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圓明網
修者論壇

一次家庭矛盾中所悟

【圓明網】那天學完法後,因家務事和丈夫發生矛盾。爭吵中他把大法書扔到窗外,說以後不要讓大法的東西出現在家中,他永遠接受不了,並反對孩子接觸大法,轟我走。第二天,我正準備離開家,這時同修打來電話,讓我去看望病業中的同修。當時我想沒有偶然的事,于是決定先放下自己的事,去同修家。
我來到了病業同修家,同修也來了。之後同修又帶我去了另一同修家。當我們來到這個同修家後,看到這個同修的常人丈夫,待人熱情友善,支持家人修煉,一家人其樂融融的表現,我流淚了,覺的汗顏,因同修把家庭環境開創的這麼好。

接著同修又帶我來到她家。通過她和孩子的互動,我又感受到了自己的差距,看到我與家人說話似乎不能用心交流,達不到心靈的默契,解決問題體會不到善。

接著同修讓我听《九評》,在我認真听的過程中,突然我認識到自己在家中的那些表現都是黨文化的言行。期間充滿了斗、間等,同時認識到自身沒修掉的黨文化,是它在迫害著我,同時也在迫害著眾生,因此心中對丈夫的怨恨消失了。這時,同修又建議我要想辦法歸正我丈夫,正面認識大法,不要對大法犯罪。

接著我便回家了,丈夫當時不在家,孩子在家。這時我又想起那天與丈夫發生矛盾時,孩子不幫我撿回大法書,因此感到很失望。于是就訓斥他,並離開家。

當我又來到同修家,把回家後的表現說給同修听後,這時同修又指出我的問題。通過交流,我認識到自己教育孩子也充滿了黨文化的恐嚇、壓制、以權壓人的表現,看到和丈夫之間還是在情中斗氣,爭個你對我錯,有黨文化整人那一套。

就這樣我回到家後,不自覺的開始琢磨同修為什麼要這樣說、這樣做時,法又展現了。我悟到,以往我有把同修的話當成象文件似的來執行,而不是通過同修的交流在法中悟道。這里有學人不學法的成份,沒有正確對待同修的存在,沒有擺正與同修與法的關系的問題。這時我悟到師父是利用同修的表現來補充我認識上的不足。這時我便知道如何做了。

等我再次回到家後,發現丈夫給我留言,跟我道歉,我感受到了生命都有善的一面,並想起師父的法︰“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同時決定與他認真談談。可是他表現的不想談,認為過去的事就過去吧。

這時我想︰不能再這樣稀里糊涂的了,必須讓他的言行有個歸正,對大法有個正面認識。這不光是夫妻關系好壞的問題,更是我作為師父的弟子應盡的救度眾生的責任。于是我堅持要與他交談,最後他默許了。

于是我便敞開心扉,把多年來心底里想說的話都說出來了,講了在同修家的所見所聞以及大法的真相等。等我說完後,他動容了,表示自己錯了,不再詆毀大法,並寫了嚴正聲明。

就在寫這篇體會時思維又一步的開闊了,發現自己以往的修煉基點都是為私的,學法少,法理不清。師父說︰“大家所做的一切都是和個人的修煉聯系著的,決不是孤立的為了某一件事情而做,或者是單一的在做某一件事情。所有的一切都與正法聯系著,所有一切都與大法弟子的責任聯系著,所有的一切又與你個人的修煉聯系著,這都是不可分的。”[2]

當回想著如何從這場家庭矛盾中走過來時,我悟到︰難中因為堅信師父與法,所以師父安排同修來幫我,相互配合做著救度眾生的事。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