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下半年天津20名法輪功學員被冤判

Print

【圓明網】據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下半年報道統計,天津市法輪功學員累計受迫害260人次,其中20人被非法判刑;37人被綁架;10人被非法庭審;144人次被騷擾;26人被非法關押;2人被無理克扣勒索養老金、8人被勒索性罰款、押金,涉及金額38萬820元。另有4人被“取保候審”、3人被綁架後去向不明。

圖1︰2021年下半年天津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人次統計

圖2︰2021年下半年天津各地區法輪功學員迫害人次統計

一、迫害中離世

遭六年冤獄迫害 天津善良婦女王淑琴含冤離世

天津市濱海新區塘沽區七十歲左右的法輪功學員王淑琴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六日在自家樓下被塘沽區工農村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抄家、關押構陷,被非法判刑六年半,被迫害致病危,于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六日被提前釋放出獄,被家人帶去醫院確診為肺癌,于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四日含冤去世。

二、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

據明慧網報道統計,二零二一年下半年獲知,天津市被非法判刑學員共20人。

1、曾遭非法勞教兩年 天津市郭會利再被枉判三年半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早上,郭會利被寶坻公安局和武清公安局共同預謀綁架到武清區育才路派出所。當天晚上被劫入武清區看守所。

二零二一年四月六日,天津市武清區法院書面通知,郭會利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郭會利不服判決,依法上訴。二零二一年六月底,第一中級法院通知她的律師她被維持原判。郭會利被劫持到天津女子監獄。

郭會利女士曾是天津寶坻區牛家牌鄉的一名教師,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她遭到非法拘禁,被非法勞教兩年,期間,遭受酷刑體罰折磨和強制洗腦的摧殘。

2、天津楊江山、王梅夫婦分別被枉判9年和5年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二日上午,天津法輪功學員楊江山和妻子王梅分別在各自的工作單位同時被綁架,家中大量私人物品被抄走,兩人被非法關押在北辰看守所。此後,北辰區國保大隊預審科、集賢里派出所合謀,公、檢、法黑箱作業,經過兩年羅織“證據”,構陷楊江山、王梅夫婦。

二零二一年八月,法院將楊江山枉判九年,王梅五年。

楊江山,南開大學畢業生,家住天津市北辰區。楊江山曾經從事基因研究工作,遭中共迫害,被非法勞教,此後失去了自己的專業工作。

3、曾被勞教迫害五年多 天津黃敏又被枉判五年

天津濱海新區大港油田法輪功學員黃敏先生,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在福建省廈門市海滄區鐘山社區工作單位暫住處被綁架,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日被廈門市集美區法院非法視頻開庭,近日被枉判五年。

黃敏先生,52歲,一九九一年畢業于吉林工業大學。黃敏自幼喜愛氣功,一九九七年夏天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後,黃敏被綁架、非法關押,在收容所、看守所、勞教所遭受迫害,前後被非法關押共計五年零七個月。

4、天津李國慶一家三人被非法判刑七至十二年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五日,李國慶的妻子于波和女兒李蕾在開車出門的路上,突然被天津市寧河縣公安局國保支隊綁架。隨後,寧河區公安分局伙同蘆台鎮派出所警察又非法闖入李國慶的家,強搶私人物品,還沒收了他私人所擁有的三輛車。

李國慶一家三人後來被關押在寧河區看守所。據稱,李國慶在派出所時出現高血壓癥狀,女兒李蕾出現嚴重腹痛。一家人被非法關押、構陷兩年多,九月獲悉被非法判刑︰李國慶被枉判12年、妻子于波10年、女兒李蕾7年。

李國慶家住天津市寧河區,在電力公司電力調度室任職調度長,他仁厚善良,技術精湛,深受領導器重,同事尊敬,工作中連續多年被評為先進,他每次都將先進所得獎金買成禮物和同事分享或請同事吃飯。

李國慶業余時間與妻女共同經營一家婚慶公司,名為“天地迎春”,將中國古老傳統文化溶入到婚禮的各個環節中,正統的婚禮主持風格使其口碑在老顧客中口耳相傳,從命名中也可以看出他對世人重歸正道的美好期望,與他有婚慶業務合同關系的人講,“國慶是我見過的最不看重利益的人,每次遇到商量價格的時候,他總是為他人考慮,這是我從未見過的。”

