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法 人生充滿陽光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三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與家人都在法輪大法受益了。下面寫出我的經歷,以感謝師父的救度洪恩。
一、大法給了我一個溫馨的家

二零一二年底,家里橫遭變故︰丈夫與公公、婆婆瞞著我,把老人與我們的兩處房產抵押了貸款,借給了丈夫的朋友去投資工程。另外,還有借親戚、朋友、同學的錢,還有幫他那個做工程的朋友擔保的錢,共計100余萬元。而那個朋友欠了好多人的錢之後,無力償還,跑了。

事情瞞不住了,丈夫他們才告訴了我。這對毫不知情的我來說,無異于晴天霹靂,我感覺天都塌了。我和丈夫都是上班族,本來家中有房、有車,日子還不錯。可現在,一夜之間巨債壓身。

丈夫與這個朋友也就來往了一年多,他們幾乎天天在一起喝酒。我勸過他︰“咱們有正當的職業,整天喝的醉醺醺的混日子,是為啥?”他說︰“想干一番事業。”根本不听我勸,我說多了,還嫌我煩,之後反而啥都不告訴我了。

那時,孩子還小。他的事我也管不了,我就是白天上班,下班後,照顧孩子。丈夫的工資基本都是自己拿著,也沒往家里交過。誰能想到丈夫他們干了這樣一件大錯事。那時,我的月工資才一千多,這一百多萬,簡直就是天文數字。

欠的賬得還。我們先把家里的車、房都賣了,一家三口租房住。緊急的事情都處理完了,我卻再也不願意面對丈夫了。不只是錢的問題,單是他們一家人瞞著我抵押兩處房產這件事,就讓我無法接受。我覺的夫妻之間已經毫無信任可言。

看著年幼的兒子,想著將要面對的生活,再想想丈夫及他家人的所為,委屈、怨恨都在心中郁結。我實在不願意面對他,厭惡至極。于是,我搬回娘家,想考慮一下以後的路要怎麼走。

回到娘家,父母擔心我承受不住這麼大的打擊,小心翼翼的跟我說話。而我,又怕父母擔心,不敢在他們面前表露什麼。只能在晚上睡覺時,棉被蒙頭,偷偷的哭,我不知道以後的路在哪里?看著老人與年幼的孩子,我死又死不起;面對毫無信任可言的丈夫與巨額債務,我又覺的活不起,我走過了人生中最黑暗的幾個月。

後來,我看了大法寶書《轉法輪》,猶如陽光瞬間照亮了我的生活,給了我勇氣去面對一切,我知道了人生真正的意義。我知道了,人不能只為了自己,要做一個真誠、善良、寬容的好人。已經打算離婚的我,搬回了租住的家。

那時,我剛走入修煉,心性並不高。我的工資支付家里的生活,丈夫的工資家里不用,欠的債他自己還,我也不管。通過不斷的學法,我開始主動幫助丈夫一起還債。為了節約開支,四年中,我沒有給自己買過新衣服、化妝品。單位的食堂也不舍得去,自己從家里帶點剩飯。沒剩飯,就啃個饅頭。

這樣的生活,我以前是連想都不敢想的。可是我有法輪大法的指引,內心卻很充實、快樂!

所有的空余時間,我都在學法,大法讓我悄然的改變。我放下了心中的怨恨,更多的為他人著想。我理解了丈夫這樣做,也是想讓家人過上更好的日子。踫上這樣的事,他受到的打擊並不亞于我。

我用在大法中學到的法理開導丈夫,生活上處處關心他,讓他感受到家庭的溫暖,鼓勵他振作起來。我也不再責怪孩子的爺爺奶奶。逢年過節,自己不買衣服,也要把老人的衣服買全了。老人一輩子不容易,他們也是想看到孩子們生活的美滿幸福的。出了這樣的事,他們也一定很難過。

隨著學法、修煉時間的增加,我的心胸越來越寬廣,會更多的先想到別人。兒子看到我的言行,由衷的說︰“媽媽很善良,你心中沒有了怨恨。”那時,日子雖然過的清苦,但是溫馨。

現在已經八、九年過去了。當時想著一輩子都可能還不完的賬,已經基本還清了。丈夫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了我修煉前後的變化。他深知︰沒有法輪大法的保護,就沒有現在這個溫馨的家。他很支持我修煉,非常尊敬大法師父。二零一五年,他也參與了訴江,為法輪大法討公道。

二、兒子受益于大法

我走入修煉的時候,兒子上小學三年級。現在,他已經是高中生了。雖然兒子沒有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但他小時候經常跟我一起學法,真、善、忍的法理已經深記于心。

兒子小的時候很任性,想要的玩具不給買,他會不吃不喝,哭著直到睡著。小小年紀,還常常跟大人頂嘴。我修煉大法後,他有時間就跟我一起學法。他還特別喜歡听神傳文化故事,晚上都是听著故事入睡。慢慢的,他的性格越來越好,老是笑眯眯的。說他啥,他都不會著急生氣,遇事也會替別人著想。

家里經濟條件差,我老覺的虧欠了孩子。可兒子不講吃,不講穿,也不跟同學攀比。問他想吃點啥,想要點啥,從來都說︰“不需要。”現在這麼大了,買啥衣服穿啥,從來不挑,只是說︰“買便宜點的就行,不要貴的。”

學習上更不用我們操心。從小到大,兒子沒上過輔導班,可成績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而且學的也很輕松,高中課程緊了,常听別說人家的孩子晚上回家要學習到很晚。兒子晚自習後回家,卻很少再寫作業,說在學校都寫完了。

我修煉之前,兒子小學三年級的英語只考了八十分,差不多是班里最差的。開始走近大法後,孩子的成績莫名的就好了。法輪大法開智開慧是真實不虛的。

三、媽媽學大法 恢復了記憶

我母親七十多歲了。我父親去世後,她不願給孩子添麻煩,一直一個人獨自生活。我兄妹兩人,我離母親家比較近,就經常到老人跟前看看。怕她一個人不好好吃飯,還要一、兩天就給她送一次飯。我要上班,孩子念高中,還要照顧母親,很忙碌。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份,母親突然有了老年痴呆的癥狀,不認識人了。而且尿失禁,身邊離不了人。找保姆照顧母親,我不放心,便辭去了十多年的工作,回家專門照顧母親。

師父說︰“當然,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應該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

我辭職並沒有考慮自己的得失。我想母親辛苦了一輩子,照顧好她是我的責任。我雖然不上班了,卻比上班還要忙。從早到晚,忙的象個陀螺。媽媽尿失禁,一天至少要換四次尿不濕,每次換還要幫她清洗干淨。

老人不象小孩,我被那種尿味燻的直想吐。有時這邊吃著飯,母親要去廁所。等收拾干淨回來了,我的飯也吃不下去了。可是再苦、再累,我都開開心心的,把家里收拾的窗明幾淨,變著花樣做母親愛吃的飯。

我放大法音樂給母親听,阿姨同修天天到家里來陪著媽媽一起學法。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母親失去的記憶回來了。母親在狀態最糟糕的那幾天,把我都認成別人了。現在,母親啥都想起來了,也不會尿失禁了,個人衛生能自己打理了。

在別人看來,我的生活很苦。可是,我卻感覺生活處處充滿陽光。我沐浴在法輪大法的法光中,人生的旅途一片光明。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