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圓明網
中共迫害手段

曾陷囹圄六年 昆明胡今朝再被枉判四年

【圓明網】胡今朝因修煉法輪功信仰真善忍,被綁架關押在昆明盤龍區第二看守所,看守所拒絕親人探視。家人多方打听才得知,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初胡今朝被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罰款八千元,他已上訴。

胡今朝

胡今朝,男,一九六八年七月二十七日出生,今年五十三歲,原雲南省精神病院的主治醫生。他看了《轉法輪》書籍後,被其中的道理所折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胡今朝是公認的老實人,在雲南省精神病院工作兢兢業業,認真負責,從不收病人的任何禮物和紅包,對病人總是耐心細致,和藹可親。他把真、善、忍寫成條幅,壓在自己的辦公桌玻璃板下面,時時對照自己,按照真、善、忍做好人。

遭綁架 被秘密判刑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一日深夜十一點,胡今朝在家中被昆明市盤龍區公安分局國保、“六一零”與小壩派出所等部門非法抄家,被綁架到盤龍區第二看守所。家里所有房間被警察抄得一片狼藉,抽屜門均被撬壞,物品、衣物扔得到處都是。

警察綁架胡今朝後,不告知家人。經多方尋找,家人終于在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九日,在昆明市盤龍區小壩派出所查到他的下落。

警察告知,胡今朝因心髒病,已被送到雲南省新華醫院救治。家人知道,胡今朝之前根本沒有心髒病,家人多次到醫院看望,都被拒絕。而拘留通知書也是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九日家人去尋找人時,派出所警察才補給的。

二零二一年六月三十日,胡今朝被送入昆明市盤龍區第二看守所,看守所不準親人探視。

半年後,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家人到昆明市西山區法院,詢問胡今朝被構陷的情況,法院含糊其辭。家人再經多方打听,才得知,胡今朝已被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罰款八千元。胡今朝不服非法判決,已于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八日,將上訴狀遞交盤龍區第二看守所主管干部譚干。下文如何,還無音信。

胡今朝因修煉法輪大法,信仰真善忍,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以來,遭受了一般人難以想象的痛苦和折磨。三十四歲時,胡今朝被綁架到看守所,三十六歲時,被迫離婚,三十六~三十九歲時,在勞教所被迫害三年零四十天,四十四~四十六歲時,被非法關押三年,二零二一年,他五十三歲時,再度被非法判刑四年。

以真、善、忍為指導做人,被綁架到昆明市官渡區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四日下午五點多,三十四歲的胡今朝醫生正在雲南省精神病院門診室工作,進來四個人。胡醫生接過病歷,病歷顯示此病人曾三次因“精神分裂癥”在省精神病院住院。

胡醫生讓他們說一下病人的病情,其中一人說︰“這個病人在外面散發法輪功資料,你把他收下住院吧。”胡醫生告訴他︰“這里是精神病院,有病,你就說病狀,你說發什麼資料,我不管,病人符合住院條件就收住院,不符合條件就不收!”

這人話鋒一轉,指著胡醫生桌上玻璃板下壓著的“真、善、忍”三個字說︰“你桌上壓著‘真、善、忍’三個字,你是不是煉法輪功的?”胡今朝說︰“是的。”他說︰“你等著。”就出去了。

胡醫生問病人︰“你煉法輪功嗎?”他說︰“我不知道法輪功是什麼。”胡醫生問︰“你不知道法輪功是什麼,為什麼要發法輪功資料呢?”他說︰“我沒有發。我在街上走著,他們就把我抓進來,說我包里有那些東西。”可見,他們是利用這個人,尋找借口,制造事端。

胡醫生在病歷上剛寫下︰“病人否認煉法輪功。”這時,六一零、官渡區國保大隊、單位保衛科的人都到了。就這樣,因拒絕寫虛假病歷,又因桌子上壓了“真、善、忍”三個字,胡今朝醫生被如此荒唐地綁架到官渡區看守所。

在官渡區看守所,胡今朝醫生被非法關押一個多月後,被“取保候審”。二零零二年四月中旬,出來後,單位停止他的正常工作。五月中旬,胡今朝醫生又被非法強制送洗腦班,一周後回單位。

胡今朝醫生被安排到後勤,掃地、打掃廁所衛生,每月只發四百、三百、二百、一百甚至幾十、十幾元,有幾次,分文不給。

為了謀生,胡今朝醫生到外面找了工作。單位找到他打工處,強令雇佣單位辭退他,並強迫胡醫生回單位,繼續在後勤掃地、掃廁所、打掃衛生。

胡今朝醫生的妻子因承受不住各方面壓力,于二零零四年三月與胡醫生離婚。在中共的淫威下,三十六歲的胡今朝被迫害得妻離子散。

在雲南省第二勞教所被迫害三年零四十天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四日早晨,三十六歲的胡今朝醫生正在單位打掃衛生。單位保衛科的謝道宏等兩人用手銬銬住胡醫生,用約束帶將他的腳綁住,為怕他喊叫被別人听見,在他頭上扣了一頂全封閉式頭盔,幾人強行將胡醫生抬到一輛轎車中,拉到雲南省第二勞教所,位于祿豐縣大平壩。

勞教所醫院體檢時,警戒科科長曲開明殘酷迫害胡醫生。曲開明拉住胡醫生的手,從長椅那邊,猛力把他拉倒,翻了個跟頭,幾個人上來按翻胡醫生,壓在他的背上,使他氣都喘不過來。曲開明用兩腳踩住胡醫生的右肘和右手掌,嘴里罵著,用腳在胡醫生的右肘和右手上狠狠地轉踩。

