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正做事的基點 走好修煉的路

Print

【圓明網】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近年來的心得修煉體會。
一、做事的基點

我在單位工作已經有十余年了,最初到單位的時候,年輕氣盛,做事總是毛毛糙糙,敷衍了事,從事的是審計一類的工作。總是臨到要檢查了,才來準備資料。而又總是以不知道檢查內容為自己開脫,基礎工作做得不牢固。對單位的同事也總是瞧不上,認為自己比他們都行,為什麼就總也不得晉升呢?!雖然知道法理的要求,也一一對比自己的行為,也逐步在放下妒嫉心、做事心、顯示心等等,但總是覺得“心”怎麼那麼多,出來了,才去消掉它,總是清理不干淨。

走過了幾年時光,自己在工作之余,也努力學習專業知識,工作上也得到了領導的賞識,同事的夸獎,但總覺得差了那麼一點。自己也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里。就在一次讀《轉法輪》時,讀到“有人知道他是煉功人,就問他︰你煉功人什麼也不要,你要什麼呢?他說︰別人不要什麼,我要什麼。”[1]當時豁然開朗︰我們來世的目地是什麼?不就是為了今天的助師正法嗎?!

我今天為什麼要做好工作得到大家的認可,不是為了名、利,而是在向大家證實大法的純正美好,讓大家能消除思想中,被邪惡毒害的謊言。這才是我做事的基點。

從此以後,我歸正了自己的基點,在法理上要求自己,主動擔當工作上的責任,再也不去計較得失,所有的工作都有序的安排做好,仿佛事情也沒有以前那麼多了,做起來也輕松了好多。

不久後,單位要求加班,但是加班工資卻只給到正常工資的一半,這是不符合勞動法的。我想,不正是考驗我的時候來了嗎?!雖然很多同事一直在抱怨事情多,白加班,但我的內心異常的平靜,認認真真完成好手頭上的事情。加完班在回家的路上,師父點化我︰不失不得,我看到︰原來在常人這邊失去的,在另外空間里,在未來的世界里都已經補上了最美好的那一部分。

走過這段路,我發現真的已經不在乎得與失了,作為一個修煉人,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在證實大法,身邊的人都能夠從我身上感受到大法的純正和美好,都能夠破除他們頭腦里被邪黨種下的惡毒的種子,我如今踐行的正是師父講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2]。

二、孩子是同修

自從我懷孕起,我就知道孩子是為了得法而來的。由于自己工作的性質,孩子一直和我父母一起生活,我父親在孩子小時就給他听師父的講法,帶著他一起煉功。孩子剛上幼兒園時,他告訴我︰媽媽,老師給我說,讓我不要告訴小朋友法輪大法好,會被抓的。我說︰那你是怎麼說的呢?他說︰我就告訴老師︰法輪大法就是好!我說︰你真棒!

後來上了小學,學習任務很重,學習成績總是不好,我總是用常人補課的方法想來改變提高他的成績,但是收效甚微。我媽也總是說︰他成績不好,以後上不了好的大學,找不到好的工作,以後怎麼辦哦!

剛開始,我也覺得孩子應該抓緊學習,爭取考好的名次,為此也吵過他,打罵過他。但每次這樣做時,我總是覺得不是個修煉人的樣子,但找不到更好的辦法去解決。總以為用現在社會上的一套︰補課、請家教就可以解決。哪想適得其反,孩子越來越排斥學習,越來越排斥我們的教育方式。

自從上了初中,隨著叛逆期的來臨,我感到越來越束手無策了。回想起自己修了這麼多年,竟然在管教孩子方面做得這麼差,真是無地自容!

終于在一次考試成績下發後,孩子全年級倒數的名次,直戳我的心。我強壓著怒火,不停的告訴自己要冷靜,用法理來要求自己,不能打罵孩子,但當我看向孩子時,他露出那種無動于衷的表情我簡直氣得無法形容!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告訴自己是個修煉人,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那麼都是因為自己有執著心需要修煉的。

我冷靜下來,向內找自己︰這麼多年,不一直是因為身邊的家長、朋友都在炫耀自己的小孩成績如何好,考取了什麼名校麼,自己從內心是很羨慕的,所以才一直想要自己的小孩也能考第一、考上名校。師父在講法上不是明確講過“人各有命”[1]嗎?我們都不能夠左右別人的命運的。再夾雜著自己的私心、顯示心等等,在孩子這次考試的成績中,體現得淋灕盡致。自己還不自知,不知道自己找自身的問題,眼楮總是盯著孩子,向外去找了,還在用常人的辦法想要改變孩子的命運。這不是大錯特錯嗎?!

