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真善忍做人 四川省76歲老太屢遭迫害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四川遂寧市七十六歲龔質君遭到遂寧市國保警察和涼水井西寧鄉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抄家和審訊,逼迫放棄信仰真善忍,後被孫子接回家。這是龔質君今年第三次被綁架迫害。

法輪功學員龔質君,女,今年七十六歲,家住四川遂寧市保升鎮涼水井小區。龔質君早年家住農村,條件差,負擔重,忙了地里,忙家里,長年累月的干活,生活也沒得到改善。加之又身患多種疾病,被咳嗽、腰痛、膝關節炎、胃氣及婦科等病痛折磨。那時,她個性倔強,是個爭強好勝的人,身心俱疲,真是活得又苦又累,到頭來把自己搞得一身都是病。

一九九七年初,龔質君喜得大法之後,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個腳踏實地的好人,說話做事一心替別人著想,不久,所有病癥不藥而愈,無病一身輕,身心得到大法師父的淨化,整個人變得平和善良。

龔質君堅持信仰真善忍,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二十多年里,曾七次被當地不法人員綁架;一次被非法拘留;被非法監外勞教一年,遭騷擾、恐嚇、抄家、威脅達四、五十次;不論白天還是晚上,也不管刮風下雨,還是農忙正在地里干活,不法警察沒有任何理由也不出示法律手續,隨意將其綁架到鄉政府或派出所非法關押審訊。家人也被株連,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

二零二一年三次遭綁架

二零二一年八月的一天,龔質君與兩名法輪功學員在磨溪鄉向百姓講真相,被人構陷,遭磨溪鄉派出所綁架,並受到非法審訊,問她們叫什麼名字?這些資料是哪里來的?發了多少?你們坐什麼車來?她一直不配合,只是不停地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

警察見問不出什麼來,就將她粗暴地拉到牆邊站立,並叫囂到︰不說,就關你十五天!後又叫她在訊問錄上簽字,龔質君拒不配合,就听一個警察說,把她按住簽字。她毫不畏懼,將雙手趕緊放在身後,警察見狀也沒動手。

到了下午,警察又把三位老人拉上車,強迫她們去打防疫針,把她們拉到西眉鎮去打,後又拉回磨溪派出所,叫家屬接她們回家。

二零二一年八月六日上午,龔質君與另兩名法輪功學員熊金華、張洪菊,在復興鄉趕場講真相,被不听真相的人告訴管理市場的幾個邪黨人員。當時,她們三位法輪功學員已出街,走在路上,被不法人員攔截。熊金華、張洪菊被強行照了像,龔質君當時被綁架到龍鳳派出所。

龔質君就給派出所警察講真相,但他們不僅不听,還要龔質君簽字,龔質君堅決不配合,警察就對龔質君搜身、照像,並搶奪了護身符和三退名單。警察通過人臉識別,查到了她的住處,然後給她孫子打電話,叫他把龔質君接回了家。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上午十點多鐘,龔質君與涼水井七十二歲法輪功學員張素英兩人從外面回家,在途中,遭到遂寧市國保警察和涼水井西寧鄉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和非法審訊,逼迫放棄信仰,抄家時,搶走了大法師父法像及兩個“小蜜蜂”播放器。

在龔質君被非法審訊期間,進來一個國安人員,見她什麼都不說,便氣勢洶洶地對她吼道︰“你不說,就坐這里。”說完,就把她拉到一個用板凳圈住的籠子里面坐著,雙腳拴在籠子邊,氣急敗壞地在老人頭部打了兩下。

龔質君也不記恨,問他︰“你干這工作,對法輪功很了解吧?”他說︰“才上的,不了解。”龔質君說︰“你是在執法犯法。”他說︰“燒死那麼多人啦?”老人見他受中共謊言毒害,就給其講了“天安門自焚”真相,燒死的人不是煉法輪功的,是中共導演的一場戲,栽贓陷害法輪功。他听了,也不吱聲,出去了。

幾個警察叫老人簽字,都遭到龔質君拒絕,最後不了了之。龔質君被孫子接回了家。

龔質君的老伴已八十歲高齡,當時听說龔質君又遭綁架,心里十分著急,頓時失去記憶,找不到自家的房門,揣著鑰匙去開別人的門,打不開門後,才知自己走錯了方向。

三次被綁架到保升鄉政府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當時還居住在保升鄉的龔質君被當地不法人員騙到保升鄉政府,龔質君去了,就將老人扣押起來,不讓其回家。