5、天津市法輪功學員劉鳳華、李喜平、朱玫被非法判刑 罰金共計6萬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日,天津市津南區葛沽法輪功學員劉鳳華、李喜平,因散發真相資料,被惡人舉報,遭天津市津南區葛沽派出所綁架。受此事牽連,天津市濱海新區大港法輪功學員朱枚(玫)于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四日晚被天津津南區多個警察綁架,並非法抄家,家里相關物品被洗劫一空,包括手機。朱玫一直被關押在東麗看守所。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五日,劉鳳華、李喜平被天津市津南區法院非法遠程視頻開庭。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日,劉鳳華被津南區法院取保。

朱枚(玫)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午在東麗看守所視頻開庭。

二零二一年九月份,李喜平被取保。十月二十二日,劉鳳華、李喜平拿到判決書。劉鳳華被非法判刑一年,李喜平二年。同一天,津南區法院非法開庭冤判朱玫兩年半。

劉鳳華、李喜平、朱玫三人並被罰金分別為一萬、二萬、三萬。

三、被綁架、抄家、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下半年,天津市法輪功學員有37人遭綁架,其中21人被非法抄家,26人被非法關押。

1、天津市南開區法輪功學員李康寧被非法拘禁,之後又遭騷擾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四日,南開區學府街派出所警察及社區人員還有二個不報身份的人,持傳喚證,誣陷李康寧,從工作單位一伙八人強行劫持李康寧至南開區學府街派出所,當天強制做心電圖、B超、驗尿、抽血、核磁;且不許與家人溝通。

派出所警察非法搜查李康寧單位和家里的法輪功書籍和煉功用品,並以“破壞法律實施”誣陷李康寧,在南開區看守所非法拘禁李康寧七日,在天津市拘留所(曹莊附近)非法拘禁李康寧七日;期間李康寧的丈夫險些自殺,給李康寧父母親人造成極大的心理創傷。

五月七日李康寧恢復自由後,社區警察吳金利多次打電話騷擾李康寧及丈夫,逼迫他們搬家,以維護吳轄區的業績。

2、天津市武清區黃花店派出所再次綁架五名大法弟子

七月二十九日,武清區黃花店派出所再次綁架晏莊村的孫滿元、孫義達、李長海、王淑香、李賀鳳五名大法弟子,並把他們送到武清看守所拘留。孫滿元血壓過高,他們還要強制吃藥,被孫滿元抵制,說你們在犯法,最後孫滿元被放回家。

3、天津市濱海新區塘沽區公安局警察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

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日,天津市濱海新區塘沽區公安局政保科指使並參與南疆派出所、大沽派出所、新港派出所等聯合綁架抄家大面積渤海石油公司眾多大法弟子,當天綁架抄家的有栗艷俠、楊姓(女弟子)、單翠英、李淑芳、丁友玲、曹桂蘭、李文芳、張文勝、丁燕、王存志、張慧珍、王曉剛、王娟娥等十幾位大法弟子,目前除栗艷俠沒有回來,其他人幾乎當天或轉天都送回家。

四、被非法庭審的法輪功學員

天津市河北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李慧、鄭慶蘭非法強行開庭

十二月二十九日上午,天津市河北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李慧、鄭慶蘭非法強行開庭。

李慧明確表示拒絕遠程視頻開庭,法庭以疫情防控為由拒絕李慧的要求,違反最高法院關于遠程視頻開庭需要征得被告人同意的規定。李慧要求公開現場開庭,家屬旁听,遭到法院拒絕。李慧要求親友辯護人程海出庭為其辯護,法庭違法拒絕其正當要求。李慧要求解除陳智勇律師的委托,另行更換辯護人為其辯護,法院千方百計阻撓,強行開庭。

辯護律師針對法庭上述違反刑事法律有利于被告人原則的違法庭審,要求公訴人黃瑋當場履行法律監督職責,制止違法庭審繼續下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五、無理扣發養老金與非法勒索性罰款、押金

二零二一年下半年天津市法輪功學員至少2人被無理克扣勒索養老金、8人被勒索性罰款、押金,涉及金額38萬820元。

1、天津法輪功學員賈曼韜被強行扣發退休金12萬多元

天津市社保和平分中心對大法學員呂煜青、周洪麗暫停發放養老保險金。在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天津河西區社保在沒有任何通知下,對天津法輪功學員賈曼韜停發工資。家屬找到河西社保局詢問,社保局以二零一三年七月至二零一六年八月存在“服刑”信息(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判刑迫害),以分期扣款形式,強行扣發退休金122,820元。

2、天津大法弟子陳茂華和家人被騷擾、勒索養老金七萬元

陳茂華,天津濱海新區渤海石油東沽石油新村大法弟子。因為修煉法輪大法,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判刑三年。此後每年“兩會”渤海石油新村二片區警察高熊經常騷擾陳茂華家,還給她孩子單位打電話,問煉不煉等。

