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青島市法輪功學員薛蓮霞被枉判五年

Print

【圓明網】青島市黃島區西海岸法輪功學員薛蓮霞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本市不同的看守所關押近七個月後,二零二二年元月五日被送到濟南女子監獄。正在被隔離。

又一個善良的法輪功修煉人被惡黨司法人員陷害,要經受五年牢獄之災,給全家人帶來了無盡的痛苦。薛蓮霞的女兒既要上班,又要照顧孩子,更擔心她媽媽的牢獄之苦,人瘦了很多。她說︰“我真不知道我媽到底是犯了什麼法?破壞了那條法律?傷害了什麼人了?在我心里我確實找不出我媽媽哪里不好,她與人為善,做事總是體諒別人。我不明白這個社會到底怎麼了……”

修大法獲新生

薛蓮霞煉功以前身體一直不好,經常吃藥,家里總是有一股難聞的中藥味,她二十九歲那年就停經了,作為一個女人這麼年輕就沒有月經了,這意味著青春的凋零,她母親是因為這個病四十八歲就去世了。薛蓮霞得病期間,大大小小的醫院不知去了多少次,中藥西藥也不知吃了多少,沒有一點療效,真是苦不堪言。

後來經別人介紹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她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就去學煉了法輪功。結果煉了大約一個月的時間,她就來了月經,真是又驚又喜。從此她走上了修煉法輪功的道路,二十多年來沒有吃過一次藥、沒有打過一次針,身體健康。

薛蓮霞煉功後身體好了,脾氣也好了,和親人朋友鄰居和睦相處,對家人照顧的很周到,家庭很溫馨。

後來中共江澤民團伙瘋狂迫害法輪功,不讓民眾煉了。薛蓮霞因為煉功病好了,就要堅持煉。她的家也和千千萬萬個法輪功學員的家庭一樣從此不再安寧。二零零零年薛蓮霞被人舉報後抓到派出所,要判刑。她當時很害怕就從派出所的二樓窗戶跳下去,使得腰椎骨嚴重骨折,左側肋骨嚴重變形,派出所帶她去了醫院,醫生鑒定為終身癱瘓。因此把她放回家,她回家後沒在醫院治療,仍是學法煉功一天天好起來,沒有吃過一片藥、打過一支針。

二零一零年薛蓮霞又被人惡意舉報,被當地派出所綁架,派出所帶她去醫院體檢要送看守所。體檢時醫生說她有子宮肌瘤(12.5cm)導致嚴重貧血,隨時會有生命危險,因此看守所拒收。回家後她通過學法煉功,獲得健康。十多年過去了,她依然身體健康。

被綁架構陷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六日,薛蓮霞在大珠山某小區發真相資料時,被一青年人惡意舉報,大珠山派出所調監控,查到薛蓮霞居住的小區。九號薛蓮霞外出時發現有人跟蹤,一直跟蹤到家,在樓道里監視出行,十號晚上九點多,警察曾聲稱是查換熱器的要求薛蓮霞開門,薛蓮霞沒開。十一日上午,被國保大隊多人綁架,抄走小草屋鑰匙,搜走一百多份真相資料(其中包括六十多本《明慧周刊》)。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二日上午,薛蓮霞被取保候審,女兒去派出所交了五千元保證金,薛蓮霞安全回家。接下來的日子沒有任何消息,平穩的生活。

直到二零二一年五月十四日,薛蓮霞遭黃島區檢察院電話說︰案子已到檢察院,要走什麼法律程序。五月十七日,青島西海岸檢察院(0532-83012818)又給薛蓮霞打電話,讓她第二天下午二點去檢察院。其實他們一直在暗箱操作,羅織罪名。

