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法會 學員談按真善忍修煉的體會

Print

【圓明網】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四日,墨西哥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墨西哥城召開,有來自墨西哥十七個城市法輪功學員前來參加,十九位學員上台發言,交流了他們如何按照真、善、忍原則修煉的體會。


默念九字真言獲救 感恩師父再次給予機會

塞繆爾(Samuel)二零零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但多年來他並沒有認真修煉,在不知不覺中,他的修煉狀況不斷下滑,身體也出現了狀況。二零二零年九月,塞繆爾經歷了一次瀕臨死亡的魔難,被送往醫院,他的肺部嚴重受損。醫生每天都給他施壓要給他插管,說這是活下來的唯一選項。但那時,塞繆爾堅持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懇求師父給予力量。

他說︰我看到了自己的缺點和罪過,明白了自己為什麼會到這個地步,我從心底里懺悔,請求師父的原諒,也請求師父給我一個新的機會。”

他回顧︰當他能夠說話並與家人交流時,他兒子給他帶來了《轉法輪》這本書。值班醫生很驚訝,說很少有人在這種住院的情況下,會想要一本書。收到書後他馬上開始讀,從那一刻起他的情況就有所改善。漸漸地,從開始煉一點功,到能夠站起來、煉完五套功法。十八天後他就出院了。

塞繆爾認識到,一個修煉人在走師父安排的道路時,是應該心存敬意和感恩的。

克服恐懼 理解修煉無小事

克里斯蒂娜(Cristina)曾經參加過講清真相的項目,並把它當作修煉過程中的一個基本部份,但疫情給在市區周圍面對面講真相帶來難度。然而,當面對面講真相再次可能時,她卻做不到有規律參加。有一天,當她參加一個活動時,遇到一件奇怪的事︰警察來了,把她和另外兩個同修帶去了法院,借口是他們沒有打印出來的許可證,但最後發現是官員的腐敗導致這個事情的發生。

克里斯蒂娜和另外兩名同修知道自己沒有做錯什麼。他們利用這個機會向法庭上的每個人,包括警察和被拘留的人講真相。盡管人權委員會立即發出了一封信,但信卻遲遲沒有送至法院,最後克里斯蒂娜在深夜才離開了中心。

克里斯蒂娜意識到,如果她的修煉很扎實,是不會有這樣奇怪的事情發生的。當她審視內心時,她看到了自己的各種人心,包括對名的執著、人的各種觀念、情、證實自我、怨恨、情欲等,但最重要的是恐懼。

她意識到︰我沒有認真對待自己的修煉。看似細微的小節和疏漏,卻能成為我們在假相中無法辨識的巨大考驗。她決心通過學法強大自己,能夠堂堂正正走完剩下的修煉之路。

認識和消除舊勢力的經濟迫害

通過向內找,思考為什麼在自己修煉的幾年里一直在經濟上受到制約,塞萊斯特(Celeste)明白了她走了舊勢力的路。特別是在中共病毒大流行的第一年里經濟情況極度惡化,成為她的生死考驗。通過學習大法和閱讀明慧網的修煉心得,她悟到經濟拮據和長期貧困是過去修煉者的狀態,而不應是大法弟子的狀態。

經過幾個月的發正念清理空間場、消除觀念並提高心性,她應邀參加了一個媒體項目的工作,得以在這最後的歷史時期穩定地助師救眾生。

命中注定尋法和弘法

路皮塔(Lupita)交流了自己如何在美國邂逅法輪功,而後回到墨西哥傳播法輪功的經歷。

那是一九九七年九月,她在紐約發現了一群正在介紹法輪大法的中國人,她覺得這次邂逅很神奇。她馬上意識到︰“我知道這就是我所尋找的……並意識到這是我的使命……好好學煉,然後回到墨西哥去傳播它。”

她說︰這個過程是艱辛的︰出現了執著、考驗和人心。在最艱難的魔難和干擾中,她學法加強精神力量並繼續前行。今天,她意識到自己最需要克服的執著依然是懶惰、安逸和人情;不過已經沒有時間可以浪費了。

盧比塔最大的願望是繼續在修煉中精進,和同修成為一個整體,從而能夠履行神聖的誓言。

履行職責 向眾生講清真相

瑪麗安娜(Mariana)一直堅持去中領館前講真相,引起路人和中國游客對迫害的關注。她明白,如果她不提高自己的心性,即使人在那里,她也無法救度眾生。

她看到自己得擴大容忍力,特別是對經常考驗她的父親。瑪麗安娜可以看清自己的內心,看到多年的爭吵形成的怨恨。她決心改善自己的性格,並提醒自己,父親一直在支持大法,也提醒自己必須尊重父親,證實大法,得先為他人著想。

