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意志闖過生死關 世人感佩大法

Print

【圓明網】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今年經歷了幾個月的病業關,可以說經歷了生與死的考驗。在師父的慈悲加持與保護下,十一月初。我徹底闖了過來。我的神奇康復讓世人見證了大法的超常與美好。
修煉前,我愛抽煙、喝酒、玩撲克、打麻將,心太直,遇到不符合我觀念的事,就發脾氣,很多人都領教過我的脾氣,包括單位領導。法輪大法洪傳到我地,我要學法輪功,一位了解我的人就斷言︰就他那脾氣,還想學法輪功?因為他妻子也在學,知道法輪功要求人得按真、善、忍去做,認為我做不到。但是師父的高德大法震撼了我,喚醒了我,我痛改前非,改掉了惡習,開始按照師父的教誨不斷做好人。

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我因為堅持修煉和講真相,曾入冤獄幾年。回家後,矢志不渝,繼續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我家經常盛開著“鮮花”(指資料點), 在同修的眼里,我正念強,怕心小,證實法的事沒少做,熱心腸,為同修提供各種修煉上的幫助,都在所不辭,始終走在證實法的前列,只是脾氣大點兒。

可是,親屬由于受邪黨媒體宣傳迷惑,雖然看到我的變化︰不再喝酒、抽煙、人也善良了很多,而且很健康,但人們看重的是現實利益,認為我因為信仰、修煉,就遭了這麼多罪,搞的幾年不能掙錢養家,太不值得,對我講的真相置若罔聞,更不願三退了。我在眾親屬和眾鄉親中講真相突破較慢,這一直是我修煉路上的遺憾。

由于我接觸的同修較多,同修的修煉層次不同、狀態各異,做事方式差別也大,我的各種人心也就被帶動起來了,對同修有怨恨心,尤其對妻子(同修)的怨恨更重,怨她不中用,對她有看不上的心,經常對她發火。而妻子的善良、賢惠無人不夸,為了支持我做救人的事,她寧可自己承擔家務,我卻不知珍惜。我還有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有時別人一說就炸,還有利益心、色欲心等等。這些不正的人心也導致了我長達幾個月的魔難。

從二零二一年四、五月份起,我肚子就開始疼痛,並且時常發作,我也沒往心里去,沒有針對此問題及時發正念、向內找,只是該干啥還干啥。可是從九月三日起,肚子開始劇烈疼痛,而且是持續不斷的疼。從此我出不了家門,非常剛強的我疼的在床上直打滾。那種疼痛、感受用人的語言難以形容,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經歷這般的疼痛。我無法正常學法、煉功,無法正常睡眠,反復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時念兩個小時,才能昏昏入睡,又很快疼醒。

我實在忍不住時,就求師父救我,師父打我腦中一句話︰“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1]。我想起這就是師父在《洪吟二》中的詩句。我疼痛難忍的時候,就反復背誦︰“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1]。

一個月後,不見好轉,幾位同修就來家里幫我發正念。有幾次,我竟當著同修的面,疼的喊叫出聲來,弄的同修也很為難。

我不但持續疼痛,而且吃啥都吐、喝水也吐,吐出的都是膿不膿、血不血的黑爛東西,身體日漸消瘦,由原來的一百四十多斤降至八十多斤,整個人脫了相,就象皮包骨一樣,別人見我都害怕。期間,我不但承受身體上的劇痛,也承受來自親友的巨大壓力。看我痛成那樣,親友都勸我上醫院,我當然不去,為此親屬很不理解。

一天,妻子的一位朋友來看我,她比較好說,把我的身體狀況和不上醫院的消息在村里傳開,一時間,我成了村里的新聞人物,成了人們關注的對像,人們議論紛紛︰人都這樣了,不上醫院,信法輪功就能好?還有說更難听的諷刺話的。妻子只好耐心的去解釋。