二零二一年,渤海石油社保強迫陳茂華交被關押期間的養老金,還到陳茂華的家砸門要錢,說不交要上訴告她。陳茂華夫婦只好住在兒子家。有次講真相,陳茂華被不明真相的人惡意舉報,警察找陳茂華,威脅她,孩子怕陳茂華再次被抓,就給陳茂華交了七萬元的養老金。

3、被勒索十萬元 天津周厚美結束四年冤獄回家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中午,天津國保、武清國保和豆張莊派出所的二十多個警察強行綁架高玉明、周厚美等四名學員,劫持到武清看守所,並非法批捕。

周厚美被冤判四年。一直非法拘押在武清看守所。據悉,她兒子托關系花了近十萬元,也沒放人,仍被冤判。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周厚美冤獄期滿,已回家。

六、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二一年下半年,天津法輪功學員144人次被騷擾。

1、天津古玉芝屢遭騷擾全家老少不得安寧

從二零二零年一月至今,片警、街道、居委會人員先後二十幾次去法輪功學員古玉芝家騷擾,強行錄音錄像。騷擾她的家人,脅迫她的兒子兒媳的單位給她施壓,甚至連她的小孫女學校都不放過。

二零二零年四月至十一月,北辰區宜興埠普東派出所片警和居委會主任等人多次去她家騷擾,強行錄音錄像,強行讓她配合,還用手機給她拍照。

居委會的人還多次打電話,騷擾她姐姐。弄得她姐姐精神壓力很大,天天睡不著覺,導致血壓升高,頭暈起不來床。

二零二一年元旦,連續幾天敲古玉芝家的門,吵得四鄰不安。同時他們還不斷騷擾她兒子,兒媳。北辰區教育局威脅她兒媳說要扣她養老金,還影響她兒子、兒媳工作、孫子的學習、以後的政審等。她兒媳單位校長多次找她兒媳談話進行施壓,她兒媳承受不住壓力,跟她兒子鬧離婚。

二零二一年二月五日,區政法委給她兒子,兒媳單位和她小孫女的學校(一年級)施壓,並威脅她兒子說,你媽媽不配合,我們就抓她。

年三十前,連續多日威脅不讓她家過年。之後,讓她兒子給她媽錄像,回答政法委寫好的幾個污蔑大法的問題,如不照辦,牽連九族。給家人親戚造成巨大的傷害和精神損失。

2、北辰區北倉鎮派出所、政法委、居委會聯合迫害法輪功學員

從四月份以來,法輪功學員段榮桂、劉紹剛、劉杰、段桂芬、董雅楠這兩家人,陸續遭到警察、政法人員和居委會的敲門騷擾,或是找到工作單位騷擾。還在他們家門前安裝了兩個攝像頭,直對他們出入的樓門。

尤其是進入七月以來,更是頻繁上門騷擾,見不到人就蹲坑,有一段時間,每天都到他們家門口蹲坑,經常是五、六個人開著兩輛便車,一整天的蹲坑不走。

3、天津濱海新區大港街勝利派出所前光里居委會人員騷擾于國麗和她的家人

于國麗,是天津濱海新區大港街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她要曝光大港勝利派出所、前光里居委會等部門人員對她和她家人的騷擾、恐嚇等非法行為︰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日晚八點多,警察又來我家騷擾了。從陽台向下看,對著陽台下面有警車,還有許多警察、便衣。

當晚十一點,我家樓梯口站著的都是便衣,警察給我丈夫打電話,問他在哪?說︰你家進賊了你知道嗎?我們接到報警,我們就要破門而入。我丈夫一听把電話掛了。後來警察又打了幾個電話,丈夫沒理他們。

四月七日,大港勝利派出所警察、前光里居委會工作人員共五人到天津市區我婆婆家騷擾,造成近九十高齡體弱多病的老人受到驚嚇,身體徹底垮了,至今吃不下飯,住院治療。

在此後,婆家不斷的接到這些不法人員的騷擾電話。他們還騷擾那些凡是在四月初與我丈夫有電話聯系的所有親友。警察與我的這些親友聯系,使我丈夫也倍感壓力,警察在利用我的親友騷擾我丈夫。

六月中旬的一天晚上九點左右,大港勝利派出所警察、前光里居委會工作人員又到市區我兒子家騷擾。在他們的種種謊言、威逼、利誘、恐嚇下,我兒子無奈,違心地代替我在放棄修煉法輪功的所謂“四書”上簽了字。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必須維護大法,我兒子被逼所簽的字一律作廢,全盤否定。這就是邪黨搞得所謂“清零”。

