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向內找才是實修

Print

【圓明網】今天上午學完法,我們學法小組同修說,我今天晚上不來學法了,我得在家寫法會交流稿,咱們得交考試卷啊,就是零分,也得交卷啊。我一听這不是師父在點悟我嗎,我也得寫了。為感恩師父慈悲救度,我就把自己修煉中的點滴體會向師父匯報。
得法脫胎換骨

得法前,我是個個性厲害、把尖、霸道的人,不受人欺負;還身患多種疾病,得過結核性腦膜炎,穿刺後又呆又傻的,肺結核、二型署粒性結核(就是血液結核)、四、五節腰椎骨結核(手術後癱瘓過)、卵巢囊腫(手術後還長)、子宮瘤等。那時犯頭疼病時,吃什麼止疼藥也不好使,就吃丈夫給我熬的大煙膏止痛。一九九七年我去北京腫瘤醫院,醫生對家人說,回家能吃點啥就吃點啥吧,治不了了。我想我還年輕,才三十幾歲,雖然我不怕死,但是我不想死。

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二日晚上,丈夫的朋友說他媳婦得的風濕性肩周炎胳膊抬不起來,煉法輪功三天就能抬起胳膊了,讓我也去煉煉。第二天早晨我就去了煉功點。輔導員熱心教我煉功動作,還讓我借本書(《轉法輪》)抓緊時間看。

因為當時書很缺,輔導員就把錄像機和師父的講法錄像帶送到我家,並囑咐我抓緊時間看。我想為什麼讓我抓緊看呢?是不是我要死了,看不著了,就讓丈夫打開電視機,我看著看著就覺得這麼好啊?然後頭就痛起來了,我就睡了一會,醒來接著看。

一天半的時間我就看完一遍,而那天我還忘了吃藥了,第二天就把藥全停了。至今我沒再吃過一粒藥,沒打過一次針。得法前有人讓我信耶穌,我說我不信,我就信世界上最大的佛。當我看完一遍師父講法錄像之後,覺得這就是我要找的世界上最大的佛。

當天晚上我到煉功點上去煉功,有人不讓我參加,說我是危重病人,我沒听他的就去了。第二天煉完功回家頭痛的受不了,就躺在床上啥也不知道了。神奇的是等我醒來,頭也不痛了,身體的一切病癥全消失了,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我高興的無論在走路、做飯、睡覺前就背法,心想能多得點法就多得點,就抱著這樣一個目地,走大法修煉中來了。

屢遭迫害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魔頭開始打壓法輪功。此時我得法一年多,剛過了一年多的幸福生活的家就被逼散。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去北京證實大法好,在天安門門洞煉功,被警察綁架到當地看守所。我丈夫單位領導逼他拿離婚書讓上班,不拿離婚書不讓上班。在我被非法關押第六天時,丈夫和他單位領導及法院人員到看守所逼我簽離婚書,丈夫小聲跟我說假離婚,等我出去還跟我過,我沒多想就給簽字了,出來後發現被騙了,丈夫已經和別的女人結婚了,我也就沒有了家,後遭迫害又被迫在外流離失所。

那時我雖然得法了,但只是在感性上認識大法,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修煉,也不會修,把做事當成修煉,整天東奔西忙,被舊勢力鑽空子迫害,期間九次被警察綁架,出來後還不會向內修,還認為自己正念強做得好呢。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五日,我第十次遭綁架被非法判刑十四年,關進省城女子監獄。從綁架到冤獄整個過程被電刑、坐過鐵椅子、竹簽扎、後背肩甲銬、碼坐三條腿小凳、十幾晝夜不讓睡覺等酷刑折磨。但我從沒有怨恨參與迫害我的人,只覺得他們很可憐。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五日,九死一生的我熬出監獄,在監獄里心性方面不但沒升華還下降,被迫害得當時滿肚子里有瘤子,腿腫的很粗,生活半自理,我就住在弟弟家調整身心。同修們給我送來《轉法輪》和師父各地講法,讓我多學法煉功,一段時間身體恢復了正常。後來在同修們的幫助下我找到了保姆工作,一直做到現在。

同修幫我過病業關

我先後伺候過三位身體被迫害的老年同修阿姨,因我強勢,在此前跟阿姨們過心性關都沒過去,辜負了師父給我安排的提高心性的機會。我到第三位同修阿姨家打工不久阿姨離世了,她家人挽留我再伺候阿姨八十三歲、患糖尿病的常人老伴(生活不能全自理),因我當時沒有合適的工作,加之她家找不到合適的保姆,我就留了下來伺候老人。

去年四月份,我突然出現肚子疼,走路都費勁了,怕死的心也出來了,負面因素一直干擾我,正念起不來,總想著身體不舒服,沒用正念否定身體迫害,狀況越來越重,連活都干不了。就在我為難之時,同修來看我,我把身體狀態說了一遍,同修讓我到她家去調整,我向雇主家請了假,就去了同修家。

