我體會安逸心是滋生色欲心的溫床,要想修掉色欲心,必須將安逸這張溫床拿掉,不讓這張溫床在我們空間中出現。這樣才能保證自己修煉環境清淨,只有時刻保持精的修煉狀態,才能保證不在自己的空間場滋生出任何干擾修煉人的人心。

個人的一點修煉體會,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