4、天津濱海新區對教師的暴力“清零”

◇ 天津女教師宋文雙遭濱海新區警察毆打、強取手印

天津工程職業技術學院教師宋文雙女士,二零二一年六月八日上班時,被劫持到濱海新區公安局海濱派出所,被副所長陳寶利和孫曉亮、警察崔辰等毆打,按住她的兩臂強取“簽字”和“手印”。副所長陳寶利稱,代表××黨,就得這麼做。

宋文雙女士,52歲,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二零二一年六月八日上午,宋文雙女士正在單位上班。濱海新區(大港油田)公安局海濱派出所的六、七個警察和北區居委會主任劉靜、片警婁亮等人到了工程職業技術學院。經單位主管領導同意,約五個警察不由分說,把她劫持到海濱派出所。

在海濱派出所,宋文雙女士拒絕回答問題,副所長陳寶利就按住她的左肩左臂,另一警察按住宋文雙女士的右肩右臂,副所長孫曉亮掰宋文雙女士的手指。

宋文雙女士在掙脫手指的過程中,副所長陳寶利打了她左臉一拳。警察崔辰從房間外進來,直接連續打宋文雙女士的臉,有一下打的很重,打的宋文雙險些暈倒。直到宋文雙女士大聲念出崔辰的警號,崔辰才停止行惡。

混亂中,又有人上前按宋文雙女士的胳膊、攥手,強取了“手印”。之後,警察還給宋文雙女士錄了像。

◇ 天津警察、濱海職業學院、大港街道人員迫害王琨翕

王琨翕,天津濱海職業學院的一名大學教師。二零一二年六月二日,在王琨翕工作的天津濱海職業學院,院方領導教職員工濱海新區塘沽警察大港街道等部門人員聯合行動,非法拘禁王琨翕30多個小時。

期間先後約計有30人對王琨翕輪番迫害,采用剝奪人身自由、剝奪睡眠,恐嚇、詭辯、人格侮辱、株連脅迫王琨翕丈夫與她離婚等手段,逼迫她放棄修煉法輪功,並用暴力手段強取王琨翕的手印。

七、發生在監獄的迫害

天津法輪功學員馮慶瑜遭受的八年冤獄迫害

天津法輪功學員馮慶瑜先生,66歲,自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健康,平和謙卑,樂于助人,是單位、鄰里、親朋好友等稱頌的好人。然而,即使這樣的好人,在中共惡首江澤民挑起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中,也難以幸免,尤其是二零一二年被綁架、枉判八年,身心受到嚴重摧殘。

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在我工作的單位,我被到兩個不知姓名、身穿便衣的警察綁架,將我綁架到天津東麗區華明鎮派出所,轉天,他們就把我送到天津市東麗區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繼續絕食抗議,到了第五天,看守所警察把我送到天津市第三中心醫院準備灌食。那兒的大夫說︰你們(警察)干的事,是法西斯行為。大夫沒給灌食。他們又聯系了東麗醫院,到那幾個警察按住我,對我強制灌了食。灌完食之後,其中一警察和我單獨說︰你的事我沒有動手。灌食的插管沒有往出拔,並以防止我拔灌食管為由,捆上了約束帶,使我雙手動彈不得。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底,一審對我非法判刑八年。在看守所,我提出上訴,這時走過來一個警察,叫我寫一式三份的上訴狀,我寫完他就拿走了。但一直沒有上訴結果。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份 ,我被劫持到天津濱海監獄五監區。一到監區,幾個警察強行給我穿上囚服,他們安排四個包夾犯人,每天強制對我播放污蔑大法與師父的視頻,要求我一動不動地在小板凳上坐著。

轉年二零一三年,副大隊長周威為了轉化我,就找來六個犯人帶我進了轉化室。其中一個姓宋的犯人手里拿著手銬,一邊顛著手銬,一邊走過來說︰你要轉化,你就寫三書。你要不轉化,我跟你去八大隊(八大隊是嚴管隊)。

因長期處于高壓恐怖下,出現三次腦梗狀態。病發時,感到右邊身體軟綿綿的,渾身無力,得扶著東西才能站立,勁緩過來才能動,打飯時空飯盒掉在地上。

二零一九年五月,新的一輪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又開始了。濱海監獄重新組建一監區(專門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監區。幾個包夾犯人看管我,特別是犯人王迪甚是囂張,對我進行幾個小時的謾罵、侮辱,使我出現第三次腦梗,半邊身不會動了,需要他人攙扶。就是這樣,他們還不讓我正常睡覺(一般九點休息),可他們叫我十一點睡覺。還說︰你要不轉化就讓你十二點睡,再不轉化讓你一點睡。一直到你轉化為止。

