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無小事 在常人工作中挖出根本執著

Print

【圓明網】回首修煉大法的十三年里,雖然經常在內心告訴自己不能隨著常人而隨波逐流,要當一個樸實的大法弟子,但是卻因為深層執著的隱藏,因而無法在修煉路上勇猛精。師父說︰“有時修煉中過不去的關,找不到執著,是因為有一些很小的問題不當回事。其實再小的事,達不到標準也不行。時間一長,人會出現消極,它們就會加重消極。”[1]
初得法的幾年,我時常提醒自己不與他人爭辯,要做到修煉人之忍。因此每當工作上有任何委屈或誤解,我都甚少解釋,認為時間會證明一切。但是,隨著修煉時間的拉長,遇到很多在大法項目或在常人社會的矛盾,修煉上的理解逐漸轉變成可以善意的解釋誤會,不然讓常人誤解大法弟子的形像,反而是對眾生不負責,但是我也知道當對方不接受時,也不能過于強求。這兩種體悟似乎都在法上,但是隨著修煉的提升,這些認識卻引出魔難的出現,我也因此體悟到宇宙大法的深不可測。

我在政府機關上班,有一陣子,一早上班,就會有民眾投訴、主管強加工作或是同事誤解的事情,我深知在考驗心性,但是因為不順心的事情持續發生,又沒有找到執著所在,不免產生了消極無奈的情緒。當我把自己的情況和同修交流時,同修A告訴我,不要只是強忍,用人的那一種忍,卻沒有真正的向內找,這樣關難還是會一直來。同修B告訴我,是不是小關過不去,累積成大關了?要趕快向內找,找到根本的執著,情況就不同。

我知道同修為我添正念,給我善意的提醒,我也知道如果是為了過關而過關都不是實在的修煉。但是要如何往自己的心里找,找出真正的執著心呢?同修說的我都懂,法也在學,但是我還是無法看清自己的執著在哪里。

有一天,我的上級主管找我,他說,某位義工一直向他反映我的不是,但是主管相信我的為人,再加上那位義工本身風評就不好,所以主管認為是對方有意誣賴。當時主管還提醒我要小心那位義工。但是當听完主管陳述之後,我知道這一位義工講的某些事情是實話,因為我在做事上的怠慢被鑽了空子,主要是我對這位義工產生了成見,認為他就如大家所說的傲慢又目中無人,我從內心對他有看不起的心態,所以相關的配合在無形中不上心。立刻我知道這位義工對我的其它抱怨是夸大其詞和無中生有,但是針對我的工作流程上的確有漏。

雖然對方不知道我是修煉人,但是我認為大法弟子的形像是重要的,為了有機會還要跟對方講真相。所以,我決定去拜訪義工的負責人,傾听他們的意見,並表示我會修正我的工作態度。當時對方和我相談甚歡,我也認為這一件事情就結束了,只要下一次再把事情做好就好了,因為只是很小的工作流程上的疏忽。但是就在拜訪的隔天,這位義工和他的負責人因為一次聚會,又和機關的主管踫面,他們卻又開始嘮叨我的不是,而且這位主管回來,又再度來跟我說一次。我當時覺的非常的困惑,對方不是昨天已經跟我談過了,怎麼今天又故態復萌,他們的用意到底是什麼?到底有多少誤解?于是,我決定下班的時候要再與對方溝通,並了解對方的心結。但是我也知道我不可以有任何強求對方理解的地方。

可是當我打電話與對方溝通時,我發現每當我解釋完一件事情的誤解,對方又會再提出另一件事的誤解,甚至當時的情節、我說了什麼話,都翻出來,指出我的不是,而且還提到三年前的事情,當時因為他需要申請政府某項補助案,由于是初次接觸,所以希望我幫忙制作計劃案,我那時表示請他另請高明,並引導他洽詢對應的負責單位,還說明我當時工作的職權非在于此。但是三年後,這位義工卻仍舊耿耿于懷當時我沒有幫忙他做計劃案,而且不接受我的任何解釋,甚至認為我擁有高學歷、有領薪資,卻不幫忙他,而他只是一個沒領薪水的義工。

我掛斷電話之後,內心根本無法釋懷,而且無法想象對方在三年前就對我有誤解,甚至還掛心著。我想起當初和這位義工有接觸,是因為工作的原因,而那份工作也是被主管強加的,現在又再度被這位義工強加說我三年前不幫忙他,就算是我表明自己工作的職責與立場之後,不但沒得到諒解,反而加深他的抱怨。

針對這一件事情,我內心很難受,我認為我需要好好的向內找。我知道自己一直存在著很強烈害怕名譽受到損害的心、怕人誤解、愛面子,而且無法听批評。在別人不注意時,也會出現散漫態度,狡猾的小聰明會做表面工夫,對常人工作並沒有真正兢兢業業的認真態度,這背後有著便宜行事和安逸心的執著。而且還有一個嚴重的問題,就是對于別人有先入為主的思想誤區,比方我和這位義工也沒有長期相處,但是因為他的風評太差,我就從內心把對方推出去,根本沒有接納他,即使有包容也是很短暫的。因為對方的態度一向不好,在我吃過幾次悶虧,接受了外在環境的負面評價,最後更是把對方定位在傲慢無法溝通的印象。

