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怨恨 慈悲講真相救人

Print

【圓明網】今年九月中旬的一天早晨,女兒來電話告訴我,她的姑姑們聚餐請我去。
放下電話我的心里直翻騰,一幕幕往事浮現于腦海︰自從我嫁過來,這幾十年來從沒得好,以婆婆為首他們全家人都欺負我。只要一見面總是找話敲打我或拐彎抹角說些難听的話氣我,有時還陰陽怪氣的整些事折騰我。那時我出于情面從未與他們計較過,只是在心里憋氣。

小姑子更刁鑽,別的嫂子她惹不起,就專門找茬欺負我。前兩年我丈夫(她哥哥)去世,她背後挑唆我女兒,結果我女兒就在他爸爸火化那天大吵大鬧,與我干仗,我當時又氣憤又悲痛,差點失去理智撞牆而死。由此,丈夫去世兩年多我拒絕與他的家人往來,每次想起來都氣的發抖。人一死,茶更涼,我不理她們就是了。

那時沒認識到這一念不在法上,而是暴露出許許多多人心,而且執著的從不向內找,尤其那個重重的怨恨心,過去一直埋藏在內心深處,沒有認真去修,時常被其操控。

接到女兒的電話後只覺的鬧心,是去?還是不去?拿不定主意,也沒往深處想。小組學法時,我和同修們講了此事,同修直言不諱的指出了我心性上的問題,其實我也知道自己是因很強的怨恨心而不想去面對小姑子,可就是不向內找趕快修去這不好的人心,反而還在為不去赴宴找借口。是啊,應該借此機會給有緣人講真相才是,這才是思考問題的基點。

轉天早晨听女兒說,她的二姑倆口子從外省回來探親,住在小姑子家。我想;這是師父安排的,是要我去掉隱藏很深的怨恨心,我必須直接去面對面講真相,使她們明白真相得救度,這是師父所要的。

二小姑子的丈夫曾經是某市公安局長,現已退休數年。他在任時,很可能參與過迫害大法弟子,現在有這樣的機會能使他听聞真相,反思過去的罪過,生命還有得救的機會。親戚中唯有我是修大法的,我有這個責任,也是我作為大法弟子應完成的使命。悟到這一點,我就要放下一切人心、恩怨,承擔起這個責任,按照師父安排的做,必須圓容師父所要的。

我首先向內找,深挖內心深處,拽出怨恨心這個潛伏的主干,順藤摸瓜,把其以下的為私為我的根一並挖出,把盤根錯節派生出的很多人心執著、觀念等等都挖出來,去掉。告訴自己這不是真我,是後天的假我附帶的東西,再正念解體它、清除它。接著再清理它曾經在體內駐留過的空間場,使身體與思想純淨下來,使周身細胞以致從微觀到宏觀層層層層生命體都充滿了善。此時,我一下子感到渾身卸去了一大塊重物,輕松了不少。

這之後再發正念清理二小姑丈夫的空間場,以及他們周圍人的空間場,清除他們背後控制他們阻止他們听聞真相不叫他們生命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

因為在純淨心態下發正念功能的效果好,力度大,功能強。發完正念後我決定擇日去小姑子家講真相。

去的頭天晚上我在思想上做了一些準備,僅靠一本《共產主義終極目的》還不夠完善,我又琢磨怎麼樣根據其職業把真相講明白講透,達到最佳效果。先說什麼後說什麼,怎樣使對方願意接受,講太多能否讓他發煩,講少了又起不了作用,我頗費腦筋冥思苦想。

師父看到我有救人這顆心,幫了我,早上提示我寫真相信與面對面講相結合。早飯後,師父給了我源源不斷的智慧,使我一氣呵成很快寫好了一封感人肺腑的真相信。

上午九點多,我買些禮品,從各方面做了充分準備,近中午坐車去了小姑子家。

在恩師的加持下,救人的效果很理想。他先看了我給他寫的信,再認真听我補充講述真相,又仔細拜讀《共產主義終極目的》那本書。他高度贊揚大法弟子的堅守與善良,表示相信大法,同意退出曾加入的共產邪黨的組織。更令我沒想到的是,小姑子一反常態,幾十年來從來沒有過、出奇的對我好,張張羅羅熱情款待,還包了餃子。在我講真相時她也在仔細听,還表示相信大法好,並且讓我給她起個化名退出小時曾加入的少先隊組織。

那天,氣氛特別溶洽、祥和,令我感慨萬千。

我悟到︰去掉怨恨心,才能修出慈悲心,才能滿懷善念做好助師正法、講真相救眾生的事。這次我能做到這一步,都是因為有恩師的啟悟與幫助才達到的。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