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事心造成的慘痛教訓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中旬,我被警察跟蹤、綁架、抄家,後遭四年冤獄。冷靜下來後,反思自己的人生觀,總以為自命不凡;從學校到步入社會,總覺得高人一籌,比別人聰明、強悍。修煉大法以後,爭強好勝的心沒有修掉,把做事當成了修煉,在救人項目中一馬當先,是個女強人。建立家庭資料點後,自己耗材,做真相冊子、光盤、掛歷、粘貼,幫助同修發“三退”聲明名單;做資料時,經常是五、六台機器同時工作;做完資料後騎電動車給同修們送,供半個縣城的同修講真相救人。每天大部份時間都用在做事上。學法就是走過場,求數量,不能靜下心來學,導致干事心越來越強,越來越膨脹。
在和同修交流時,誰的話我也听不去,認為別人有怕心,自己正念強。實際上是自己偏離了法而不自知,根本沒有按照師父法中的要求去做。我不但沒有抓緊學法,而且學法時不能入心,等于白學、沒學。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一直在保護我,然而我也不悟。其實,出事之前,我就發現有警車跟蹤我。我沒有和同修說這事,脫離了整體。直到有一天警察來家里敲門,我沒開門,坐下來發正念。在警察叫了一陣門後,我真切的听見隔壁老太太的聲音告訴警察說︰“他們家沒人。”警察走了。于是,我問隔壁阿姨,她說︰“我不知道。”我這才明白是師父幫助我化解了一場魔難。

當時,我也想把一大堆機器轉移,可是又一想,這麼多東西往哪里轉移?不願意給同修添麻煩,沒有慎重的考慮機器是用來救人的,無論如何也不能讓邪惡掠奪走,應當安全的保護下來。結果給邪惡有乘之機,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事後想起來悔之晚矣。

修煉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救人是大法弟子必須完成的使命,怎樣才能做好這件神聖的事情,擺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很關鍵的問題。

師父說︰“每個大法弟子在任何情況下都要堅持學好法,只有這樣才能完成好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助師救度眾生。你們無論生在哪個民族,你們都是那里眾生的希望。做好你們該做的。”[1]

因此,學好法是多麼的重要。自己以前就是忙于做事,忽略了學法的重要性,心性提高不上來,帶著很強的人心、執著心做神聖的事。所以本來神聖的事卻不神聖,自身不但遭迫害,給救人項目造成難以挽回的損失。痛定思痛,在黑窩里面對邪惡的迫害,方如夢初醒。可是,實在是追悔莫及。

現在寫出來,提醒資料點同修不要重蹈覆轍,要以法為師,吸取正面教訓,在正法修煉路上走正、走穩,不留遺憾。

在看守所中慈悲救人

被關黑窩後,無論警察給我帶到哪里,我的心都很平靜,沒有怕,沒有恨,沒有怨,我只有一念︰自己要把大法的美好展現給每一個有緣的警察,他們也是需要救度的生命。我應該用大法賦予我的慈悲挽救他們,覺得他們才是最可憐的生命,逢在大法洪傳之時,卻與大法無緣,更可怕的是站在邪惡一邊,與紅魔為伍,迫害大法弟子,干著害人害己的傻事。其實他們本源的生命也是善良的,也是求大法救度而下來的,可是他們迷在世間,被紅魔洗了腦,在當替罪羊,是多麼的可憐可悲啊!他們也是我們應該救度的眾生,自己能接觸到他們,是有責任喚醒他們的。

我每次與辦案警察見面時,都把他們當作眾生看待,象對待自己的親人一樣,苦口婆心的給他們講真相。有一次,國保大隊長找我談話,我勸他,說︰“你們別這樣傻了。這些年了,法輪功究竟怎麼樣,你們還不清楚嗎?不要再昧著良心做事了。迫害法輪功是江澤民為了一己之私,一意孤行干的,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中共制定的十四種邪教中沒有法輪功。你們是在執法犯法。共產黨把你們當槍使,拉完磨就殺驢。識時務者為俊杰。”說到這兒,大隊長和另一個警察,四目相對,瞅瞅我都笑了。我接著說︰“……你們可以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你們知道嗎?南方有一個地方法輪功學員煉功,警察給放風的事嗎?他們這是最明智的選擇。現在有頭腦的警察都不願意參與迫害法輪功,都想辦法給自己留條後路還來不及呢。”