雖然我看似找到很多執著,但是我的內心仍舊非常難受,我知道我一定在哪里的認識還是和宇宙大法產生了擰勁,導致我向內找後,腦袋還是不斷浮現對方的不是,而且思維總是順著負面思維的路走。我認為自己遭受委屈,怎麼老是遇到麻煩,而且還有想要“修掉對方執著”的態度,認為對方“不是”,我“很在理”。

就在人念與正念反復糾結中,隔天,鄰居發現我家里的水塔溢水,當我跑到頂樓查看,發現水從大水塔上方滾滾的往下流,我知道這是修煉上的提醒。這一個漏大了,一定要正視,不能再敷衍了事、不向內找、不珍惜修煉的機會。

後來,有一次遇到一位民眾,他們家三人都是身心障礙者,他跟我抱怨機關內的社工不讓他領取福利金,過程中,他講話越來越大聲、甚至難以控制情緒。我當時全程不動心,心里只是在想對方雖然罹患精神疾病,但是據理力爭起來還講的頭頭是道。當我在心中正在樂時,有一個聲音告訴我︰就算你不在矛盾中,遇到了就不是偶然,肯定有要你提升的地方。

當我听這一位民眾講說,社工大言不慚的說,請他把去世父親留給他的房產變賣成現金,這樣就可以照顧家人了,不應該只是想依賴政府給的福利金。我內心知道這種說法的確是很多政府機關的官方說法,因為不想讓有財產的民眾詐領福利金。但是他無法接受社工當時的說法,他說,要是未來家人疾病惡化或是有緊急事故,如果變賣這些房產導致沒有多余的財富來應急怎麼辦?

這位民眾講完,我忽然明白了。如果不是他表明自己的立場,我的立場一定是和機關的社工立場是一樣的,因為我和社工都是機關的員工,我們有相同的職場訓練和概念。但是因為我認識這一位民眾,也理解他家里的情況,我有了同情心,所以當時覺的民眾和社工講的立場我都是無法反駁的。

就在此時,我理解到一點,原來我落入了一個陷阱。我遇到矛盾時,第一個念頭用了常人的理去衡量事情,我認為的對與錯,應該與不應該,好與壞,全部都是用常人中養成的觀念來決定我的態度和行為,卻不是用宇宙大法真、善、忍的理來衡量。所以我會停留在人的層次,無法同化大法。這種誤區使我無法在修煉上往上提升。主要是思想和行為的背後隱藏了一種“私”,這一種自私很狡猾隱蔽,他讓我一直覺的自己是依循宇宙大法的法理在做人。他讓我覺的依照常人工作既有的規則在做事就完全是對的,但是生活卻有很多變化題,我死板板按照機關制度、工作權責、上級交辦事務去硬套,反而產生很多矛盾無法化解。

例如,我認為工作內的事情做好就好了,我不願意多花時間幫忙別人,而且我周圍的常人也會提醒我不能幫助別人,這樣會影響其他人,破壞既有的行規。我也認為幫忙他人,多花一點私人時間會壓縮了我回家做大法項目的時間,也壓縮了我的休息時間。然而,仔細一想,我並沒有認真的在工作,無形中學習了常人的態度,抗拒工作量增加、抗拒主管強加新工作。我以為我不會和常人一樣,但是因為在這個環境浸泡久了,也開始隨波逐流,認為這樣才能融入團體。

我也認為我沒有要拉攏人情、我也不想吹捧主管,我就是做好我本職的工作就好。所以常人想要我花費私人時間做任何事時,我都沒真正想到他們是有難處才來找我,即使我不知道怎麼做,我當時也善念不足,導致他們無法理解我的立場。

我反過來思考自己,如果用大法的法理來衡量,我應該要為他人著想,不是只想到自己的常人工作,也應該幫助向我請求協助的人,去厘清他們的困難,而不是一味的想要把他們應付走。整個過程中我對待常人的心態因為沒有完全符合真、善、忍,這樣的日常小事,卻是我修煉中的一個大漏。

師父說︰“要慈悲的對待一切人,遇到任何問題都找自己的原因。哪怕別人罵了我們,打了我們,我們都找找自己,是不是自己哪個地方不對了造成的。這能找到矛盾的根本原因,也是去掉為私、為我執著的最好辦法。把心放大到原諒你個人修煉中的一切人,包括原諒你的敵人。”[2]

經過這一次我不再迷惘了,不論遇到任何事情,我都應該無條件向內找。我更深刻體悟到師父說︰“你們煉功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人家把你弄的夠嗆,你心里頭還不能跟人家一樣去對待,反過來還得謝謝人家。你們都是阿Q了!一個個的精神病了!這樣的人,他對修煉是無法理解的。”[3]

現在,我徹底了解在常人中遇到的任何好事、壞事都是成就修煉人,我也切切實實的感受到大法的佛恩浩蕩。當初我自己覺的在理的事情,甚至內心硬往前頂,竟然都沒有意識到是用了常人的理。那一種為私、為氣的妒嫉心,整個被挖了出來。所以,我表面和善和耍弄小聰明的待人處事,完完全全沒有辦法讓常人感受到慈悲的力量,因此引來了魔難。我在修煉上跌了一個大跤。所幸,在學法和生活中,師父的慈悲點悟讓我的真我醒來,弟子再次叩謝師父的慈悲救度,唯有精實修,才不負師望。

注︰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