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中提高心性的體會

Print

【圓明網】我是一個參加過師父傳法班的老弟子,今年五十八歲了。回顧這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留有太多的不足與遺憾。好在正法還沒有結束,還有彌補的機會,我要抓緊時間歸正,實修、彌補。
這麼多年我忙于資料點的工作,不知不覺把做事當作了修煉,做事擺在第一位,把學法修心擺在了次要位置,明知道這狀態不對,卻主意識不強,心被干事心牽動著,惡性循環。學法修煉浮于表面。雖然做了許多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事,卻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明知道自己修煉的基礎是建立在沙漠之上,多次想改卻一直沒有立即付之行動。

一、學法

有一段時間嚴重到竟然學不法去,自己一人時拿不起書來看。參加集體學法,也是流于形式,讀過一遍,合上書念的是什麼,腦子一片空白。我知道自己已到了危險的邊緣,決定暫時停止參與集體學法,少做事,與一個同修一起背法。

很多年前,我曾背過兩遍《轉法輪》和《精要旨》、《精要旨二》及《洪吟》等,我清楚的知道背法的好處,也知道背法帶來的心性的提高與升華是無法言表的。但因主意識不強,被常人的名利情色、安逸等各種執著心和網癮操控著,背背停停、停停背背,沒有很好的堅持下來。

這次開始背法時,長期積存的思想業的干擾簡直無法形容,仿佛大腦被一層層厚厚的象花崗岩一樣的東西包裹著,法都打不去。一段法通讀了好多遍,同修早已熟背,我卻覺的好象法在我的大腦上沒留下一點痕跡,哪怕是淺淺的一道白印也沒有。我知道這是邪惡給我造成的一種假相,想讓我放棄背法。我相信師父講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同時我也找到自己背法時產生的攀比心、愛面子心、求度的心、急于求成的心,想立刻得到法中升華、看到新法理的心等等,于是我徹底的把心放下,從做小學生開始從新修。

一段法同修背過了,我就按照同修的度走,一天背下來,我雖然沒背過幾句,但感覺包裹在大腦周圍的那層硬殼在漸漸的裂縫。我體會到了大法的那種潤物細無聲的無邊法力。再接著背下去,就覺的法能打腦子里去了。

有時和同修在一起背時,為了遷就同修的度,很多法我並沒有真的背過去,回家後我再返回去重補。我用最笨的辦法,同時對我來說也是最有效的辦法︰我把手機裝上W軟件和谷歌拼音輸入法,建一個空白文檔,先讀法的一兩句或幾句,靠記憶寫在手機上,這樣努力加強自己的主意識,強行把法往大腦上刻,這樣寫過一遍後,腦袋里基本上就有了個大概印象,再照著書讀上兩遍,基本上就能背過了,再默寫出來,這樣的好處是背法時個別字漏、錯一滑而過的情形就能顯露出來,抓住它,歸正它,也能更清楚的記牢法。雖然度慢,但對我來說效果很好。但不時的還是有求度的心冒出來干擾我,我就再滅它。

但思想業對我的反撲也是很厲害的,有時一放下書就想上網,或干點別的事,只要我沒控制住自己,再看書就又記不住法了,過後又後悔自己的主意識不能控制自己,又被邪惡操控了。

對我學法另一個最大的干擾就是︰背法時,只要我們插入不是法中的話,比如讀到哪一句法,覺的對自己心性觸動很大,談兩句體會,或者我們說幾句常人話,立刻法又打不腦子里了,又記不住法了。這讓我深刻的體會到學法修煉的嚴肅。“修煉人的思想如果離開法,邪惡就會鑽來。”[2]“大家學法的時候不要抱著什麼心去學,一定要靜下心來真的在學法,不要抱著什麼目地去學。學法的時候不能溜號,學法中思想想別的去了,那不行,什麼也學不到。學法就是學法,任何干擾都不能影響學法。”[3]也更加體會到在正念闖各種關難時法的無邊威力與內涵。

在背法中另一個執著也是時不時的出來干擾一下,就是總想立刻看到法的新的一層法理的展現,卻總也沒有新發現。“所以你越求越沒有。因為你是在求,求本身就是執著心,修煉要去的就是執著心”[4]。我就不停的滅這種執著,最後也徹底的放下了這顆心。放下了人心,心性也就在不知不覺中升華著。