大隊長思考一下問我︰“難道你不怕坐牢嗎?”我回答說︰“為了世人也包括你們得救,我早已把生命置之度外。因為大法弟子是救人的使者,有這個使命,就是在人類大劫難到來前,告訴人們得救的真相。你們到現在還沒明白法輪功真相,是我們大法弟子沒有做好。希望你們多了解了解法輪功,上明慧網看一看大法弟子他們究竟在干啥。給自己留條後路,給家人選擇一個平安。”大隊長听完,一句話沒有說,那雙眼楮久久的看著我。

在看守所里,有時間我就背法、發正念、講真相,做“三退”,號里的人員退完了,有新人來,就跟她講,退了很多人。在那里很好講,人在危難中,在無助的情況下,在人生迷茫的時候,特別相信法輪大法,把最後的唯一希望都寄托在大法和大法弟子身上。號里的人員大多數都退出了中共相關組織,不退的很少。每當我給她們講法輪功真相,大家都非常興奮,都告訴我,說她們在這里天天打坐,唱大法弟子的歌曲,背大法詩詞《洪吟》,她們會背很多首,背完後,許多煩惱她們都忘了,太幸福了。她們還表示說︰“我們出去一定也煉法輪功。”

十一月的一天,當地公安局給我送往監獄,要走的時候,所長來到我跟前,她對我說︰“老太太要走了。好好的。”我說︰“所長你放心吧,我很好。希望你也好好的,不要迫害法輪功。你這個人不錯,挺好。謝謝你。”她听我這麼說,非常激動便挨著我坐下來,拽著我的手很久不撒開,眼里含著淚說︰“我能听到大法弟子給我這樣的評價,我太高興了。謝謝老太太!謝謝您師父!我知道怎麼做了。”

正念闖出家庭關

我出獄回家後,第一件事就是找同修,找到所有的大法書籍。當天晚上,我就去找身邊的同修,走了好幾家都沒有人,我又到菜市場找另一個同修,可她什麼都不知道,她說和其他同修沒有聯系。我心里很著急,為什麼呢?後來听同修說是我老伴在我出獄之前哭著跟她們說︰“你們別來了,我非常害怕,如果她(指我)再出事怎麼辦?我求你們了。”

第三天,有一個同修大姐還是來看我,老伴正好在家里,滿臉不高興。大姐走時,我送了很遠。回來時,老伴問我︰“你還像以前那樣啊?”眼楮直勾勾的看著我,半天沒說話,臉色很不好看,很嚇人的。我堅定的說︰“你原來那樣支持我,現在怎麼啦?告訴你吧,這個事誰也改變不了我。”他說︰“我說不了你,等你弟弟來了看你怎麼說。”

晚上,我弟弟打來電話,一開口就像審問犯人似的︰“我問你,你們家誰來了?”我一愣︰“誰來了?”他又說︰“你的某大姐。”這時我終于明白了,一定是老伴告訴我弟弟的。我鄭重其事的跟弟弟說︰“是。是某大姐來了。不是有電話監听嗎,我也不怕了。我告訴你,我是鐵了心了,以前我的身體啥樣你不是不知道,現在啥樣你也能看得到,十七年一片藥沒吃,一針沒打,這是個簡單的事嗎?我問你,我干啥壞事啦?我不就是按真善忍做個好人嗎?錯在哪了?如果你害怕受牽連,那也沒有關系,我可以與你斷絕親人關系,包括所有人。”弟弟當時掛斷了電話,沒有再來電話。我姐姐沒有弟弟那麼強勢,可是她一遍又一遍的和我說︰“好就在家煉唄,非得出去干啥?”小叔子、小姑子等人也反復的強調說︰“我們不反對你學,你也得為這個家著想。我大哥(指老伴)多可憐哪,快七十歲的人了,如果你再出事可咋辦哪!”

面對親戚們的軟硬兼施,我知道是邪靈爛鬼操控他們來迫害我,我發出強大的一念︰解體他們背後的邪靈爛鬼。然後,我用慈悲善念耐心的給他們講真相。以前我沒有跟他們這樣詳細的講過。我舉例說,比如有一輛車在馬路上行駛,前邊不遠處有一座斷橋,你們看見了,你是告訴司機哪?還是不告訴?他們都明白了,都說原來是這樣。都囑咐我要注意一些,智慧一些。我說︰“你們放心吧,這回我知道怎麼做了。”沒有多久,我就投入到了同修們的救人行列中。

反思自己的這次教訓,找到了自己因為忽略了學法,滋生了干事心,還有顯示心,爭斗心等等人心,把做事當成了修煉,留下了悔恨和遺憾。我面對師父法像發誓︰弟子要勇猛精;在師父安排的修煉路上,多學法,學好法,同化法;助師救度眾生。

注︰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捷克斯洛伐克法會》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