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言逆耳 守住心性

Print

【圓明網】我是一名老弟子,是個慢性子,加之以前修煉不精,前一陣,在我們的學法點上,我切磋煉功的體會,談到我幾天把五套功法煉完。學法點上有個叫三姐的人,她一听,非常嚴厲的跟我說︰都什麼時候了,還慢悠悠的,咱們同修有多少人每天一步到位煉完五套功法的,你看看你的臉色,很不好哇!你也不好好想一想。
之前,我一直狀態不太好,眼珠又硬又疼,腦袋時而迷迷糊糊,時而疼痛,更嚴重的是有時瞬間要失去意識,隨時要暈過去的感覺。我也向內找過,但始終沒找到。听了三姐的話,心里真不是滋味。但我還是忍住了,心里用正念把它放下了。想想三姐說的是對的,這也許是師父用三姐的嘴在點化我吧。

我回到家,立即從第二天早上開始煉功,從此每天早上三點多起床,利用兩個半小時,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煉完五套功法,正好六點發正念。白天並沒感到困倦疲乏無力,反而令我許久沒能解決的腦袋迷糊不再出現了。臉上也變的紅潤,有光澤了。真是修煉的路上沒有偶然的事情。

還有,以前我的雙盤總是沒有得到突破,一直都是單盤著。一次,去了一個不經常去的老同修家里,在發正念時,我單盤,她看見了。她上來直接的懟了我兩句︰“你看看,你修煉多少年了?哪有像你這樣的?你這還叫修煉人哪?!”對于我們彼此不十分熟悉的同修,遇到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那時我的心性還不象現在這樣高,我真想和她理論兩句,但是又不知說什麼,弄的啞口無言,很尷尬,心里的滋味就更不用提了。

因為這件事,我兩天心里總是攪擾著,心里很難平復。但最後,我還是想明白了,同修雖然話語犀利了點兒,那是為我好,讓我提高的,我應該感謝人家才對呀。

我從那時開始雙盤,從開始的二十來分鐘,疼的齜牙咧嘴,到後來半小時、四十分鐘,直到現在的七、八十分鐘。我覺的只要我嚴格要求自己,持之以恆,我也會慢慢做到的。師父說︰“真正修煉的人,我說是很容易的,不是什麼高不可攀的東西。”[1]

這麼多年如果說哪方面做的好一點,那就是面對同修們的批評,不管對與不對,都能靜靜的听著,不與別人爭辯,雖然心里有時也不舒服,甚至掙扎的很厲害,但最終都能在法理上悟道想通想明白。

現在,我需要加強的是學法、煉功、發正念定下來,平時就會有亂七八糟的各種事情往上涌。我悟到功在平時,應注意平時對自己的嚴格要求,平時需要我們時時處處看好自己的主意識是否執著,是否正念,是否有干擾,干擾的原因是什麼。有執著去執著,正念不足加強正念。對于干擾,判斷準確、應清理後,全盤否定徹底清除解體它。方方面面點點滴滴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

平時修煉中,雖然沒有遇到大風大浪,但總是磕磕絆絆,不是有這樣的障礙,就是那樣的阻力。平時一時一事可能會做的好,但要每件事都達到大法的要求,那可得嚴格要求自己。當然前提是法理要清晰。不要悟邪、悟偏了。

師父說︰“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沖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1]我悟到︰也許通過摔跟頭讓你痛了、疼了,才會悟到自己哪塊做錯了,應該怎樣改正。

修煉路上無小事,在判斷正確後,靠的是持之以恆的堅強的意志力的堅持。悟到了以後,一定要持之以恆的堅持。師父說︰“在迷中靠悟往回修苦很多,返回去就快。”[1]如果我們信師信法,百分之百按照師父說的去做,也許就不會那麼苦了。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