同修讓我背法。我就背︰“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干,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1]

通過背法和同修每天學法煉功,我身體就不那麼難受了。第二天,來兩名同修和我切磋。同修說︰“你找找是什麼原因導致你身體被迫害成這樣,你得法以前有沒有做的不對的事,把它找出來徹底清除,不然你會很危險的。”我向內找,找到了色欲心,便長時間發正念清除,第三天身體恢復了正常。當下我沒有深挖根,又起了歡喜心、顯示心,高興之余對同修說我好了,同修瞅瞅我沒說啥。這期間爭斗心又起來了,和同修發生矛盾,結果第四天,身體又難受了,肚子疼的狀態又反復出現了,我又沒有了正念,同修看我沒有正念,害怕我出現危險不敢留我了。我想這不是讓我悟嗎,這些天依賴同修、還給人家添麻煩。

第五天,我離開同修家回到雇主家挺著難受上班了,陸續有同修白天晚上來和我一起學法、切磋信師信法向內找、發正念,在同修正念幫助下,我身體不難受了,幾天後同修都先後各自回家了。由于自己內心沒完全在法上歸正,悟性跟不上,同修點我一個問題,我就找一個問題,恍然大悟一個問題。同修在時我狀態還好,同修走了我就難受,同修告訴我是依賴心,自己不會在法上修和向內找。

我就堅持每天學法、背法、長時間發正念,歸正自己。一個月後身體才恢復正常。

修去利益心、顯示心等

在同修幫助下,我又找到了很多人心,自我、妒嫉心、貪心、安逸心、名利心、利益心、私心、愛管事的心、面子心、強加別人的心、有時撒謊、不善、分別心、怨恨心。修煉之前我男女情特別重,也不檢點,給自己積攢了業力。我認為自己修煉這麼多年了,以前的事已經過去了,但是經常在身體上反應出不好的狀態,自己造的業得自己還,我要看住自己一思一念,真修,實修,否定舊勢力安排,從思想上徹底清除自身的敗物。

當我出去講真相救人時,踫到擺攤的水果和蔬菜挑便宜的買;去超市購物時,東瞅瞅,西看看,專找便宜的買,踫到打特價的水果,就買一大堆;每天晚飯後就開吃,吃的身體發胖。不但有利益心,那個貪心、好吃的心也膨脹起來了。

我做保姆工作就得干好保姆的活。可我卻又走了極端,後來整天想著做各式各樣好吃的給老人吃,心里還想老人兒子來了,肯定會說我做的好吃,每當老人兒子來我們一起吃飯時,老人就跟兒子說我會調理膳食,老人兒子就夸我,我听了沾沾自喜,歡喜心、愛听好听的心、面子心全出來了。有一次做扣肉,把肉煮熟後,再在鍋里煎一下,由于油溫高,肉里的水沒控淨,把肉放鍋里時,油濺到我臉上,當時臉上就燙出很多小泡,在鼻梁左側燙了一個大泡,好幾天才好,我也沒悟是顯示心招來的禍。後來同修提醒我自己做的好,是在證實自己好,並沒有證實大法好。

在前年疫情起來的時候,我怕封城買不到糧食,就自作主張給雇主家買了四袋大米留著吃,老人的兒子不高興了,結果現在還沒吃完,還生蟲子了。自我、強勢、自私的心全暴露出來了,遇事時人心多,忘了自己是修煉人,心不正招邪的。這些強烈的執著心,被舊勢力抓住把柄迫害我肉身。

通過學法交流,向內找,現在認識到這些人心都是假我,我不要它,徹底清除假我和變異觀念。一次,我們一起學法的一名新同修說,她看到某個七十多歲的老同修發正念倒掌,說得很激動。同修之間關心是對的,但對方是鏡子,看到了一定要找自己,我听了找自己,我也經常發正念倒掌、犯困,煉功犯困。

我現在打工這家阿姨被舊勢力迫害離世時,留下五十多本大法書,字都沒改好也沒改全,我想把書改好字給新同修學,由于自己心性沒在法上提高,改字時得戴花鏡,很費勁。一天下午新同修來了,我說你拿小刀幫我刮字,她說我得回家收拾屋子,我說這都是給你改的,新同修生氣了說一些不好听的話。我當時抓住這個怨她的心,分別心,強加別人的心,還有改字耽誤我學法的私心,這些心都不是我,我不要,一定去掉它,我向同修道歉並心悅誠服的說我錯了,同修笑了也說了她自己的不足。

以上我的點滴交流,感謝同修幫助整理。珍惜與師父同在、正法修煉的聖緣,听師父的話,做到真正向內找,修好自己,做好自己該做的,跟師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