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利用電話救更多的中國民眾

Print

【圓明網】最近給中國民眾打真相電話,如果自己狀態好,而且那人也比較善良,自己的功好像一下子就可以打到對方明白的那一面去,那個人好像馬上就被定住了,問什麼,答什麼,甚至還沒問到,就主動告訴我。比如,我問︰“您以前入過少先隊吧?”對方回答︰“我還入過黨呢!”或者︰“我還是黨員呢!”這時我會立刻用準備好的化名,再加上退黨之類的話,勸退,對方毫不猶豫的會回答︰“好。”有的人我講“三退”的話都沒怎麼講完,那人就迫不及待的說︰“好。”我感到這是人明白的那面在期盼著得救。講到九字真言和大法真相的時候,對方也在一直說“好”,最後听明白了真相,理解了是讓他保平安的電話,還會不停的說︰“謝謝。”
師父說︰“法正天體已結束,目前正在向法正人間過渡。”[1]我覺的那些可以操控常人的不好的物質,黑手、爛鬼,和中共的邪靈因素已經被大量的清除掉了,很多人在自己思考了。師尊說道︰“目前邪惡被清除之後人就稍有清醒,最起碼人能夠自己思考問題了。你跟他講真相,是他自己在思考了,不是邪惡在控制人了,特別是在中國大陸。”[2]

師父明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在打電話過程中,我對這一法理有了更一步的體悟。我體悟到,那些能得救的人,是被師尊安排好了的,從我們口中听到真相得救。但是,師尊本人和法身又不可能顯現在我們這個空間,所以,我們大法弟子就必須在這層空間把表面的事情做了。

在打電話的過程中,有的人可能是這一次不能得救,你講真相會給他做一個鋪墊,他以後可能在其他同修那里得救,接到其他同修打的電話,或者是在路上遇到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給他講真相,從而得救。不能得救的可能也會遇到,這些人也是在檢驗我們修的怎麼樣,看看自己會不會因為遇到不能得救的就動心了,就氣餒了。或者這個人是來轉化你的業力,所以他會罵你,說很難听的話。或者是利用這個人來去你的執著心,就是幫助我們修煉。等我們的執著心去掉了,就越來越少的遇到這樣的人和撞擊到執著心的因素了。

比如,我這個人比較沒有耐心,我剛開始參加打電話這個項目的時候,總會遇到那些較勁的,抬杠的,一講就得講至少半個小時,有時候,還得講一個多小時。這些人也不掛電話,也不罵你,就是你說什麼就反駁什麼,所以我就得耐著性子和他們講真相。

還有,我以前最不喜歡听那些男性說一些很淫穢的話,侮辱女性的那種話,卻偏偏總能遇到這類人。剛開始,我听了之後,心里真的很不舒服,就完全不想和這種人說話。慢慢的我把不喜歡听這種話的心去掉後,再有這類人,我就能坦然不動。我會很平靜的跟他說︰“先生,您覺的這麼說話合適嗎!您也有母親,對吧,可能也有姐妹、女兒吧,這麼說女性,不好吧!”對方听後,就不吱聲了,有的還會很認真的听我講真相,做“三退”。現在就比較少遇到這種人了。

再有,可能因為我有追求結果的心,和喜歡比較的心,比如注重今天自己勸退了幾個人(其實都是師父的法力),電話組其他人勸退了幾個,所以我總能遇到沒有加入過黨、團、隊的人。那些人住在偏遠地區,或者是小時候家里貧困,讀不起書,所以沒有加入過黨、團、隊。有的時候一天之內能遇到十幾個這樣的。我就告訴自己,給這些人講大法真相同樣重要,而不是只看重所謂的三退率。慢慢的我追求結果的心去掉了。

我還體悟到,對能夠得救的人,師尊一直會慈悲的給他們機會。有一次,一個小伙子接到我的電話後,很順利的就同意退團了。然後我開始給他講大法真相,他剛一听到法輪大法,就說︰“天哪,怎麼回事!我今年已經是第四次接到這個講法輪功的電話了。”我問他︰“那您之前听了沒有?”他說︰“我之前一听到是法輪功,我就掛了。”然後,我就跟他說︰“您是好人,所以才能一直有機會接到這樣讓您明白真相、保平安的電話。”後來他很安靜的听我講大法真相,听完了我講的“自焚”是如何造的假,也就明白了,心結也解開了,也不繼續誤會大法了。

這件事情讓我深刻的體悟到師尊的慈悲。師尊說︰“共產邪黨說我躲在美國,我天天都在中國!”[4]我最近讀這句法的體悟是,師尊的法身在中國不只是在看護著大法弟子的修煉,也在看護著常人,那些能得救的常人,師尊的法身一定會利用各種方法,把他們帶到大法弟子身邊听真相,從而得救!

