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法輪功學員湯雲霞受五年冤獄迫害經歷

Print

【圓明網】成都法輪功學員湯雲霞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七日被警察綁架、構陷,二零一八年六月六日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成都市看守所、成都女子監獄遭受了種種迫害。

湯雲霞于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六日出冤獄,彭州市六一零當天趕往監獄將湯雲霞接走,並將出獄釋放證等手續拿走,要求湯雲霞簽字表態放棄修煉法輪功,她拒絕簽字,僵持到下午一點過,在家人的幫助下她才離開610辦公室。

後來湯雲霞所在社區一直電話騷擾她弟弟及舅舅家人,要求湯雲霞去社區簽字,放棄修煉法輪功。湯雲霞知道情況後,主動與社區聯系,要求他們出具強制其簽字的紅頭文件和手續,並正告他們這是屬于違法行為。

以下就是湯雲霞在成都市看守所和女子監獄所遭受的迫害。

在成都市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湯雲霞在她的租住處被桃蹊路派出所警察綁架並抄家。湯雲霞家中大量私人財物被抄,所有換洗衣物(包括鞋子)都全被抄走,據抄家的警察透露有上千件。租住處房門貓眼被卸開,房屋被封。之後湯雲霞被非法關押在成都郫縣看守所。

湯雲霞在看守所絕食反迫害第四天時,一何姓警察帶湯雲霞去給她灌食,灌食之前,四、五個警察及犯人按住湯雲霞先給她打了一針毒針,並在牛奶里放藥,然後按她在地上強行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湯雲霞取下假牙洗漱時,被另一犯人看到後,舉報到干部處。看守所一干事質問湯為何不及時報告安有假牙,並罰她一周“九斷”(斷水、斷洗漱、斷衛生紙等)。

在成都龍泉女子監獄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八年六月六日湯雲霞被非法判刑五年,同年十一月七日,她被劫入成都女子監獄四監區。

獄警開始就逼她寫放棄信仰的所謂“五書”,她一直不從。“幫教”寫完後,叫她按手印,她也不從,就有四、五個人連續三次強行拖她腿,按手印。

獄警開始對湯雲霞罰站,從早上六點二十起床開始罰站,一直站到半夜十一點。在站的過程中,湯雲霞被迫要站成軍姿,不能動,共站了56天。

這56天期間,湯雲霞所在監室主管獄警劉宜下令全監室的人不準借衛生紙給她用。在罰站過程中,幫教人員劉文珍、馮陽站在湯雲霞身邊,用那種長書卷成卷打她,並對著湯雲霞大罵,罵法輪功師父、罵法輪大法。

獄警雷夢瑩看到湯雲霞未倒下,就換成另一種方式迫害︰冬天零下1度的天氣里指使幫教劉文珍、馮陽、楊春華三人強行脫下湯雲霞的棉衣、棉褲,只準她穿秋衣、絨衣坐在監室門口。坐的板凳只有三寸半高,一巴掌大,坐在一匹磚之內,罰湯雲霞從早上六點起床坐至半夜十二點鐘,不準湯雲霞洗漱。

中共體罰示意圖︰長時間罰坐

雷夢瑩還無恥地說“伺候她,連吃飯都給她送到手上”。坐小板凳時,要求湯雲霞雙腳閉攏,腰背打直,坐成所謂的軍姿,不準離開小板凳,後罰坐至深夜1點鐘,湯雲霞被強制懲坐三天把屁股坐出血泡。湯雲霞若一動,惡徒們就用筆尖戳她的手或用冷水從脖子往下灌。

雷夢瑩還給幫教說“再往上走”,就是再加長時間罰坐。如不坐小板凳,她們就把地上潑濕。湯雲霞坐不直時,靠一下床邊,四監區三樓隊長劉宜在監控里看到後,馬上在監控里大吼 “為啥不坐好?”

為強制湯雲霞轉化,監獄方指使幫凶人員不準她上廁所。如要上廁所,她們就把廁所貼滿法輪功師父的照片,或把照片丟進蹲便器里侮辱法輪功師父,侮辱法輪功。

監獄方為防止湯雲霞晚上睡覺盤腿,深更半夜指使值班人員去摸湯雲霞的腿,經常把湯雲霞在睡眠中摸醒,湯雲霞問她們干什麼,她們回答說︰“干部怕你睡著煉功,讓我們摸你的腿,看你在盤腿沒有。”

監獄方組織思想考試,湯雲霞拒考,監獄方懲罰湯雲霞吃完晚飯後,在夏季最熱天到嚴管監室罰坐, 監獄方告知湯雲霞認錯後可免坐,但湯雲霞拒絕認錯。

四監區樓棟開大會誹謗法輪功師父,湯雲霞站起來制止他們的行為,他們就罰湯雲霞一直到出獄時為止都不準出監室、不準正常洗漱、不準正常購物。

據明慧網消息,四川省成都女子監獄殘酷迫害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手段,包括︰毒打、電擊、吊銬、背銬、跑步、冷凍、曝曬、罰站、罰坐軍姿、注射毒藥、暖瓶下慢性藥物、捆綁、野蠻灌食、強制訓練、強制驗血、針刺、淋水、撞牆、限制上廁所、關禁閉嚴管、剝奪探視權及生活虐待等等酷刑折磨。

成都女子監獄至今已迫害致死︰李蓉、郭啟蓉、史晉秦、黎孟書、曾素瓊、李玉華、李桂香、陳蓮英、祝藝芳、林鳳、陳世康、何朝芬、黃麗莎、胡霞、嚴紅梅十五位法輪功學員。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