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市法輪功學員周月珍遭劫持、非法批捕

Print

【圓明網】甘肅蘭州市疫情剛剛結束,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八日下午,今年六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周月珍被蘭州安寧區劉家堡派出所警察和社區人員一女幾男從家中強行帶走,說是上面在追查她二零二零年五月的案子。周月珍十一月二十日被非法拘留,十二月二日被非法批捕。

周月珍現被非法關押在蘭州市第一看守所。周月珍頭發花白,在看守所不許戴牙套,她吃飯都很艱難。她丈夫一只眼楮失明,生活不方便,處境也令人擔憂。盼國內外正義之士共同關注,讓周月珍能早日與家人團圓。

一、煉功一個多月 多項頑疾痊愈

周月珍,原天水6913廠退休職工。一九九七年初喜得大法,僅煉功一個多月,周月珍滿頭頑疾(銀屑病)、肺結核等疾病痊愈,真正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好,深感找到了人生的真諦,體會到了從未有過的幸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政治流氓集團發動了對億萬修煉“真、善、忍”的煉功群眾的血腥迫害,周月珍進京上訪,一下火車就被攔截送往豐台體育場。當時北京的氣溫高達四十攝氏度以上,在車上警察們在前面光著膀子吹著電風扇,卻給法輪功學員放著暖氣。天水駐京辦人員讓周月珍填寫好上訪的內容,他們再三保證轉送到信訪辦,並送周月珍上火車。周月珍一上火車就被公安人員扣留,在當天被廠里接了回去。

九九年七月二十六日,天水市公安局警察方雙存、裴貴林、郭建偉等非法抄了周月珍的家,搶走了所有的大法書籍、磁帶、錄像帶等,並謾罵、恐嚇、威脅周月珍,使周月珍的家人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在公安局的不斷騷擾和施壓下,單位將周月珍下放到車間,並讓車間領導、班組長和周月珍老伴看管周月珍。她每周回家探望老人都有人監視,記錄周月珍上下車時間,因為這些人的工資和周月珍再上訪是掛鉤的。

二、上訪、講真相,遭暴力毆打、電擊等酷刑

二零零零年周月珍被內退了,十二月底她又進京,在天安門廣場打出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並高聲地喊出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修真、善、忍無罪!”等真相。一群警察過來把周月珍摁倒在地、拳打腳踢,用電棍電,周月珍的一顆門牙被打斷,滿臉是血,鼻青臉腫,遍體鱗傷,她被強行押送至門頭溝看守所,絕食抗議九天被釋放。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二零零三年四月五日,周月珍向世人講真相,被警察裴貴林、張保勇、董全子、楊永周等跟蹤綁架,他們用手銬將周月珍銬在大柱子上,她只能抱著柱子站著。當時周月珍例假剛來十幾小時,任憑周月珍怎麼喊叫都不讓她上廁所,導致她血流過多而頭眩暈。就這樣連續五天,她從早上七點銬在外面大柱子上,至晚上十一、二點再銬在暖氣管上,腳剛能挨著地,腳腿腫脹疼痛了好長時間,被送至秦州看守所非法拘禁三個半月。他們非法抄家時搶走了所有大法書、台式電腦、打印機等私人物品,裴貴林向周月珍老伴勒索了三千元現金,沒有任何清單和字據。

三、遭非法綁架、抄家、枉判五年

二零零八年四月五日,周月珍被警察張文、楊元倉、楊永周等綁架、非法抄家。他們搶走了周月珍的大法書籍、衛星接收鍋、打印機,兩個MP3等私人物品,及兩千五百元現金,裴貴林又敲詐了兩千元,沒有任何收據。周月珍被枉判五年,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三日被送到甘肅省女子監獄繼續非法關押迫害。

當時甘肅省女子監獄成立了所謂“反邪科”專門用來迫害法輪功學員。包夾犯人都是監獄從各監區專門為法輪功學員“精心挑選”的犯人,她們大都是刑期比較長的經濟犯或毒犯(無期或死緩)。監獄以“減刑、加分”等利益誘惑誘使她們無所顧忌地迫害法輪功學員。她們的名稱是所謂的“教員”,以轉化的業績而進行加分,雖然她們平時互相之間勾心斗角,一旦迫害起法輪功學員來卻非常凶狠殘暴、狠毒,滿嘴污言穢語、不堪入耳,她們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時配合非常默契,所用手段也是無所不用其極。

包夾周月珍的犯人叫李燕,三十多歲,強壯如牛,只要不配合,李燕、孟海紅、延鳳等一擁而上,拳打腳踢。尤其孟海紅用腳猛踹周月珍的下身,疼得周月珍死去活來。只要周月珍接見,李燕都提前列好清單,每次一百多元的東西全都搶去。一次收款機壞了,周月珍沒買東西,她就開始找茬謾罵、毆打周月珍。周月珍被打得時常青一塊紫一塊,經常給她洗衣服,尤其冬天。這些暴徒們常說的一句話是︰“有政府給我們撐腰,要告告去吧!沒整死你就不錯了。”

四、發真相資料 遭人構陷 被迫流離失所

周月珍原住甘肅省天水市秦城區,為給女兒帶孩子,接送外孫上學,這幾年一直住在蘭州市安寧區。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一日晚,周月珍在安寧區劉家堡發放二維碼卡片時,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構陷,被蘭州市安寧區劉家堡派出所警察綁架,警察從周月珍身上搜出了十幾張二維碼卡片。五月十二日凌晨4點多,周月珍由家人接回家。警察告訴家人說,等“上面”研究後,可能要非法拘留周月珍;這幾天,要隨叫隨到。

隨後周月珍被迫流離失所。在流離失所期間,派出所警察不斷地打電話問家人周月珍回來了沒有。

五、遭非法綁架、拘留、批捕

二零二一年十月前周月珍回家,十月份疫情嚴重期間,她在所住的十里店小區做了九次核酸檢測,全是實名檢測,周月珍也做了九次核酸檢測。

疫情剛剛結束,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八日,周月珍被安寧區劉家堡派出所警察和社區人員一女幾男從家中劫持走,十一月二十日被非法拘留,把周月珍送進了蘭州市第一看守所。十二月二日下的批捕。拘留證和批捕書都是她女兒被派出所警察叫去在派出所簽的字。派出所警察還給家人說年底就判下來了。

周月珍頭發花白,在看守所不許戴牙套,吃飯都很艱難。這樣的老太太,怎麼會威脅到誰的安全?怎麼會破壞什麼法律實施?

從法律上講法輪功沒有違反任何法律。街邊的、單位的宣傳欄到處貼的是依法治國,請問相關警察與社區人員你們依法了嗎?在此,請參與迫害的警察們靜下心來用你們的聰明、用你們的智慧,用你們所學的法律認真對照一下法輪功,看看這群煉法輪功的人真的違法了嗎?現在是辦案質量終身負責制,希望警察們好好研究研究,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