二、面對同修向內找

前幾天,有同修說一位協調同修太忙,讓我負責給一位八十歲的老太太同修送資料。我沒見過這位老同修,但耳聞這位老年同修非常不理智,經常在電話里跟同修明講要什麼什麼樣的資料。她不會向內找,不實修,家庭矛盾也很大,前一段疫情封鎖期間,不戴口罩,去門口給門衛送真相資料被舉報,被惡警抄家,因老太太歲數大了,據說腿腳也不太好,人沒被帶走。

同修讓我去,我心里不太樂意,但出于面子和煉功人的心性標準就應了下來。協調同修把我帶到她家,把資料交給她,簡單介紹了兩句,交待好以後資料由我來送,就匆匆走了,只留下了我獨自面對老太太。我吃驚的看著老同修,年齡雖然八十歲了,比我修煉的老母親還小幾歲,卻顯的比我母親蒼老許多,臉上滿是大塊的老年斑,而面容中不僅沒有修煉人特有的善與祥和而是透著一股幽怨與暴戾之氣。

老年同修不能正常走路,連起坐都非常吃力,行走得扶著一個帶著坐,有四個輪的小推車慢慢磨蹭。她家雖然住在一樓,但估計她上下四、五級台階也是非常艱難的。我們去的時候只有她一人在家,不知有沒有家人與她陪伴。看到她這種狀態我脫口說出︰“阿姨,你身體不太好,就先別出去了(指發資料講真相),在家調整一段時間,等身體好了再做吧”。誰知她听了我的話勃然大怒︰“某某(指協調同修),這是給我領來了一個什麼人呀?不讓我救人,這是把我往下拖呀!現在時間這麼緊,就這麼兩天的時間了,我不救人,我等著被淘汰呀?你要毀我呀!?”“某某這是干的什麼事呀,也不跟我商量,就給我領來這麼個人,這是不想讓我修呀!你要氣死我呀!”我被她突如其來的怒火驚住了,但更驚訝的是我的心境竟然沒有一絲不快,非常的祥和與平靜,而這種祥和與平靜不是平時努力抑制自己不好的思想而有意識表現出來的忍的狀態,而是從心底里發出的平和狀態的自然流露。

我看老太太生氣了,連忙微笑著勸導並道歉︰“阿姨,您別生氣,是我剛才話沒說清楚,讓您誤解了。我不是不讓您修煉,更不是不讓您救人。我是想讓你先在家好好學一段時間法,煉功發正念,把身體調整好,等腿腳好了,你再給人家講真相。人家一看你老太太身體這麼好,這法輪功肯定好,人家就會相信。你這樣的身體出去講真相,你再怎麼說法輪大法怎麼好,祛病健身有奇效,人家也不會相信︰既然大法這麼好,你怎麼身體還這樣呀?這不起反效果嗎?咱們做什麼事基點應該是站在維護法、證實法而不是證實自己的基點上。”我這番話,老太太根本就听不去,甚至是听不懂我在說什麼。依然在喋喋不休的重復著剛才的話。並說︰“我的兒子也這麼天天說我,我的兒子說,我的腿好了,他就信法輪功。我的腿不好就不能修煉了?我腿不好都是他們氣的我,不讓我修,你和他們一樣,都不想叫我修!”我不再言語。靜下心來向內找︰她的表現是在給我看什麼呢?在修我什麼呢?她有私心是不是我也有私心呢?反思自己,一開始就不願接手這件事,就因听人說她在電話里就公開要資料,是怕她的不理智會連累自己,會給自己帶來安全隱患,所以才不想管她的事,所以才一上來就不想讓她發資料,目地是為了保護自己。無論理由怎麼冠冕堂皇,人心的表現在神的眼里可看的是清清楚楚。

我就不停的發正念,既清理我的私心,也幫同修清理空間場。等老同修稍平靜一些,我依然平和的問她︰“阿姨你要真想救人我可以給你送資料,但你怎麼發呀?都要些什麼資料?”老同修說,她門口馬路對面是一所中學,她要發給學生們。要四合一的小冊子,夾幾個單張,要十來本就夠了,她若發不了還有其他同修發。我知道明慧網早已不出四合一的小冊子了,同修為了照顧她特地給她打印了正見網的四合一《清流》期刊。她還說她家是學法點,一會同修們就來學法了。我想等同修們來了之後,了解一下情況再說。