魔難中,我有過兩次不正的念頭︰第一次,我實在承受不住了,求過師父︰“師父給我帶走吧!”但很快明白過來,我修煉多年,全村人都知道,我不執著生死,可是我走了,世人如何看待大法弟子、如何看待大法?造成的損失如何彌補?這是假我,真我不會有這樣的念頭,立即全盤否定自己不正的思想念頭。第二次,當我劇痛到四十多天時,出現過不好的念頭︰“這啥時候是個頭啊?”我也很快糾正自己不正的念頭。疼痛難忍時,我多次向師父求救︰“我不是來破壞法的,我是來證實法的,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李洪志師父救救我。”我堅定正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2]。

期間我無法煉功,但無論多麼難受,清醒時,就背《洪吟》、背《論語》、念九字真言、發正念,絲毫沒有動搖過信師信法的念頭。妻子雖然剛剛修煉幾年,但對法堅信不疑,始終沒動過上醫院的念頭,想盡各種辦法幫助我、安慰我、照顧我,和同修配合,為我發正念、給我念法。

一天,我感覺好點兒,就把家族中幾位親屬叫來,想和他們說幾句話,以消除他們的誤解。可是在親人都到場時,我卻突然疼痛發作,疼的在床上滾來滾去,親屬都嚇壞了,要叫120救護車。我說,不用去醫院,自己會好,就躺下、閉眼不說話,因為我無力解釋,當時說幾句話,對我體力消耗都太大。

他們了解我的性格,知道說服不了我,就轉而責備妻子︰“他不去醫院,你也不勸,這樣下去,還能挺幾天?將來你就不後悔?”妻子心態很穩,堅信有師父、有大法,我絕對能平安闖過這一關。妻子安慰親屬︰“他修煉二十多年了,沒用吃過一粒藥、沒打過一次針,身體一直很好,這次身體出現了不好的狀況,是修煉有不足的地方。你們不用擔心,準沒事,因為他有大法師父管。”我說︰“你們不忍心看我難受,就給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我會有很大的幫助。”為了減輕我的痛楚,有的親屬就真的陪著念“法輪大法好”。

就在這危急情況發生之後,我的身體狀況卻急速好轉,只是偶爾疼些,佷兒媳婦不放心,來看我,看我正在吃大米粥,簡直不敢相信︰兩天前,人還那樣,沒上醫院、沒治療,這就好啦?兩天後,她又來看我,我當著她的面,吃了兩個豆包,她驚呆了。

我們夫妻都深知,是師父看我們堅定的信師信法的心,不讓我們在世人中造成負面影響、影響世人得救,把我的病業拿走了,師父為我操了多少心、承受了多大的難,弟子不得而知。大法的超常、師父的偉大,弟子用任何語言也表達不了,唯有精以報師恩。

一個月過去了,我的身體一天一個樣,已接近原來的體重,現在吃啥都行,面色紅潤,而且是白里透紅,有光滑感,精神很好,什麼活都能干了。

我的神奇經歷,讓村民們見證了法輪大法的威力與超常。親人們徹底折服了,很多親屬看到大法的超常,都相信法輪大法好了,有的開始念“法輪大法好”,有的做了三退,還有的請了寶書《轉法輪》。這為我日後講真相勸三退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闖過這次生死劫,我也吸取了教訓,在個人修煉上也扎實了很多,救人的電腦和打印機也超常的好使,很少出現廢紙了。這是原來沒有過的現象。

回想整個過程,由于自己在個人修煉上不扎實,出現大漏,被舊勢力抓住把柄,再加上自己修煉前抽煙喝酒成性,對胃傷害很大,舊勢力就下狠手,想置我于死地。邪惡的黑手、爛鬼讓我持續疼痛兩個月,演化假相,想拖垮我的修煉意志,動搖我對大法的正信。但邪惡沒想到,我憑著對大法、對師父的堅信,在師父的慈悲看護和加持下,在同修的幫助下,不用去醫院,沒服一粒藥,平安闖過來了。

通過這件事,我感悟很深,修煉是極其嚴肅的,不要以為自己做了很多證實法的事,就可以忽視個人修煉,個人修煉必須扎扎實實達到標準,越到最後,標準越高。平時就要修好自己,以法為師,及時向內找,不要等到漏洞太大,被抓到迫害的借口,造成難以逾越的難關,讓師父操心、讓同修費心。

再次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感謝同修為我的無私付出與幫助,感謝所有關心我的同修。

注︰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第二部份)》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