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拉手不掉隊 幫助病業中同修闖關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零年七月的一天下午,我講真相回來後,心里就有一個念頭,一會兒吃完晚飯,上A同修家去,因為好久沒見她出來發正念了。丈夫(同修)說︰“太晚了。”我說︰“去了今晚就不回來了,住一宿。”其實我從來都沒在同修家住過,但當時就是想去。
丈夫開車三十分鐘左右,我們到了A同修家。A同修八十歲了,她丈夫已經去世多年,幾個孩子經常輪換著來她家住。我敲了幾下門,她家三姑娘給我開的門。

門剛一開,三姑娘養的兩條狗一擁而上,凶猛的往我腿上撲,並狠狠的咬了我一口。三姑娘和我丈夫都說︰“咬沒咬著?快看看!”我說︰“沒事沒事。”沒讓她們看,我自己也沒看。當時真是驚心動魄的一幕,要是修煉前發生這事,我會被嚇的半死。

我們了客廳,我直接奔A同修的房間去了。一看,A蓋了一床大厚被子,我問︰“這是怎麼回事?”三姑娘說︰“我媽突然冷,冷的不行。”三姑娘又說︰“你們在這兒,我把狗帶回家。”我說︰“行,你放心吧,沒事,今晚我們不走了。”

三姑娘帶著狗往出走的時候,那兩條狗還瘋狂的叫,我說︰“別叫了,我欠你的債已經還了。”狗就不叫了。

縮成一團的老人三小時恢復正常

把三姑娘送走之後,我掀開被子一看,A整個人縮成一團,手腳冰涼,瑟瑟發抖。我和丈夫把她扶起來坐著,她意識完全不清醒,兩手攥的緊緊的。我跟丈夫說︰“你在左邊,我在右邊,接近她的耳朵,我倆同聲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就一個字一個字的念,往她耳朵里灌。

念了幾分鐘之後,A同修咳嗽了一聲,看樣子要吐,我趕快把紙簍拿來接,她吐了一口黏痰。我說︰“這下好了。”可是她的胳膊和手還是僵硬的,不過都變熱了,而且特別熱,好象有四十度的樣子。我當過醫生,知道這種事情的嚴重性,但是我沒有害怕。

我知道這些表現都是假相,不是病。我把她的手掰開,往上拽到發正念的位置。我用左手拽著她的右手,叫著她的名字,告訴她主意識一定要強,咱們三人整體發正念︰徹底解體迫害A同修的一切黑手、爛鬼、共產邪靈,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法正乾坤,邪惡全滅。”

十幾分鐘後,A同修出汗了,人也清醒過來了。

我們和A一起學法,到整點就發正念。整個過程也就三個小時吧,A同修的身體就恢復了正常,也不冷了,燒也退了。A同修簡單吃飯後,我們又繼續學法、發正念。早晨煉功時,A同修五套功法全煉下來了。中午發完正念,我們就回家了。

下午我和同修出去講真相,同修一听我被狗咬了,撩起我的裙子一看,膝蓋處的上下幾個大紅牙印看的清清楚楚。同修說︰“你真行!”我根本沒把它放在心上。一般的情況下要打狂犬疫苗什麼的,在師父的慈悲看護下,牙印早已不見了。

幫助同修添正念 盡快走出魔難

當天晚上六點多,我給A同修打電話,她姑娘接的,說︰“我媽在醫院呢,又發高燒了,啥也不知道了。”A同修的孩子們急忙把她送到了醫院,全面檢查了一遍,醫生說這兒有病,那兒有病,必須馬上住院。

其實A和昨天晚上的狀態是一樣的。听到這兒,我很後悔,自己當時走的太急了,讓邪惡鑽了空子。

折騰了幾個小時後,A同修醒過來了。她說︰“我怎麼在這兒?我要回家。”她有個兒媳是護士,看老太太堅決要回家,就跟大夫說︰“不住院就不住吧,把藥拿回家打也行。”