時間從下午兩點快等到三點了,同修們還沒來,老太太又生氣了,說同修們都嫌棄她,可能都不來了,問我能不能陪她學法,我出來時並沒有跟家人說好時間,時間長了,怕孩子擔心,後來一想,這也是私心,就隨其自然吧,陪老同修學法可能這一切都是師父安排的。一看我同意陪她學法,老太太馬上高興起來,說我能留下來陪她學法,覺的自己還有救。我听了心里一震。她看我自始至終心態祥和沒生她的氣,心情也好起來,在師父法像前象個孩子一樣,一個勁的懺悔不該對我發脾氣。

後來又來了一位同修,這樣我們陪老同修學了一講法。結束後回去的路上與同修交流,同修說她這種狀態已持續十來年了,大家都因為老同修身體不好怕給大法造成負面影響,都勸她別再出去講真相了,也不提供她資料了,她就沖同修大發脾氣。漸漸的同修們都陸續不來了。這位同修本來也不想再來,是師父點化她,讓她不要放棄老同修,她才來的。她約我以後到這兒來一起學法,我想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就答應了。

晚上整理母親的法會征稿,滿滿的十來張的文稿,其內容令我肅然起敬。老母親八十六歲的高齡了,還在天天六樓爬上爬下的去救人,做的踏踏實實,文章也寫的樸實無華,都是一個個真實的例子。這次她寫的稿件與以往大有不同,無論文字水平還是對法的理解也都提高了許多。通篇都是對師父的信,與對眾生的大善。這不禁令我刮目相看了。

過去,一直對母親有成見,覺的母親文化低,悟性差,黨文化的強勢——唯我是從及好多人的頑固觀念讓我從小就對她非常逆反,又加上我們在歷史上生生世世的恩怨業報(有一世我們是婆媳,關系不太好),這一世她打小就不喜歡我,我也不喜歡她,對她怨恨心很大。特別是她一有了不隨她心的事時,就會把怨氣遷怒于父親與我們幾個子女,當然每次我都是首當其沖,因為我是長女,所以挨她的打也是最多。

父親過世後,我把母親接來與我同住,六、七年來,在生活上從各方面無微不至的照顧她,除了讓她學法、做大法的事,其它的家務活我幾乎都不讓她動手。和她經常來往的老同修,都夸我好,但我還是不招她待見。

我反思自己,我對她的善待也只是維持表面的子女應盡的孝道和修煉人應有的狀態而已,並非真的是發自內心的對她好,更確切的說是一種偽善。雖然沒有求名的心,但不自覺的還是有一種求公平對待,求她認可的心。

幾年來我們生活在一起,雖然大矛盾沒有,小摩擦還是時常發生。我時常用法對照她,說她這個執著心沒去,那個執著心太強,沒有悟性、親情太重等等,她也常指責我這修的不好,那修的不行雲雲。她常說我最多的一句話是︰冷漠、不善。反正我們倆都在向外找,都在用法在互相修理對方。

這篇文章徹底讓我去掉了對母親的偏見。她和那個老同修一樣,都是師父的弟子,都是八十多歲的了,雖然他們還有很多人心在,但她們還在兌現自己的使命,我有什麼理由可以不善待師父的弟子呢?今天讓我看到個別同修對老同修的嫌棄不正是要我修的嗎?這樣一想那個對母親嫌棄、怨恨與逆反的心不知不覺中煙消雲散了。

再深挖下去,那所有的人心與執著也不都是由私構成的嗎?只不過是表現的形式不同而已。師父講過︰“宇宙的過去是為私的”[5];“為私是過去宇宙的根本屬性”[6]。如果我們不跳出私,就永遠不可能成為新宇宙的生命。

“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什麼說什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7]

無私無我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這就是我要達到的標準。晚上做夢,夢見自己上了一輛公交車。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我會堅持把法背下去,直至徹底的與真善忍同化。

個人目前的一點體會,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佛性無漏〉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