然後,幾個人把他從地上拖起,強行戴上手銬,並不停地往上提手銬以增加他的痛苦。從早上九點到中午一點左右,胡醫生雙手一直被手銬緊緊銬著,四個多小時,血液不能正常流通,雙臂腫得很粗,直到送到四大隊後,才被松開。

四大隊是雲南第二勞教所的嚴管大隊,勞動量最重。胡今朝醫生絕食六天,抗議綁架,惡警曲開明再次施暴。曲開明將胡今朝按倒後,雙腿被壓過頭,與地齊平,胡今朝氣息難喘,幾近窒息,枕部頭皮被撞破,腿上青一塊紫一塊。第二天,胡今朝被拉到磚廠干活,三、四個月後,轉到寶石廠,出工時間很長,從早上六點三十至夜里十一、十二點。就這樣,日復一日、月復一月的超負荷勞動。

從張開順任副大隊長、石懷林任獄警後,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隨之升級。一次,兩個“包夾”把胡醫生按倒,用膝蓋來回頂壓他大腿內側最痛處,並說“這樣讓別人看不出傷,又讓你痛苦難言。”一個人用髒抹布,在鞋上來回擦,再吐上口水,拉成條狀勒在胡醫生嘴上。一邊以他全身力量往下壓,讓胡醫生幾乎窒息;一邊來回拉髒抹布,致使胡醫生的嘴唇、口腔被磨破。其間污穢之詞不離口,不堪入耳。

胡醫生始終不承認勞教犯人的身份,因為做好人無罪,信仰自由受法律保護,因此每天吃飯及晚上集合點名時,點到名字,就回答︰“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每次都被打嘴巴,按倒在地,使勁捂嘴,用腳踢,臉被打腫,衣褲撕爛,把肉搓得青紫腫脹,胡醫生被打得躺在床上不能動彈……用勞教人員的話說︰“我們是一二三小打,四五六大打,星期天暴打,你們真是有你們師父保護、有老天保佑你們,要是換了我們,早就被打死了。”

每當勞教所要開展什麼活動時,就是加重對大法弟子迫害之時。比如要搞什麼“三不傷害”(不傷害他人,不傷害自己,不被他人傷害)活動,勞教人員就以這個名義加重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勞教人員說︰“你們煉功我們就要被罰,當然就受到傷害。所以你們就要被罰……”真是強盜邏輯!在共產黨的邪惡連坐制下,人們已經失去了辨別善惡的能力!

一次,另一法輪功修煉者李文波看見他們在迫害胡今朝,問他們︰“你們為什麼打人?”隨即高喊︰“法輪大法好!”李文波被幾個人按倒,頭撞到球場邊的水泥台邊,發出“ ”的一聲響,又被戴上手銬,一頓拳打腳踢。這里的日子瘋狂而黑暗,胡今朝與李文波經常被折磨得難以行走,甚至起床如廁都困難,“他站不起來,我扶他,我站不起來,他扶我”,日復一日。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二日早上九點鐘,一輛中型警車把胡今朝拉到“法制教育基地”(即洗腦班)進行強制“轉化”。偽善、威脅、利誘、恐嚇等,各種招數齊上,在這樣的殘酷迫害下,胡今朝違心地寫了不該寫的東西,但在四天後,胡今朝宣布重新走回修煉,又被送回四大隊,一直被嚴管,直至迫害結束。

雖然被殘酷迫害,胡今朝依然心懷慈悲。他深感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真可憐,邪黨對他們的謊言洗腦、各種威逼利誘使他們人性喪失,無知造業。其實他們也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所以胡醫生盡量用他們能接受的方式與他們交談,啟悟他們的良知。比如,點名時,不答“到”,進門不報告,並不是不尊重誰,而是不承認對好人的迫害,因為做好人無罪,信仰自由受法律保護,對這群好人的迫害既違法又反天理,過程中只會使人變得越來越壞,只會讓人認同暴力與邪惡,泯滅良知,和法律教部門要把人教育好的目的是相違背的。

胡今朝醫生因堅持信仰,堅定修煉,被非法延期四十天。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被非法管制一星期

中共準備開十九大,無理制造恐怖氣氛,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上午九點多,胡今朝醫生被六一零和國保大隊綁架到昆明呈貢松花療養院一個星期,從十一月二十四日至三十日被限制自由,直到雲南省的相關會議結束,才把他放回。

四十三歲時被非法關押三年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傍晚,胡今朝醫生在昆明學校附近給學生講真相,被一名女學生惡意舉報,隨即被綁架到昆明市第一監獄,非法判刑三年。期間,家人多次去探望,始終不讓見面,只能送錢、送衣服,直至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冤獄期滿。

三年里,胡今朝醫生被關在三平米的樓梯單倉,里面無比陰冷潮濕,被褥每天晚上十點半以後才送來,早上六點收回。在這里,胡今朝醫生遭遇了藥物、毒氣摧殘,造成頭發脫落、上面的牙齒全部脫落,經常胸悶、胸痛、氣短、咳嗽。出獄後,通過學法修煉一段時間後,身體有了很大好轉。

胡今朝修煉法輪功是受到中國憲法保護的,是合法的修煉。他沒有犯法,更沒有犯罪,他的信仰自由、人身自由是受到憲法保護的。

但在中共黑白顛倒的統治之下,胡今朝醫生的美好年華卻在黑暗的監獄中度過。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初,五十三歲的胡今朝醫生再被非法判刑四年。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