回來後,A不打針,也不吃藥,子女們圍著老太太勸說著,我們也知道大法好,我們當兒女的得盡孝等等。這邊勸著,那邊兒媳就開始給A打點滴。A心里就想︰“我沒有病,我有師父管。”

結果打了五天點滴,A不但燒沒退,還把修煉大法後已經痊愈的一種絕癥——脈管炎給治出來了。左腿從大腿根一直到腳趾頭腫的象水泥柱子一樣,還疼的不行。

第六天,孩子們一看越治越糟,就不逼迫她打針、吃藥了,各自回自己的家了。

第七天上午,學法之後我們又去A同修家。敲門好長時間,才听到里面“ 、 ”的聲音,原來A是拄著凳子來開門的。我一看A同修變成這個樣子了,心里很難受。

A簡單的說了一下事情的經過,我們就開始學法、發正念。到吃飯的時候,她不想出來吃。我說你就念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有師在,有法在,怕什麼?不管它!”[2]

我肯定的對A說︰“你把身體站直後再走,你能行。”在師父的加持下,憑著大法的威力和對大法的堅信,她挺直了身體,一步一步的走出來了,我們在一起吃了飯。我們每次去,都自帶著丈夫做的食物。

又過了兩天,我們去看A,問她煉功沒有?她說︰“沒煉。”我就把播放器拿過來,我說︰“咱們一起煉功,我幫你。”煉第一套功法時,煉一遍,坐下休息一會兒,再接著煉;煉第二套功法時,我幫她舉著胳膊;我們把四套功法都煉完了。我走的時候,對A說︰“你走出來送送我們。”她就一步一步的走到門口送我們。

第十天,我們煉第五套功法時,A同修腿腫著,只能散盤。我說︰“從現在開始,你就雙盤。只要你想盤,就一定能行。”然後開始發正念。

我又囑咐A︰“從現在開始,以後發正念、煉功就是雙盤。”同修說︰“好的。”盤了一段時間,我要回家時,一看她左腿的皮膚就出現了皺紋,開始消腫了!我們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從那天開始,A每天學法、發正念都雙盤。

不到一周時間,A能出來花真相幣了,又能講真相了,也能乘車出來參加集體發正念了。

向內找 珍惜萬古機緣

A以前不識字,學大法後才認字的。由于讀法太慢,她不想影響同修,就很少參加集體學法。現在讀法更慢了。那天學完法,我們互相切磋,向內找。

A找到了自己多年來法學的少;對二姑娘的情太重,總是想辦法幫她,可是她一做生意就賠本;還執著種地,想讓孩子們吃上無毒無害的蔬菜;煉功和發正念時迷迷糊糊。

A想到這兒,哇哇的痛哭,哭的很傷心。她說︰“我對不起師父,自己沒做好,沒有珍惜師父為我做的一切。以後我一定听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珍惜這萬古機緣。”

幫助A同修走出魔難的過程中,我的體會是︰

我們走的每一步,都是在師父的慈悲點化、加持下走過來的。在A同修突然出現狀況時,我在不知道的情況下,時間已接近傍晚,卻馬上決定去她家,並決定住一宿,很顯然是師尊的點悟。如果沒有同修及時趕到,A同修當天的後果不堪設想。

A同修處在不清醒狀態下,家人都不在場的情況下,我和丈夫同修該做什麼做什麼。經過三個小時的正邪大戰,A同修恢復了正常。

同時我們也感到了那些邪惡的生命,虎視眈眈,使出狠招,不讓我管,就想要A同修的命。師父說︰“大法弟子中不精的、走極端的,馬上歸正自己,真心學法、修煉,因為你們在最危險中。”[3]所以我們千萬不要放松自己的修煉。

幫助A同修的過程,也是提高我心性的過程。這次面對魔難中的A同修,我能放下一切顧慮之心,只為A同修著想。時時用大法作指導,自己正念強,帶動A同修正念也強,走出魔難就快。同時,我的心性也在提高。

希望同修們多關心身邊的同修,讓我們手拉著手,不掉隊,一起跟師父回家。

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理性》

本文章或節目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