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慈悲寬以待人

Print

【圓明網】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二十多年的修煉中,自己不能算很精,時常被安逸心、抱怨心、嫉妒心、爭斗心、怕心等各種人心牽絆,在修煉過程中不斷的摔倒又爬起來。即便如此,我仍然真切的感受到了法的偉大和師父的慈悲,感受到了自己生命在法中的升華,為自己今生能夠得法感到無比的幸運。
從塵世中夢醒

學生時,我就曾思考過人生在世到底為了什麼,追求過人生的真諦。之後曾看過佛教和基督教的書籍,也曾想研究《周易》,從中獲知天機。在書攤上曾看到過諾查丹瑪斯關于《諸世紀》中的預言。知道一九九九年恐怖大王將從天而降,但不知所指。心中一片茫然,但仍滿懷期待。直到二十七歲那年,同事介紹我認識了大法,觀看了師父的九天講法班錄影。當讀了《轉法輪》那一刻,突然覺的我這一世值了,這麼多年處在塵世之中,終于撢去封塵,見到了謎底。

當初走大法時,覺的大法法理很深奧,也很完美。但對有關病業的法尚有些不理解。听完師父的講法,曾疑惑︰我到底要如何對待病業?修煉前,自己曾有頑固性腹瀉和咽喉痛等病癥,時常發作,有一段時間,身體消化吸收能力迅速下降,身形消瘦。修煉後,隨著對法理認識的不斷深入及信師信法成度的加深,心性有所提高,也越來越穩定,對大法的信念越來越堅定。修煉中需要消業,需要吃苦,包括身體上的苦和心性上的苦。

為了我們能夠修煉,大部份的業力師父都給我們消掉了,難道剩下這一點點自己還不能承受嗎?明白了這點,就不覺的苦了,抓緊學法、煉功,清除一切雜念,身體上的癥狀很快就消失了。心情也更加祥和、舒暢。

去爭斗心 無求而自得

年輕時我曾是一個爭強好勝的人,雖然性格不張揚,但會默默努力,學業上、工作中都會力求做到最好,不達目地不甘休,不爭第一不放手。在常人中似乎這是個優點,是有上心的表現。但是卻形成了強大的執著,經常為後果擔憂,從而患得患失,寢食難安。修煉後,隨著心性的提高,明白了無求而自得的法理,工作中仍然努力,但卻不再為後果擔憂,一切順其自然,結果卻往往事半功倍。這皆源于大法賜予的智慧。

一段時間後,覺的爭斗心似乎沒有了,可仍會有反復,這在對待兒子的身上又體現了出來。兒子從初中到高中學習成績一直是中上游水準。自己覺的不理想,便抽時間陪他寫作業,督促他主動努力學習,還為他報了一些輔導班。本希望這樣成績會有起色,沒想到成績時好時壞。特別是讀高中的時候,對兒子的成績更是執著的厲害,給兒子造成了巨大的壓力。通過學法,有時自己也認識到是爭斗心在作怪,馬上調整自己的心態,不為爭斗心所左右。這時,兒子的成績就會突然上升,給我一個小小的驚喜。過後又會恢復老樣子。

我知道是自己心性出問題了。于是,開始深挖爭斗心的根子。從小自己所受的教育就是要做一個好孩子,好孩子的標準便是學習好,成績優秀,將來有出息。于是不遺余力的去爭第一,不知不覺對兒子也有了這樣的要求。人各有命,我怎麼能左右別人的命運呢?再說這麼強烈的執著心也得去呀。于是,我不再那麼賣力的督促他,而是放平心態,多把心放在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上。

師父說︰“在證實法中,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啊,一切都在其中”[1]。

高三時,學業再緊張,兒子晚上做完作業後,就讓他適量學法,天天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自己心態變了,不求結果,一切交給師父。最終,在高考中兒子超常發揮,考試成績比平時高了一大截,超過原來的目標中的一本大學,考了國內一所重點大學。

修出慈悲寬以待人

從自己嫁到婆家開始,就覺的婆家人的心性普遍低,私心大。許多年來,都是我和丈夫在付出,其他的兄弟姊妹幾乎都不靠前。家里有什麼事幾乎都既不出錢也不出力。我一邊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盡量把事情做的完美,一邊又不時的怨恨他們,心想︰怎麼嫁到了這麼一個人家︰婆婆護犢子,哪個難纏護著哪個,還不讓說;看我們好說話,所有的麻煩事都找我們,家里的大事小事都是我們出錢出力;老人生病,我們負責找醫院、出錢並全程照顧,其余的人,來看望一下就走人。多少年來一直如此,似乎理所當然。這期間,勾起了我的怨恨、嫉妒、看不起等等人心。

法學的好心性好時,覺的修煉人就應該這樣,不與常人計較,自己多付出是好事;心性差時,心里經常翻江倒海,嫉妒別人為何他們可以當甩手掌櫃,而我要擔負這麼多!好在這時候很清醒的知道自己需要提高了,于是便多學法、多悟法理。每次學法後,心性會在法理的點悟下迅速提升,但還會有下一次的反復。這些年,這樣的去人心的過程,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感覺到自己的怨恨心在逐漸減弱,逐漸在向無漏靠近,心的容量也在不斷擴大,也越來越覺的能夠體會到不同人內心的苦與無奈,即使對方在別人眼里是個壞人。壞人只因累世的業力身陷泥沼無力自拔,無緣于佛法的救度,豈不更可憐!

今朝有幸與大法同在,大法弟子更應以慈悲心善待,助他們脫離苦海。眾生身在無明中已夠可憐,何來的怨恨呢?這都是為我們修出慈悲心在鋪路。悟到這一點,便很難有任何人和事能攪動得了人心了,怨恨心自然解體。大哥病中,我曾幫大嫂照顧他,並給他倆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邪黨的黨、團、隊組織)。其他的兄弟姊妹,只要有什麼困難,也都是力所能及的給予幫助,這過程中都給他們講了大法真相並做了“三退”,一家人其樂融融。

這些只是自己在修煉中經歷的點滴小事和體悟。法所給予的美妙和智慧難以盡述。

感恩師父和大法!合十

願與全世界同修共同精!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