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新經文《醒醒》的體會

Print

【圓明網】前一陣我經歷一次很大的消業過程。先感覺是有東西鋪天蓋地的從頭上下來,我意識到有魔在干擾,企圖控制我的頭。我馬上想到師父說了︰“有人講什麼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是常人中的一種邪說,那魔永遠也不會高出道的。”[1]發正念否定它!就看那東西很快消失了。我沒有發燒,就以為沒事了。可是它是在偷偷往下走,弄得我的身子骨到處都痛。幾天後又變換花樣,出現咳嗽,十天之後其它部份輕松一點了,可是咳嗽卻未停止。 這中間我盡力把學法煉功發正念做好,同時找自己的不足。
這過程中我也意識到,自己沒有珍惜師父給予自己的,比如這麼好的功法,能夠重塑神體,有時煉的卻不專心。師父很多事都說得很明白,可是學法時心不是那麼靜,很容易被常人中的事打擾。咳嗽持續了很長時間,任何時候都可能無法控制的想咳,有種無可奈何的感覺。發正念一時會好,一會兒又不起作用了。有兩天我每次打坐三小時,打完坐起來感覺很好,可是過一陣又不行了。心想︰老這麼消,如果那個根源不斷,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因不知它是怎麼來的,也沒有同修可以交流,我始終不知道自己誤在哪里。

後來我想︰師父的新經文發表的時間和自己開始消業的時間幾乎同時,這肯定與自己有關,就再次認真的學師父的新經文——《醒醒》。此時赫然發現師父在這篇經文中寫的很清楚︰“法正天體已結束,目前正在向法正人間過渡。大部份大法弟子將隨師法正人間。”[2]心里一震,這不是宇宙歷史掀開了新的一頁嗎?難怪我和很多同修最近都在消業,就是要我們趕緊提高自己,以便跟上師父的正法程,可最初讀師父的這篇新經文時自己並沒認識到這一點。

在最初讀新經文時,總以為師父說的那個極端的行為不是在說我,我不在的那個範圍。這次再讀,看到師父說的“不做好大法弟子的事”[2]這一部份,意識到自己雖然在做一些事,但是卻疏忽了另外一些事,比如︰對大陸的親友一直很少聯系,即使聯系了,講真相沒講到位。師父的新經文中提到“情”重的人,不也有自己要找的問題嗎?看了新經文《醒醒》,我心里好象清楚了向內找的方向。

讀了《醒醒》後的那天,有一陣感覺身體很沉,不對勁,我很想改變這個狀況。突然想到了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無論如何,現在沒做好的地方就從這里歸正。我讓自己的每個細胞都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時意識到我們負責的眾生無量無計,可有多少眾生我沒有照顧好啊!我要歸正自己的一切,讓整個身體跟著我念“法輪大法好”。

我就這樣不斷的念。一小時很快過去了,發現自己那個頑固的癥狀沒有了,那個根沒了。那種控制不了的癢消失了,雖然有時還咳,但是感覺那是在往外清理東西。

我把這個消息告訴另一位正在消業的同修,我說︰宇宙的特性是“真善忍”,那現在自己這表現不對,就要通過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讓自己的全身每一個粒子都歸正到“真善忍”的軌道上來。她感謝我對她的提醒。另一位消業的同修說︰有一陣都要迷糊過去了,念“法輪大法好”慢慢就清醒了。

我發現很多同修都把這個忘記了,包括我自己。雖然以前自己的小孩小的時候,不那麼听話的時候,當他們出現發燒和其它消業狀態,我就知道他們需要歸正,就讓他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就能很快睡著,第二天就基本好了。可是自己遇到事情時,卻過了那麼久才想起來該怎麼做。我就想到了要跟更多同修交流這次經歷。如果我早一點想到,這次消業就不會拖這麼長時間。現在想來我們的不正確狀態基本都是通過消業表現出來,那就是告訴我們需要歸正了。

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是很好的歸正自己的辦法。師父講過關于念“法輪大法好”的法︰

“師︰念“大法好”不但對常人有效,對于大法弟子清理思想也都是有效的。你叫自己的全身細胞都念大法好,你會發現整個身體內都在震動。(鼓掌)因為念動的是法,所以才有那麼大的威力。”[3]

通過念“法輪大法好”,排除了外界干擾,那麼這時再發正念就感覺很有力量,效果很好。通過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經歷,我覺的我能夠擺正自己了。

學法專心很重要,學法不入心,只是嘴巴在學,身體其它部份就處于常人的狀態,等于沒學。這次經歷也讓我對師父說的“本性的一面為什麼不正法呢?”[4]有了一些理解。

希望同修在消業的時候都能夠互相提醒,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來歸正自己。在平時的言行中也要認真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從小事做起,讓自己的生命在正確的軌道上運行,才能夠更好的講真相,更多的救人。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醒醒》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要旨》〈道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