八、天津參與迫害人員遭惡報

1、天津市監獄管理局前局長梁清海遭報落馬

據二零二一年九月十四日大陸消息,前天津市監獄管理局中共黨委書記、局長梁清海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梁清海因迫害法輪功,二零二零年五月被民眾舉報。

梁清海,男,吉林磐石人,一九五七年九月生。一九八零年五月起,歷任天津市勞改工作管理局財務處會計、副處長,審計處副處長;天津市監獄管理局審計處處長、行政裝備處處長、副局長,中共黨委副書記、政委、局長;二零一一年十月任中共天津市司法局黨委委員,市監獄管理局黨委副書記、局長;二零一四年三月至二零一八年一月期間,任中共天津市司法局黨委委員,市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

梁清海被查的四個半月前,其前任祖文光落馬。已于二零二零年十一月落馬的天津女子監獄原監獄長馮力也與兩人共事多年。三人仕途相交,都在監獄系統工作多年,都因參與迫害法輪功而得到升遷,最終也都遭了惡報。

祖文光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至二零一零年七月,任天津市監獄管理局副政委、政委、黨委書記、局長。期間,馮力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九年四月,任監獄管理局辦公室副主任;梁清海也在天津市監獄管理局任職。祖文光于二零一零年八月至二零一四年二月,任天津市司法局黨委書記、局長,市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一年後,梁清海就任天津市司法局黨委委員,市監獄管理局黨委副書記、局長。祖文光于二零一四年三月轉任天津市政法委專職副書記。梁清海于二零一四年三月直接接班祖文光,任天津市司法局黨委委員、天津市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四日,梁清海被舉報在任職期間,積極執行江氏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執法犯法,縱容天津市監獄系統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采用“三挺一瞪”、灌食、毒打、體罰、虐待等酷刑,及高強度逼迫做奴工、強制洗腦、非法剝奪會見權、侮辱人格,甚至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等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致使陳瑞芹被迫害致死,致多人命危或精神失常。

2、報應不爽 張高麗不倫丑聞曝光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日晚間,中國知名女子網球選手、35歲的彭帥在微博實名發長文,描述自己與75歲的張高麗斷斷續續的不倫關系,並控對方“玩完想不要就不要了”。文章稱張高麗和妻子康潔一起將自己帶到家中,甚至當著康潔的面,要求再和自己發生關系。

文章所引出的巨大震蕩延綿不絕,世界各大英文媒體競相報道。

古稀之年本該安度晚年,卻陷入了不倫性丑聞,身敗名裂,遭人唾棄,不是惡報是什麼?

張高麗做的最大的惡事就是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來,張高麗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在廣東、深圳、山東、天津等地任職期間,積極部署迫害法輪功,使這些地區數以千計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關押、判刑,是大量法輪功學員遭酷刑導致傷殘、死亡的罪大惡極之徒。

張高麗轉任天津市委書記時,繼續加大力度迫害天津市的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開奧運,當時的天津市頭子張高麗甚至還秘密來到大港區坐鎮,強制單位、家庭、個人作出保證,不出去參加集體活動,不去上訪等等。

就算是升到了中央常委,張都沒有放松對天津法輪功的關注。二零一五年五月底天津市數千法輪功學員依法向最高檢、最高法郵寄了控告江澤民的訴狀,要求依法懲辦迫害元凶江澤民。張高麗伙同天津市公安局長趙飛,操縱天津“610”、公安國保及下屬的一百多個派出所警察參與,大面積抓捕、拘留甚至庭審判刑訴江的法輪功學員及家屬。

張高麗並不在第一線抓人打人,但是他卻能夠把江澤民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企圖貫徹到他所在的省市,他的一句話,一個指示,就能在他所轄一方攪動起血雨腥風,多少無辜善良的民眾遭殃。張高麗涉嫌觸犯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得力幫凶。

中共對法輪功群體修煉者與中國人民的迫害一天也沒有停止過,中共就像毒藥一樣,它就是毒,你叫它不毒,它是根本不可能的。

明慧網信息顯示,僅在二零二二年新年伊始,天津就有四位法輪功學員被冤判並被勒索罰金四千~三萬。其中有高級工程師,也有年近八旬的老人。

一月八日,天津地區中共病毒Omicron變異毒株大爆發,直逼北京,不難預料,在中共的極端防疫政策下,將有多少民眾深受其害。但是,人在做,天在看,盡快遠離邪惡,會得到上天的護佑,給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