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說“精從晨煉開始”

Print

【圓明網】跟同修交流時,總能被同修一些精表現所感動,比如晨煉,對我是最難的,因此我很佩服能堅持晨煉的同修。有一次,我問一個老同修︰“你早上能起來嗎?”她說︰“我3點多起床,煉兩個半小時功,接著發6點正念,發完後,學一小時法,再做早飯。”我佩服的不行,說︰“你真行。”她說︰“開始難,習慣了不起來還難受呢,精得從晨煉開始”。

“精得從晨煉開始,”我很受觸動,也覺得很有道理。早晨睜開眼,“晨煉”是第一堂課,也是強化課。我因為早上起不來,師父沒少點化我︰夢中摟著貓睡覺(懶貓);也經常在夢中睡在水(貪睡)邊。睡回籠覺是常事,也知道是給“懶”魔充實能量。有時生氣自己不爭氣?少睡點覺能死嗎?豁一把,起來!可這樣堅持幾天後,還是不能形成習慣。盡管我每天功也沒耽誤,但不正規。其實,學法、發正念、救人……是需要毅力和恆心做基礎的,修煉人動力來自法,精神上堅定了行為上才能跟上。

一次听《憶師恩》時,一個跟班的同修回憶說︰“那天散場時,我看見空中有兩個菩薩,一個說︰‘這些人真了不起,歷經艱難呀。’另一個菩薩說︰‘是呀,萬一挑一呀。’”我听了有點心酸︰“歷經艱難”是何意?“萬一挑一”又意味著什麼?當初,我們隨師父層層下走時,有過懶惰心嗎?有過懈怠念嗎?那是用生命作代價的︰不成就死在這!20多年的打壓風雨中,能堅持穩步走到今天的真是不易,拿晨煉來說,根基好悟性好的,是小菜一碟;差勁點的就三天打魚兩天曬網;還有的幾天煉一次功;還有的掩蓋說︰“別看我煉功少,可修心不差。”看著身邊同修這些年有過世的,有不煉的,讓我感慨︰淘汰太容易了,堅持不住就懸?從晨煉、發正念、學法到救人,沒人管你,沒人逼你,難就難在這,知道法的標準,使勁向那靠攏,少付出一點都覺得欠火。什麼事沒做好了,便有落下感覺。

每天遇到的事情看似平常,其實都是修煉的有序安排,哪件事沒做好都是考卷扣分,早上有早上事,白天有白天事,晚上有晚上事。忙忙碌碌中,似有一條主線隱約在其中,那便是自己修煉的路︰在符合常人狀態中有你的提高因素。記得,有一篇文章說︰“護法神每天給大法弟子打分,闖紅燈扣10分,看靚妹扣10分。煉功可不是10分呀?”那應該是多少呢?我猜想是大分︰起碼在30分以上?一個精的人,不會放松每天晨煉的,不精就別說了。學好法才有動力,經常想著師尊的期盼和為弟子的付出,想著天國眾生望眼欲穿盼著王者歸來,便會升起精激情,歷經萬難,就差這一步嗎?

要經常提醒自己︰別懈怠!精心別停!每天爭取多發幾次正念︰清除宇宙中的陰霾;利用一切機會把大法福音告訴世人︰眾生是宇宙的財富;更重要是︰修好自己。師父說,“沒有你的提高,沒有你的圓滿,你救的眾生往哪去呀?誰要呀?”(《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付出就是吃苦,視苦為樂才是神的狀態,具備這種狀態時,什麼能擋住你呢?

感覺每天眨眼即過,如果功沒煉,唯一彌補時間是晚上,可晚上又發,又想推到明天。經常猶豫︰煉不煉呢?兩可見一定別退縮,往前邁一步。有一次,我早上沒抱輪,打算晚上補上。可晚上又忙別的事,快到11點了,眼皮發沉,睡意很濃,就想躺下。可又想,如果不煉明天是明天的事。一咬牙,打開播放器,抱了一小時輪,瞬間感覺師父的加持,能量特強,臉上似有靜電,也不累。煉完後,又發了20分鐘正念,不也過來了嗎?

一個同修說︰“每晚睡前要過濾一遍白天事︰哪里有錯?哪里沒做好?然後歸正自己。我覺得很好,在效仿的同時,我又加一點︰發正念清除假我︰比如爭斗心、自我、色欲……什麼心重就清除什麼。然後默念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不知不覺中睡去。
從晨煉到睡覺,一天時光都在純淨和提升自己中度過,感覺真好。

一點淺見,不在法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