師尊說︰“師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間布的巨大的場也好啊,可以把有緣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種環境弄到你跟前來,給他提供一個知道真相的機會,但是你們得去做,你們不去做也不行。”[5]

還有好幾次打電話,對方很忙,可是對方堅持要听電話,而不是忙他正在做的事情。比如,有一次打電話,有個男的正在上班,他可能是在工廠里上班,旁邊的噪音很大,根本听不清我說什麼。他就跟我說︰“你等一下啊,我正在上班,我現在出來跟你說。”我當時都覺的很吃驚,我要是正在上班,看到一個陌生人打電話,根本不會出來的,直接會掛斷。他應該是明白的那一面在等著听真相,等著得救。我跟這個人一說,他就退,一講真相,就講通了,最後還一個勁兒的道謝。

還有一個男子(應該是在銀行櫃台工作的,這是後邊我听到他和一個顧客的對話推測的),他剛接通電話的時候,有一個顧客來辦事,可能是由于表沒填好,要從新填,他剛好就有空檔听我的電話。我不但給他做了三退,而且還講了大法。剛講完,他電話都還沒掛,那個顧客就填好了表,他就跟那個顧客解釋關于賬戶的一些事情了。

我有的時候狀態不太好,感覺自己說話斷斷續續的,前言不搭後語的,自己都覺的沒講好,可是也不影響那個人得救,我都沒怎麼說完,對方就答應好了。這些都是師尊引導他們來得救的。

我對“修在自己”[3]的體悟是,我們要想做好救人的事,每天要學好法,煉好功,發好正念,修好自己。這兩件事情都要做好,做救人的事效果才會好。打電話時,講出的話才有能量,有力量,才能夠解體眾生背後的那些邪惡因素。師尊講︰“有壞思想的人,想不正確的東西的時候,在你場的強烈作用下,也能改變他的思想,他可能當時不想壞事了。可能有人想罵人,突然間改變思想,不想罵了。”[3]

我的體會是,自己的心性提高上來了,師尊就會加持我,所以打電話的效果就比較好。我打電話勸退最多的一次是替同修在RTC直播室值班。那天是星期天,我本來是要打下午那場的,可是中午那場值班的同修不夠,協調人臨時問誰可以值班。我當時想如果我值班了,就意味著我要打兩場,而且本來中午安排的別的事情就不能做了。但是思想斗爭了一下,我覺的應該以整體為重,不要考慮個人的安排。在那一刻,想到的是應該配合整體,填補有事情不能值班的同修的空缺,所以那天打電話勸退率非常高,我感覺師尊看到我去掉了為私的那顆心,在加持我。

這種事情以前我在景點講真相也遇到過很多次。每次我心性提高的時候,想著配合整體,而不是把自己的安排放在第一位,師尊都會安排有緣的眾生到景點听我講真相,做三退。我理解為私是舊宇宙的生命的根本特點,要想過渡到新宇宙中去,我們就應該“先他後我”。

有的時候去掉了執著心,打電話會有神奇的事情出現。我最近打電話是和其他同修分工配合,有些不會說中文的同修,平時負責“養號”,加眾生的社交媒體號成為好友。打電話的時候,由這些同修撥打他們所添加的號碼,撥通後,講中文的同修口講。有的時候,撥號同修的網絡信號不是很好,我听到對方的聲音斷斷續續的,我心里馬上會生起抱怨之心,心想︰“你要救人,也得先把自己的網絡弄好啊,不然怎麼救。”每一次內心抱怨後,我也都意識到,自己不應該有抱怨之心,這不是修煉人應該有的心。

有一天打電話,第一個幫我撥號的同修網絡信號挺好的,講的也挺順利的,可是她有事兒,打了一個小時左右,就走了。第二個幫我撥號的那位同修的網絡連接不太好,我听到撥電話的鈴聲都是斷斷續續的。當時那種抱怨的心又上來了。但是由于之前的幾次經歷,我馬上發現了這顆不好的心,立刻告訴自己不能有這樣的心。我覺的自己應該有一顆能包容,能理解同修的心︰同修的網絡信號不好,可能是他那里條件有限,只有這種網絡質量;或者是那天湊巧網絡有些問題。我們不但要對眾生有慈悲心,對待自己的同修也要有慈悲心。結果那天打電話很神奇,我明明听到對方說話斷斷續續的,可是我問對方能不能听清我講的,他們都說听的很清楚,勸三退和講真相的效果都很好。和第一個網絡信號好的同修配合,勸退了四個,和這個網絡信號不好的同修,用了更短的時間就勸退了四個。我悟到是自己去掉了抱怨心,所以師尊在加持我。我們在救人的過程中也要不忘修自己。

我有的時候狀態也不太好,因為還有很多人心,我也不是每天都能堅持打電話。比如有的時候求安逸,就想放松放松;有的時候為了常人中的名和利,就想在常人的工作上多投入一些;有的時候覺的每天打電話都說著差不多的話,有些厭倦了;結果有的時候也沒做救人的事或者做了效果也不好。

一天我突然意識到,我即使每天只救一個中國人,這個人背後無量無計的眾生也會得救,所以我不應該懈怠,應該在最後階段越來越精。

以上是近期打真相電話、學法的一點感悟,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經文︰《醒醒》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國首都法會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