鄉政府官員向她傳達江氏集團的犯罪指令,說要將她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強制“轉化”,不準她再煉了,要把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

“六一零”人員周勇說︰“我們為了飯碗,拿了它(中共)的錢,就是要為它辦事。”他們要求人人表態過關,天天給法輪功學員洗腦,強行灌輸歪理邪說。說不服學員,就采取壓服,壓不服,就打服。鄉政府將他們四十個男女學員混關在一起,吃喝拉撒都在一個會議室,龔質君與其他三十九名學員被非法洗腦關押四十天。臨走時,家人還被鄉政府人員敲詐了一千元錢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月下旬,當地不法人員又把龔質君綁架到鄉政府,關押了一天一夜,龔質君被敲詐了五百元後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四日晚上,“六一零”人員周勇伙同派出所警察及基層干部又闖到新開寺村,意欲綁架龔質君。龔質君在家里听到村子里的狗叫聲,就知道他們又來行惡了。為了免遭騷擾綁架,龔質君被迫離家出走,結果這伙人進屋撲了空。但他們不善罷甘休,次日一大早又來了一伙人,進屋沒看見龔質君,就將龔質君的老伴綁架到了鄉政府。

“六一零”人員說︰“你去偷雞偷鴨也莫學法輪功。”並揚言道︰“你老婆殺人放火,我可以不管。她學了法輪功,就要把你抓走。”他們不僅綁架了龔質君的老伴,還搶走了她兒子三頭一百多斤重的大豬。人和豬被非法關押在鄉上一個星期,還豬時,還被敲詐了五百元。

二零零二年九月下旬,鄉政府和派出所警察叫龔質君去鄉政府,遭到龔質君的拒絕。然後他們就把龔質君強行綁架到鄉政府,將她和另一名學員段群英關在小屋子一天一夜,並指派四個人看守。期間,段群英要求上廁所,這四人不讓上。段群英只好將尿拉在一個小塑料袋里。當時小黑屋里一床棉被也沒有,她倆就在很冷的水泥地上坐了一個通宵。

被玉峰鎮派出所警察綁架、拘留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五日,龔質君去玉峰鎮趕集,並向民眾發放真相光盤,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遭玉峰鎮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永興拘留所,被非法拘留一個月後回家。後龔質君被非法判監外勞教一年,被不法人員敲詐了一千元錢。

她老伴是個老實本份的人,接連的打擊,使他精神幾乎崩潰,嚇得精神恍惚、寢食難安,給其家人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

多次遭騷擾

二零一八年的一天中午,龔質君正在家里煮午飯,村干部段洪兵、社長姜桂群(女,五十多歲)及保升派出所警察一同闖進家里。進屋就用手機給龔照相,問還在煉功沒有?龔質君說︰“我在煉,永遠不會丟,煉了,身體健康。”接著,龔質君講述法輪功遭受的迫害真相,幾人听後,就離開了。

二零一九年下半年,龔質君有事在外。派出所警察與社長姜桂群進屋後,沒見著龔質君,就打電話叫她回家,龔質君沒答應,警察又叫她兒子代簽,也遭到拒絕。當時他們還將龔質君天天看的大法書《轉法輪》搶走了。

二零二零年上半年,派出所警察與村干部段洪兵又來到龔質君的家里,進屋後,就給她照相,還在每個房間查看。

二零二一年三月十一日上午,龔質君被警察騷擾。

二零二一年九月一日上午十點鐘,遂寧市保升鎮新開寺村村書記段森林、段洪兵(原書記)及村文書(女)到涼水井小區龔質君的家,家里只有她老伴兒。她老伴兒有怕心,就代龔質君簽了字、按了手印。

龔質君回家後,就徑直去了小區內的村辦公室,找村干部講真相,他們不听。龔質君說︰“老伴兒代簽的字和按的手印,都不作數。我講的這些都是為了你們好。如果我(違心地)簽了字,就是你們將來迫害法輪功的證據。如果我在家里,是絕對不會給你簽的。我那個(代簽)不作數,給我消了。”他們一邊假意答應,一邊往外驅趕老人。

在法輪功被迫害的二十多年里,龔質君及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遭受了中共不法人員的人權迫害,這種由政府出面的卑劣行徑直接給百姓造成恐慌和不利影響,是最不道德,也是違反中國法律的。當天滅中共那一天來臨時,這些人便理所當然地成為中共的犧牲品,也會得到正義的審判。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