五月十八下午薛蓮霞去了檢察院,開始是一個年輕的辦案人員(女)接待的,不讓去他們辦公室,把薛蓮霞叫到一個雜亂的車庫(臨時辦公室),拿了一些文件讓薛蓮霞簽字,薛蓮霞說我沒犯法我不能簽字。年輕的辦案人一看薛蓮霞不簽字,就打電話叫了一個年紀大的進來,也是個女人,可能是個科長,兩人都沒穿制服(其實她們自己都感到理虧,辦起案來都不能光明正大,給人的感覺就是偷偷摸摸的,怕見人。)年紀大的說薛蓮霞犯法了,需要簽字。薛蓮霞就和她們講真相,她們不听,並說,別和我們說這些。年長的說︰不論簽不簽字都這樣,簽字的話能少判兩年。然後又問薛蓮霞簽不簽字,薛蓮霞不簽。最後不了了之,就讓薛蓮霞回家了。

五月十九日上午,薛蓮霞接到隱珠派出所的電話,說下午要到薛蓮霞家里來“聊聊”。下午兩點半多來了四個人,有隱珠派出所的、也有大珠山派出所的、還有居委會的。薛蓮霞熱情招待,讓座倒茶,和他們講了很多法輪功真相,並講了自己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好處。警察呆了十來分鐘就走了,拿了一摞資料(可能讓簽字的東西)在茶幾上創了創,沒說什麼就拿走了。

六月九日,薛蓮霞接到法院電話讓她下午去一趟,檢察官讓她簽字,薛蓮霞不簽,檢察官很生氣,讓薛蓮霞隔天上午再去,並告訴薛蓮霞二十一號開庭,到時會電話通知的,讓她準時到場,第二天上午她沒去。

被非法判刑五年入冤獄

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一日上午,法院一名男士打電話給薛蓮霞,說話很凶,在電話里大聲訓斥她︰為什麼今天上午不來?來了好幾趟為什麼不簽字,你想干什麼?今天下午兩點必須到,去找姓尹的法官或者是姓歐的。今天下午不來就去抓你。薛蓮霞說︰我下午就去,我也沒犯法,還用的著你們來抓了。

薛蓮霞給自己準備了辯護書,信心滿滿地想給他們講真相,連律師都沒請。也許他們根本就沒讓她講。

薛連霞女兒說薛連霞二十一號下午去了法院就沒回來,被關押在大珠山派出所,隔離十四天,公安局叫薛連霞在逮捕書上簽字,被她拒絕,就讓她女兒簽。

六月二十一日,薛蓮霞被青島黃島區法院非法開庭後,法院也沒有通知家屬她被非法判幾年,接著薛蓮霞就被隔離十四天,體檢身體不合格,有高血壓、腎囊腫、子宮肌瘤等病癥。七月八日,又被送到青島城陽隔離十四天後又被轉到即墨普東看守所。

家人沒有收到判決書,其女兒打電話問法官(尹成淼接的電話),口頭傳達是五年。家人提起上訴。

九月二十七日,青島市中級法院不顧事實真相,助紂為虐,作出“維持原判”的終審判決。薛蓮霞被非法判刑五年,並勒索罰金八千元。

一審責任法官歐曉斌,電話︰18563901861、15969832999,書記員尹成淼, 電話︰18563901868 。

二審審判長叢日新,審判員張曉昆、王科,法官助理劉靜,書記員欒樹君

薛蓮霞于二零二一年元月五號被劫持到濟南女子監獄,目前正在被隔離。

這突如其來的災難讓全家陷入了痛苦之中。她女兒因離異獨自帶著五歲的女兒住娘家,小外孫女一直是薛蓮霞看護著,從沒離開過,現在天天喊著要找姥姥。這突如其來的生生別離,對幼小的孩子來說很殘忍,家人不知道該怎樣安慰孩子。薛蓮霞的丈夫做生意經常外出,家里顧不上,得知妻子被枉判五年從此一蹶不振,天天愁眉苦臉、唉聲嘆氣。

薛蓮霞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體檢時,發現有高血壓、腎囊腫、子宮肌瘤等病癥,律師會見時,她說肚子連著腰都痛,家人擔心極了。她以前身體不好,因為常年煉功,之前的子宮肌瘤和腰椎受損處一直未復發,也沒復查。如果關押時間長了,又不能煉功,其女兒擔心在那樣的環境中她舊病復發。

信仰自由、信仰無罪。家人期盼著薛蓮霞早日回家,懇請國內外正義善良人士關注。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