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歲退休女教師蔣德君遭十多年關押迫害

Print

【圓明網】重慶市合川區七十六歲的退休女教師蔣德君修煉法輪功獲得健康,身上所有的疾病都好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瘋狂迫害法輪功後,蔣德君多次遭受迫害,被關洗腦班兩年多,被非法勞教一年六個月,二次被中共邪黨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三年半),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八日出獄回家後,養老金被停發,只620元最低生活費,當地派出所、社區、街道每月都到家騷擾。

下面是蔣德君老師訴述她的經歷︰

我是重慶市合川區法輪功學員蔣德君,小學高級教師,現年七十六歲。我原患有腦血管硬化、腦部供血不足、低血壓、心動過緩、腸炎、膽囊炎、咽炎等多種疾病。我吃了很多很多的藥都不見好轉。一九九八年二月,經人介紹,我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經過認真學法煉功,不久我身上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飛了,心態也變好了。我從心底萬分感激大法和師父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和健康的心靈!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後我受到了非常嚴重的迫害。二零零五年初,由于我不願放棄修煉真善忍,不願寫所謂的不再煉法輪功的“保證書”,邪黨人員非法把我關押在合川洗腦班,長達一年多之久。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七日,邪黨人員在我住的舍房里搜查到一本《轉法輪》,遂將我劫持到合川公安局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之後合川洗腦班解體,他們因為我還是不寫不修煉的保證書,又把我劫持到重慶市南岸區南山洗腦班,又是關押迫害一年多,後來幾月份回到家我都記不清了。

二零零八年,北京開奧運會,當地邪黨機構將凡是不願寫不再煉法輪功“保證書”的法輪功學員都非法勞教。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六個月。

二零一二年五月九日,我在公交車上發了兩張神韻光盤,遭綁架,後被中共邪黨法院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重慶女子監獄。剛入監獄就遭洗腦迫害,那日子里,我被關在一監區,由四個犯人包夾監控進行洗腦,強制看誣蔑、誹謗師父和大法的書和報刊等,強迫每天寫思想匯報,一直寫到符合他們的要求才能睡覺。然後就強迫寫罪惡的“五書”,即《保證書》、《決心書》、《決裂書》、《認罪書》、《揭批書》。由于我堅決不寫,包夾就揪我的脖子,踩我的腳,不讓我睡覺。盡管如此,我還是不寫,因警察和包夾都深知法輪功學員非常尊敬師父,為了達到她們的轉化目的,就使出了最卑鄙的手段,她們用紙畫了許多師父的像,貼在我睡的床上、床下地上、被子上、牆壁上,還貼在我的臉上、前胸和背上,這樣我根本無法走動,無法上床睡覺。最後我違心地抄寫了包夾寫的“五書”,監獄才減輕了對我的迫害,把我分到四監區(老年監區)做奴工——生產玩具。我于二零一五年出獄回家。回家後我立即寫了嚴正聲明,繼續修煉大法。

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下午,我去公安局找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頭目楊成利講真相、勸善,勸他不要再迫害法輪功,我還準備了劉伯溫的預言解說和小播放器想叫他拿回家去听听。沒想到我進了公安局後,他伙同國保大隊警察段鵬和李陽把我騙到合川看守所,段鵬拿出拘留證要我簽字。我立即說︰“我沒有罪過,我是真正的好人,為什麼要簽字?你們在執法犯法,純屬大騙子,你們才是真正的罪犯。”段鵬說︰“不簽就算了。”接著就把我關進合川看守所。警察當晚非法去我家抄家,把我的全部大法書籍、電腦、打印機、復印機、九千多元真相幣全部搶走。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八日,合川法院為此非法開庭,判處我三年六個月徒刑,並罰款一萬元,是從我的養老金存折扣去的。

我再次被劫持到重慶女監,在一監區“轉化班”被強迫洗腦四個多月,我堅決不轉化,不寫“五書”。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二日,獄方把我轉到二監區(生產監區),每天白天做奴工,晚飯後就在監舍外前門崗強迫洗腦,直到深夜十二點。因為我一直不願寫“五書”,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八日,獄方不讓我勞動了,整天專門對我進行洗腦迫害,每天從早上七點十分到晚上十二點,強迫“轉化”,逼寫“五書”,很多獄警都威脅我說︰你不寫“五書”就是刑滿了也回不了自己的家,要關進“法治班”繼續洗腦。為了能回家,不再去洗腦班,我違心地照抄了包夾寫好的“五書”,並被迫于二零二零年九月九日在“所謂揭批會”上讀了照抄的“揭批書”。那份痛苦的心情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從二零二零年九月十日,獄方讓我恢復生產勞動,直到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八日冤獄期滿回家。

回家後,中共邪黨當局非法停發我的養老金,只給我620元最低生活費,派出所的住段片警、社區主任、街道小組長每月都到我家騷擾,還非要與我拍照。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