想到這里,我把孩子叫過來,我說︰媽媽今天不會罵你,我們一起從法理上來看這件事情。第一,自從你上初中後,學法和煉功是不是沒有堅持?第二,作為一個修煉人,學習要努力,這是應該的,因為師父要求我們處處都要做一個好人。第三,媽媽不應該看重你的成績,不應該追求名。孩子告訴我︰由于上了小學,接觸的老師和同學就像一個小社會,里面有各種攀比啊,妒嫉啊,羨慕啊,偶爾還會有校園欺凌發生,加上自己沒有堅持學法煉功,也沒有認真按照法理來要求自己。我了解到孩子的想法後,告訴他,以後我們每天都在一起學法,一起交流,大家都在法上去歸正自己。

經歷過這件事情後,我開始反思自己,歸根到底,還是這個“兒女情”在作祟,想去左右孩子的人生道路,沒有把自己當成一個修煉人,也沒有把孩子當成一個修煉人。之前,自己很害怕“放手”,怕孩子吃苦,怕孩子吃虧,怕這怕那,這些都是對“情”的執著。一個修煉人就是要去吃苦,就是要去常人中魔煉的。生生世世,父母、子女多了去了,而真正的對一個生命負責是讓他從此走上一條修煉的路,直至圓滿。

在修煉的過程中,本就是充滿艱辛的,這都需要他自己一步一個腳印的走下去,自己的業力自己還,自己的路自己走,沒有誰能代替的。反觀自己修煉的路不正是這樣走過來的麼,在迫害最厲害的時候,憑著對大法的正信和堅定,闖過一個又一個關,全宇宙的生命都是見證者,這才是自己證悟的路。而如今我要做的就是給孩子一個走自己修煉道路的機會。

三、給親人講真相

由于邪黨鋪天蓋地的迫害,我丈夫一直比較害怕听到大法的事情,經常我們商量事情,也是背著他,怕給他產生心理壓力。但我想,始終還是要解開他的心結,再說他還沒三退呢,怎麼行呢?!

突然武漢宣布入封城,他在網上看到這個消息馬上跑來和我說,我也不避諱他直接點開了外網,一邊給他讀,一邊和他聊天。我說︰如果這個病毒這麼厲害,你說,空氣傳播的話為什麼在同一個城里面有些距離近人沒有染上,而有些距離遠的人反而染上了呢?他說︰那還不是因為有些人自帶抗體。我說︰那麼也就是說,現代的科學認識也是不全面的呀,所以才會搞得人心惶惶的。他說,是呀。我又說︰那麼現代的科學其實認識也不是很全面嘛,比如網絡,你能上網,但你能看見網絡發出光的形態嗎?比如空氣里還含有很多物質微粒,我們的眼楮都是看不見的。那麼也就是說,看不見,難道就不存在嗎?他說︰是啊,很多東西是看不見的,但是科學也認識不到。我接著說,既然這個病毒這麼厲害,那一定是有針對性的來了,比如善惡有報。他說︰是呀,中華民族古老的傳統都是善惡有報的。我說,那就對了,那麼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你看這麼多年來,我像新聞上說的那樣嗎?他說︰沒有。我說,那新聞能信嗎?他說︰當然不能,那都是騙人的!我說,既然這樣,不如我們就做個三退保平安吧!他說︰好!非常的順利,我當晚就給他做了三退。

在他三退以後,我發現另外空間控制他的邪靈已經不存在了。在之後的生活中,我都會多結合我的實際工作,講講大法法理的內容,用我站在法理上的做法去告訴他如何看淡名利,我發現他也漸漸的改變了。有一次,他和同事打電話說︰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要去爭。這是我平時根據師父的講法,逐漸講給他的對法的理解。

其實和身邊的人談大法法理,要持續,不能做完三退,就不理他了,因為另外空間的邪靈依然存在,既然他們三退了,那麼我們就要“管”起來,我們每天清理另外空間的時候,也很能起到作用,再從人的這一面,把法理和他們多說說,人都是有善念的,這樣也可以為他們日後的修煉打上一個好的基礎。

身邊有些親戚,自從迫害開始,就被邪黨的謊言一直蒙騙,再加上身邊的人被邪黨一次次的迫害,更是害怕,從心底開始抵觸大法弟子。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們還是固守著這種抵觸情緒。而我們好像大家從心底都認為“唉,他不行”。

有一天,讀到師父在《轉法輪》的講法“自心生魔”這一節時,突然想到,邪惡正是鑽了大法弟子執著心的空子呀,是我們都認為“他不行”,那麼他表現得就真的不行了。我們無形中是不是在加強他不能接受大法真相的另外空間那個有形的邪惡意識呢?!我們自己還不自知!所以這麼多年,他始終都“不行!”打破了自己的這個觀念後,我發了一次正念,徹底清除自身空間場里的這種邪惡觀念。我想另外空間的場我已經清理干淨了,接下來我還要按照他的喜好,他的接受程度慢慢跟他講真相呢。

我去了親戚家,剛開始,他對我的來訪很詫異和疑惑。我說,小輩來拜望老輩很正常呀,我們小輩理應多來看望老輩。他沒有趕我走,大家都開心的聊上了幾個小時。同修也很高興,認為我們應該持續的做好這件事情,千萬別輕易放棄他。

出來的路上,我想︰千萬別去給任何人下定義,一定要站在法理上先去認識自己,先找自己的問題。這個問題卡住了自己這麼多年,老以為問題出在別人身上,其實反觀自己,這個結一直都系在自己身上,想打開他的結,先得解開自己的結呀!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一章 概論〉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