克服按部就班 在修煉中提高

何塞‧路易斯(Jos  Luis)修煉大法已有十年,他交流了在中共病毒大流行造成的封閉期間,由于公開活動和面對面講清真相的活動受到限制,他每天拿出更多時間參與社會網絡項目。

他並交流了自己通過學法、繼續做好工作和參與項目,他發現自己看清了日常性生活這個海市蜃樓,對修煉的意識更強了,並對舊勢力的干擾有了警惕。另外,他明白了不能拿別人作榜樣,應該學會自己向內找,專注在救度眾生上。

參加法會的修煉者受益于同修的經歷

馬可(Marco)是一位從事媒體項目的法輪功學員。為了參加法會,他從瓜達拉哈拉市趕來。六年前,他經朋友介紹入大法修煉,當時他二十四歲。修煉大法後,他找到了他一生都在尋找的為人準則和道德指南。參加這次法會使他發現了導致自己與父親沖突的各種執著。他決心消除它們,提高自己,在最親密的家庭環境中實踐寬容和慈悲,向內找,繼續修煉自己,以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來自特拉斯卡拉(Tlaxcala)的琳達(Linda)已經修煉大法七年了,她說︰“當我進入法會大禮堂時,我感受到一股非常強大的能量,我為師父的無限慈悲流下了眼淚。”她還說,通過聆听同修們的交流,她發現了自己的執著,她決心消除這些執著。她了解到自己必須消除控制欲,並表示,“來參加法會非常好,因為它加強了我對師父和大法的信心。”她還認識到,“一個整體”也意味著與其他大法弟子的融合,意為能夠從內心理解其他同修所經歷的魔難。她說︰“我很高興,我的家人也很高興,因為能夠用法和師父給我們的一切來充實自己。”

辛蒂婭(Cintya)是一個大法修煉者家庭中的長女。她在十一年前認識了大法,當時她七歲,現在她參加了講真相的項目。這是她第二次參加法會,她說︰“這是一個向內找的機緣,認識到我可能有的執著,並努力消除它們。”她還說︰“我非常重視大法弟子的環境,傾听他們的經驗,並記住我們都是一個整體,努力提高自己,繼續協助師父救度眾生。”

奧斯瓦爾多(Oswaldo)十年前在墨西哥城得法,之後搬到墨西哥東南部繼續修煉。現在,他妻子和兩個女兒都在修煉大法。他幾乎參加了墨西哥所有的法會,他說,每一次法會“都讓我充滿了這種能量,我從這里離開的時候,感到煥然一新,信心十足,希望把師父要求我們做的三件事做得更好,從而救度更多的眾生”。

奧斯瓦爾多(Oswaldo)的妻子蓋比(Gaby)是一名弗拉門戈舞者,她兩年前開始修煉大法。當時她看到自己的健康狀況有所改善,甚至戒了煙,即使是作為一個非修煉者也能獲得很多好處。她說︰“(修煉後)我對我丈夫和我的雙胞胎女兒的憤怒越來越少了。”她還說,大法對她舞蹈藝術生涯也有幫助,在常人社會的大染缸中錘煉她的心。她還跟她的學生和同事分享大法法理。她說,她被法會中大法修煉者交流的,在中共病毒期間歷經魔難的故事和消除對親情的執著的體會深深感動。

奧斯卡(Oscar)是二零零一年開始在墨西哥修煉的老學員。他表示,參加這次法會,讓他更加堅定去面對修煉過程中的困難。他說,很高興看到越來越多的人修煉大法,並表示希望能在日常生活中接觸到更多需要真善忍的人。

來自阿根廷、現居墨西哥的修煉者安德烈斯(Andr s)說,他是從二零零五年開始修煉大法的。通過學習大法的主要書籍《轉法輪》,和與中國文化及其深邃的智慧相聯系,解決了他生活中的許多問題。他說︰這次法會是一個了解其他同修修煉心得的機會,並提醒自己向內找,認真修煉,認真學法,把這三件事做好。

法會的第二天,學員們在墨西哥城的歷史中心舉行了講清真相的活動,向路人演示功法,並發放有關法輪功真相的材料。

法會次日 墨西哥城歷史中心傳真相

法輪大法經驗交流會的第二天,學員們在墨西哥城歷史中心舉行了講真相的活動,向過往的人們演示功法,並發放講真相的資料。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五日,墨西哥學員在法會的第二天,在墨西哥城歷史中心舉行了講真相的活動,向當地民眾介紹法輪功及其真相。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